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9

    正思索着,手上突然传来一股力,她被怀瑾拽的踉跄了两步。

    掌心湿漉漉的,阿殷甩了甩,没甩开,她不满地冲怀瑾的后脑勺喊道:“你能不能把手放开?”

    怀瑾偏着脸,嗤笑道:“怎么?你想跟他一块走啊?”

    “关你屁事!”这句话堵在阿殷的嗓子眼里,没说出口。她握紧另一个手的拳头,摆出一个明媚笑脸,“我都不认识他,怎么会想跟他走呢?只是手有点黏,想透透气。”

    怀瑾瞄了阿殷一眼,“你不认识他,还盯着他看?”

    阿殷理直气壮,挺直了腰板,“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好看我就多看两眼,我也看了你很多眼,难道这犯法吗?”

    阿殷瞧不清怀瑾的脸,只听见一声很低的笑声。

    半晌,怀瑾冷淡吐出了两个字,“庸俗。”

    阿殷撇撇嘴,嘴里嘀咕道:“对对对,我庸俗,你高尚,你高尚的全身都要发光了,谁会知道你脸白心黑啊……”

    怀瑾沉吟道:“骂我呢?”

    阿殷立马闭上了嘴。

    ☆、春宝

    小官宦春宝今年十四岁了,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宫里头形形色色的美人多了去了,可他却只中意郡主身边的小桃,小桃,小桃,单单只是念叨着这两个字,他都会忍不住。小桃有张圆圆的脸,圆圆的身子,笑起来眼睛会眯成一条缝,同年画娃娃一般,看起来很有福气。

    春宝是个没有福气的可怜人,六岁时大哥和爹就被抓去充军了,再也没回来过,也不知是生是死,家里头有个病秧子的娘和个刚出世的弟弟,娘哭着喊着,把他塞给了梁伯,梁伯又把他塞到了进宫的队伍里。那批队伍里个个都是面黄肌瘦,神情惶然的小人儿,没法子,家里是实在是揭不开锅了,指望着把孩子送进宫内,能有条活路。

    春宝一点儿都不恨,就是有点怕。外头的大官们不把人命当回事儿,说抓人就抓人,里头的主子们也不怕人命当回事儿,说杀人就杀人。他刚进宫就是跟着刘公公伺候在文璃郡主身边的,成天少不了挨打挨罚,好在后来文璃郡主远嫁晋国,他被分配到了青宵殿。

    青宵殿内住着怀瑾郡王,说来奇怪,但凡王子得了封号后,就必须得搬离出宫,可这怀瑾郡王不仅没搬,王上还给他另设了新府邸。如此看来,王上应是偏宠郡王的,可逢年过节王上给各宫派送礼物,却唯独漏了这一处。

    殿外门可罗雀,殿内也冷冷清清。郡王不喜人多,把宫人们都给遣散了,就只留下个手脚勤快,不会来事的春宝。

    从早到晚,春宵殿内几乎没有任何声响。郡王除了吃饭,或者有事出门,大多数时间里都待在东边的屋子里,不准别人进入。

    春宝受尽了孤独的折磨,开始对着鸟说话,对着虫唱歌,还有每日祈盼着文茵郡主的到来。文茵郡主一来,小桃也就跟着来了。

    后来,郡王出了三个月的远门,偌大的殿里就只剩春宝一人,一到夜里头,他就开始瘆得慌。

    心心念念地盼着,郡王总算回来了,还带回了一脸的伤,看得春宝心惊肉跳,谁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敢把郡王打成这个这样,要死了,那人肯定要死翘翘了。

    春宝无所事事,平白操起了一颗心,同时也想见见那位不怕死的勇士。

    回来后,郡王不见外人,把自己关进了东边的屋子里,春宝想,这副模样,确实是要躲起来。

    有天夜里,郡王突然发烧了,春宝急急去找来御医,他搁在一旁打小心伺候着,隐约听见郡王喊了个名字,好像是叫阿音还是阿茵来着,春宝没在意,以为他是在喊文茵郡主。

    今日下雨,郡王早早便出去了,春宝握着一把扫帚站在殿门外,有一下没一下地扫着殿外,两只眼睛时不时地瞥向雨雾。

    昨日文茵郡主派人来问过,郡王的身子好点没,若是好了,今日便过来玩。

    一盏茶的功夫过后,春宝没等来小桃,只等来了郡王和一个陌生女子。

    怀瑾踱步进来,瞥了眼立在墙根的小太监,想了想,没想起他叫什么名字,便直接吩咐道:“去找双干爽的鞋袜来,给这姑娘换上。”

    “是。”春宝上前,恭顺地接过怀瑾手里的伞。

    “午膳早些吩咐人备好送来,今日多加几道肉食和糕点。”怀瑾淡淡道:“等会儿办完了事,你去黔明宫走一趟,同文茵郡主说,我身子不适,就不过去了。”

    “是。”春宝喜上眉梢,能见小桃一面也行。他偷偷瞄了眼郡王带来女子,颇有几分姿色,就是耸拉着脸,一点儿都不喜庆,不过和郡王挺般配的,两人站在一块活像两根大冰柱。

    殿里没有女子居住过,所以女人的鞋和衣裳,是一件都没有的。春宝只好硬着头皮拿了双男式短靴回去复命。

    郡王眉头一皱,让他到尚衣监去拿几双新鞋来。

    那女子连连摇头,道:“不必了,我脚大。”

    于是郡王另让他去打了盆热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