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

    爱丽西娅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这具身体才刚刚满八岁。

    虽然已经八岁了,却因为营养不良看起来比五六岁的孩子还要瘦弱。

    她雪色的头发如枯草一般参差不齐,没有丝毫的光泽,如同老人的白发,浅栗色的眸子里更是没有一点亮光,穿着不合身的衣服躺在乱糟糟的‘家’里。

    家里乱糟糟的,虽然原身有在努力去收拾,但是一个八岁的孩子,做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么如愿,垃圾东一块西一块,桌面上满满的灰,满冰箱都是泡面。

    这具身体的母亲是莱特·诺斯拉曾经的情妇,她看起来像一朵清纯美丽的白百合,实际上却是一个虚荣又卑鄙的女人。

    莱特·诺斯拉在失去了妻子之后,十分疼爱着自己的女儿妮翁,除了她之外并不需要别的孩子,情妇只是他宣泄欲望的道具。

    莱特从来不会让她进入自己和妮翁居住的别墅,更不给她任何接触到妮翁的机会。

    但是情妇并不甘心,她想要成为莱特的新夫人,想要住在硕大的别墅里,想要拥有更多华丽的首饰和衣服,想要拥有一个莱特的孩子来得到这一切。

    然而她本身不是什么易受孕体质,她的身体就和她的长相的一般脆弱,持续了整整半年都没有受孕,还在无意间被莱特发现了她的小伎俩。

    贪心的情妇遭到了莱特的厌弃,莱特给了她一大笔钱之后,就赶走了她。

    在情妇被赶走的一个月后,因为孕吐到医院检查身体,才发现居然真的中奖怀了孕。

    在感受到了莱特的无情和他对妮翁的珍视之后,这次她决定把孩子生下来再去找莱特,免得他强行把孩子打掉。

    然而莱特并不需要这个孩子,作为黑帮的boss,向来只有他威胁别人的份,怎么可能任由自己被威胁?

    只是当时的莱特还是一个地方上的小头目,不够狠烈,妮翁只是一个三岁的孩子,爱丽西娅并没有那么碍眼。

    他没有杀掉情妇和她的孩子,只是让她们远离了自己的地盘,离开了那个国家。

    情妇怨恨着狠心的莱特,也厌恶着莱特的孩子。

    她是一个懦弱又贪婪的漂亮女人,不够聪明也不够狠心,连抛弃爱丽西娅的勇气都没有。

    终于在爱丽西娅七岁的时候,二十八岁的情妇又有了新的男人。

    那个多金又英俊男人为她购置了一套新的公寓要求她住进去,情妇陷入了爱河,摆脱了讨厌的孩子,原本的房子里就只剩下了爱丽西娅一个人。

    她倒是没有想要饿死爱丽西娅,每个月都会给她三万戒尼作为生活费,虽然三万戒尼算不得多,在那种小城市有房子不用交水电的情况下却也勉强够养活一个成年人了。

    可是七岁的孩子怎么可能能够自己主动生活,她并不认识货币,头脑也算不得聪明,只会煮泡面吃速食食品,原本就极度的营养不良,在八岁的时候更是瘦成了一把皮包骨头,衣服破旧,眼睛凹陷,看起来非常可怕。

    大概也正是因为看起来很可怕,至少在缺少监护人的这一年里,并没有遭到诱拐,也没有遇到过什么变态,算得上是不幸中的万幸。

    穿越过来的爱丽西娅补了整整两年,才让身体稍微像个样子。

    每个月三万戒尼的生活费,还有一套房子,要是省吃俭用的话,自己供自己读书还是没有问题的,她不需要那个所谓的母亲,只期望着这样的生活能够一直持续到她十六岁成年。

    然而好景不长,在她十二岁的时候,那个男人抛弃了她一无是处的母亲,又重新找了一个女人。

    和对待莱特不一样,情妇深爱着这个温柔又英俊的男人,并且因为他,对自己的过去感到厌弃,除了生活费之外几年都没有见过爱丽西娅。

    男人的抛弃让她几欲癫狂,性情大变。

    她回到原本的家中后,天天浪荡在外,虽然没有工作却依然挥霍无度,把两个男人给的大笔分手费消耗得飞快,并且在一次酗酒过度的时候开始殴打爱丽西娅。

    穿越了四年的爱丽西娅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无能,即使内在不是一个小孩子,却被这样一副孩子的身体所拖累着。

    也是在那个时候,她觉醒了自己的念能力——未来日记。

    除了自己的事情以外什么事情都能知道的bug能力,能够根据自己的念量用日记的形式看到自己的未来。念量有多少,她就能够看到多少未来。

    那点短暂的未来无法让她做到太大的改变,待在偏僻城镇的她甚至都不知道猎人的存在,以为是自己拥有了超能力。

    不过因为念能力的契机,她专门跑到了网吧搜查,才知道自己生活了四年的世界居然是《全职猎人》的世界。

    情妇在殴打了爱丽西娅之后感到了害怕,恶意爆发的她仍然仇视着爱丽西娅,只是她无法接受那样癫狂丑陋的自己。

    所以她卖掉了房子,拿走了所有的值钱的东西,满怀恶意的留给了爱丽西娅自己的旧手机,还有一张写了莱特电话号码和地址的纸条。

    ——“我已经养了你十二年了,你自己去找你那该死的父亲养你吧。”

    这是她对爱丽西娅说的最后一句话。

    *

    “莫西莫西,哪位呀?”

