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3

    风舞动,整齐划一,婀娜多姿。

    不一会儿,音乐节奏越来越快,舞女们的动作开始渐渐加快,排列的队伍也开始慢慢四散开来,他们的衣服极短,露出鲜嫩白皙的腰部,手腕间纤薄的丝袖洋洋洒洒,往在座的各位王公大臣,皇家子弟走去。

    她们个个媚眼如丝,一边跳,一边靠近案桌前,冲着男子们舞首弄姿,不知勾去了多少人的心魄。

    一位姿容娇美的舞女此刻正围着齐珣的案前摇摇摆摆,一双玉手恨不得勾上他的脖子,那朱唇殷红夺目,弯身下腰时,似乎要贴到他的耳畔。

    齐珣却仿若未见般,岿然不动的坐着饮酒,仿佛这周遭一切都跟他无关。

    反观有些官员大臣,乃至几位皇子都被这勾人的舞女弄得心旌摇曳,一副醉生梦死的模样。

    看来大皇子今日这出戏,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顾若瞧着齐珣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面色越来越沉,似乎下一刻就要站起来将那舞女推开。

    不对,为何他的身子在微微发抖,好像在艰难的抑制什么…

    这舞女窈窕旋转间,似乎有浓烈的芳香在慢慢袭来,让人精神逐渐恍惚起来。

    顾若瞧着对面的大皇子斜斜地勾着嘴角,满脸堆笑的瞧着他们,眸中竟是深不可测的笑意。

    齐珣的身子好像振动的越来越厉害了,顾若瞧着他的眸子似乎氤氲了一阵水汽,渐渐染上了一层淡红色。

    不妙!这舞女身上的香味一定有问题!

    顾若望着眼前巧笑倩兮,眉目顾盼神飞的胡人美女,顷刻间拿过酒盏到了一杯酒,然后直直的泼到了那美女的身上。

    那美女柳眉倒竖,怒气满满的瞧着她,顾若挑衅地扬起了眉毛,扬起一双玉手,轻轻击了击掌。

    一个优雅的转身,繁复华丽的穗花裙摆像蝴蝶飞舞般荡漾开来。

    女子皎洁如月的面颊在琉璃灯展下闪闪生光。

    她转身之间,挑衅的朝那胡女勾了勾手指,那胡人女子被她刚刚的举动早就犯起了怒意,此刻又见她如此挑衅自己,想要与自己斗舞,便立刻满面怒气地朝她而去。

    顾若虽没学过跳舞,但是刚刚看了那么久,至少也能学着瞎比划一些。

    齐珣从那舞女刚开始靠近他身边开始,便开始觉得不对劲,尤其是闻到那女子身上的气味,更是浑身开始躁动不安。

    但此情此景,他又不能将那女子推开,只好忍气吞声,憋着一口气硬撑着。

    耳边的鼓乐声开始变得越来越嘈杂,振聋发聩。眼前的各种人影和场景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扭曲,越来越晃动。

    就在他难以抑制时,身旁的顾若却突然一杯水泼在了那个舞女身上,接着那个舞女就在她的挑衅下离开了他的身边。

    没有那个舞女在自己身边来回晃悠着,那种压抑的气息突然就消失不见了,眼前的画面也渐渐平息了下来,不再那么癫狂和扭曲。

    齐珣独自斟了一杯酒,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清列甘甜的味道在唇齿间流动,整个人方才镇静下来。

    他意味深长地瞧着不远处的顾若,却不知她何时已经扬着裙摆,摇曳生姿着与那个胡人女子斗舞,一直斗到了场中央。

    她何时学会跳舞了?

    不过这聘聘婷婷的身姿灵动旋转间倒是别有一番风情呢。

    随着鼓点声越来越大,两人斗舞的气氛也越来越热烈。

    你退我进,张弛有度,着实是一番好戏呢。

    大家看到这样的场面,都津津有味的围观起来。

    面对来势汹汹的娇艳胡女,顾若毫不怯场,她灵动的模仿着对方的动作,两人一来一往,场面竟然格外的扣人心弦。

    最后,她一个侧身翻,动作轻盈灵动,裙摆飞扬间,像一只蹁跹飞舞的蝴蝶。

    这一个高难度的动作,赢得了场上人的阵阵掌声,那胡女做不了这个动作,垂头丧气的立在一旁。

    却也是爽气道:“我输了!”

    顾若冲她淡淡一笑,一拘礼道:“方才泼茶乃是无奈之举,唐突了妹妹,还望妹妹不要见怪。”

    她爽快地扬了扬手道:“姐姐放心,我们狄国女子从来不拘小节。”

    转眼,她又疑惑道:“不过,你这舞步倒是奇特,是你们大齐独有的吗?”

    要说是小时候跟着哥哥们在田野上翻跟头学来的,估计大家都会惊掉下巴吧。

    顾若温然一笑:“我大齐女子个个精于舞蹈,此番雕虫小技,实在不足挂齿。”

    那胡人女子悻悻地立于一旁,不再言语。

    这时,坐于高位的齐临突然开口道:“没想到,咱们的燕王妃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顾若垂首道:“陛下谬赞了。”

    齐临开怀大笑,打趣道:“没想到你为了老四,竟然不惜跟个舞女置气,当堂斗舞。哈哈,朕今日真是要封你个拼命三妹的名号才行!”

    皇帝的一席话,让在座的众人都忍不住窃窃私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