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4

    那个日日在他床边絮叨的女子真的是她吗?

    半晌,他轻笑一声道:“我这个表弟平日里最是秉节持重,能让他做到如此地步的,你是第一个。”

    “再者,赵清和平日里温润贤良,才貌俱佳,你今日为何死活不愿意跟他走?”

    齐珣的话语掷地有声,明显是话里有话,顾若抬首,看着他道:“顾若既然嫁进了燕王府,就要当好这个燕王妃,又岂会做朝三暮四之人?”

    “况且我与他,早已斩断情丝。”

    “你倒是看的开。”齐珣轻描淡写的来了一句。他发现顾若刚刚同自己说话时,一双昳丽的眸子一直直视着自己,不禁问道:“你不怕我?”

    语毕,他垂下眼睑,手指落那黑檀木的轮椅扶手上轻轻敲击着,声音低沉喑哑。

    “不怕我杀了你吗?”

    顾若心中一惊,复又恢复平静道:“自然不会。”

    “当真?”

    燕王转动轮椅,倾身逼近她几分,一双幽深的眸子牢牢地锁着她。

    顾若不温不火道:“您曾是救万民于水火的战神,我为何要怕?”

    齐珣狭长的眸子微眯,仔细打量着顾若,那女子雪肤香腮,当真是一丝惊惶的神色都没有。

    他面上露出一抹所有似无的笑意,像话家常一般:“前几日才听说父皇有意要给我娶妃,没想到动作这么快,我才昏睡了这几天,人就送来了。”

    他掀了掀眼皮道:“你是哪家姑娘?”

    顾若直视着他,不卑不亢道:“我是顾侯家的三姑娘,顾若。”

    “哦?顾侯家的三姑娘我记得好像不叫顾若,叫什么来着……对了,好像是顾灵。”

    齐珣从小记性好,对一些事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顾若瞧着直勾勾的望着自己的齐珣,没想到他竟然记得顾侯家每个姑娘的名字,只好向他解释道:“本来我没进府之前,她确实是三姑娘,但我回来以后,侯爷便在祖宗牌位面前重排了家里姊妹的顺序。”

    齐珣越发来了兴趣,唇角微勾道:“你的身世好像挺有趣的,说来听听。”

    顾若淡淡道:“没什么的有趣的,不过和话本上那些流落在外,后被寻回的千金无异罢了。”

    齐珣调笑道:“怎会无异?本王依稀记得这两日好像有人在我的床头哭哭啼啼絮叨自己的身世呢!”

    顾若心中一惊,没想到前两日自己在他床头絮叨的那些话语竟然被他听了去,顿时涨红了脸。

    她又羞又怒,质问声却比蚊子声还要小:“你是装的?你听去了多少?”

    齐珣见她一副娇憨可趣的模样,全然不似刚刚的淡定自若,不禁轻笑出声:“并非装昏迷,只是半昏半醒之间听到了七七八八吧。”

    好一个七七八八,这齐珣分明在打趣自己,顾若恨不得找个地洞藏起来。

    但她还是轻咬齿贝道:“夜已深,我来伺候王爷洗漱更衣。”

    说罢,便要来推他进去,齐珣却立刻抬手将她阻止:“不必了,本王既然已经醒了,便不需要人在跟前侍奉了。”

    顾若心中顿生不快,照顾他这么多日,一醒来就翻脸不认人了吗?

    她眉头轻蹙,语带不快道:“我既然做了燕王妃,伺候王爷便是我的本分,王爷又何必拒我于千里之外。”

    齐珣见她面带薄怒,却是淡淡一笑道:“本王知道你这几日为我操劳辛苦,不过……”

    他话锋一转,轻轻一扯着顾若纤柔的胳膊将她带到身前。

    顾若没来由撞进这个带着药香的胸膛,抬头对上一双似笑非笑的墨眸,心跳莫名加快起来。

    只听那人不紧不慢道:“若你真要好好伺候本王,可就不是前几日那些端茶送水的活那么容易了。”

    顾若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他是在暗示自己若要在跟前侍奉,便要同他行夫妻之实。

    见她双目如受惊的小鹿一般,我见犹怜,身子微微发颤却强撑着纹丝不动。

    那双抓着她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一只手捏住她的细腰,一只手开始一点一点给她宽衣解带。

    外衣一件件滑落,顾若如同五雷轰顶般不知所措,虽说嫁人了都要进行这一步的,但她的内心告诉她,她不想在这个时候。

    终于,一瞬间的清醒,让她奋力挣脱了那人的怀抱,然后飞快的捡起地上的衣服披在身上,步履匆匆的离开了此地。

    齐珣瞧着她匆忙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到底是个没经验的,吓成这样。

    这姑娘身份不明,且与赵清和似乎颇有干系,这样的人,他自然不能将她放在身前。

    齐珣捏捏自己的眉心,哎,父皇送来的,不能杀。

    姑且留着,让南竹好好盯着她便是。

    ——

    顾若气喘吁吁的跑出院子,正好撞到要去后房诵经的刘嬷嬷。

    刘嬷嬷见她衣衫不整,行色匆匆的跑出来,便知情况不妙,焦急问道:“发生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