    十五岁妮翁坐在父亲的办公桌前,莱特在大厅里和自己的属下正在商量家族的事情,独留下她一个人在这里。

    本来不想接这个没有备注的电话,但是这个电话已经连着响了三次了,会不会是有什么要紧的事?但是爸爸现在也在聊工作的事情吧。

    她接起电话,有些忐忑地听着对面的声音,没想到对面却传来了一个小孩子的声音。

    “……阿诺,是莱特……先生的电话吗。”

    她的声音弱弱的,呼吸也比较重,对面的紧张一下子就打消了妮翁的忐忑。

    “是的,有什么事情吗?”她语气上扬,“爸爸现在有事,可以先告诉我。”

    “……爸爸?”对面愣了一瞬,沉默了几秒后,支支吾吾地说道,“对不起,大概不能…给你说,对不起,我还是待会儿等莱特…先生忙完了再打过来吧。”

    对方慌乱的语气和连续两个对不起成功的勾起了妮翁的兴趣,她正要细问,对面就立刻挂断了电话。

    “唉?!为什么……啊,挂了。”电话里‘嘟嘟嘟’的声音让妮翁有些气恼。难道爸爸有什么秘密?“为什么要挂电话啦!”

    绝对不是工作,怎么可能有那么小的孩子在工作。

    妮翁反手又顺着那个电话号码打了回去,在响了大概十几秒之后,对方接了电话。

    “……莫西莫西?”弱弱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那个小孩子的声音非常可爱又乖巧,妮翁并不讨厌,甚至心中莫名有几分喜欢。

    “不能再挂电话啦。”她感觉到对面的慌乱,连忙装凶补充道,“你再挂的话我就用这个手机把你拉黑了,你再也不能联系到这个号码了!”

    虽然这只不过是换一个手机号码就能再次联系上的事情,但是短时间忽悠一下‘孩子’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对方也‘没有想到’这个办法,果然一下子就停止了动作。

    “把你要说的都说出来吧。”妮翁有些得意自己的威胁成功了,有些兴奋地说道,末了又忙加了一句,“不说话或者说谎的话也要拉黑哦。”

    “但是,不行,但是……”对面犹豫不决。

    “五秒哦,要是五秒内还是不说话,我就要挂啦。”妮翁连忙添了一把火,“五,四,三……”

    “那个,那个等等!其实是因为……我的母亲…临走前给了说是父亲的人的电话和地址,让我自己来找他抚养我,就是…这个号码…”

    “怎么可能啦。”她还没有说完就被妮翁打断了,她有些不满,“爸爸只有我一个孩子,我也没有妹妹。地址呢,你那个地址是什么?”

    “我看看……莫…莫卡尼市沙沙街59号,说不定是母亲写错了,一样吗……?”她说话还带着一些奶音,大概是因为纸上的字有些潦草不能确定,说得有些吞吐。

    “……怎么可能。”妮翁睁大了眼睛。

    那确实是他们以前的房子的位置,很小的时候的家,只不过后来爸爸的地位越来越高,他们就搬到了现在的庄园,就算巧合也不可能巧合到这种地步。

    误会?难道有什么误会?但是这种可能太小了吧!

    虽然一时间觉得脑袋转不过来,只觉得很是生气,甚至气得她一下子就把莱特桌上那支价值不菲的钢笔直接扔到了地上。

    十五岁的妮翁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了,本来应该生气的挂掉电话,或者冲出去质问父亲,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第一反应却是去见见那个孩子。

    听声音她应该在一个非常安静的地方,可能就在以前的住所附近,而且她的声音也非常的虚弱,像是生病的小猫一样。

    “地址是对的,你现在在哪里,我想见你一面。”她语气不是那么好,却已经是努力抑制的结果了。

    “真的吗,我现在在莫卡尼市。”

    果然。

    “管家,我现在要去莫卡尼市。”

    妮翁在十四岁那年就拥有了念能力,早就是说一不二的性格,她想要干什么,只要带着保镖,不去危险的地方,也不需要和莱特讲。

    他们现在居住的地方和莫卡尼市隔得并不是很近,开车至少也要六个小时。

    等到妮翁达到莫卡尼市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她都已经在车上睡了一觉,睡得睡眼惺忪的,也忘了之前生气的事情了。

    “小姐,已经到了。”

    “等等,我先打个电话。”

    她已经把那个电话从莱特的手机上暂时拉黑,并且保存到了自己的手机上。

    “你现在在哪里?”妮翁打通了电话,对着电话那头疑似‘妹妹’的女孩子说道。

    “现在在中央公园的秋千那里。”她的声音还是那么乖巧。

    那么晚了居然待在公园?这种天气,外面一定好冷的。

    公园的灯光是那么昏暗,又静得可怕,只听得到晚风吹树叶的沙沙声,还有那些不停闪烁着的灯泡发出的电流声。

    妮翁年幼时也经常来这里玩,并没有感到害怕,她披着一件蓝灰色的大衣,熟车熟路地走向了秋千的所在之地。

    这里的公园已经是十多年前修建的了,而且完全没有被维修过,不光是损坏的路灯,连秋千上也布满了锈迹,靠近后就能够听到摇摆时发出的吱呀的尖锐声音。

    秋千的声音越发明显了,她转过一个弯道,终于见到了那个电话里的孩子。

    惨白的灯光下,一个穿着破旧外衫的人偶一样的女孩坐在秋千上,抬起头看向了妮翁。

    “你好。”

    ※※※※※※※※※※※※※※※※※※※※

    求收藏求评论,谢谢大家的支持啦!明天多更一点。

    爱丽是一个很会算计的人,不知道怎么样的男主才制得住她,头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