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

    萨莉·杰诺卡,马利希王国大臣的女儿,家族和卢来昂的母亲安娜王妃是绝对的盟友关系,所以她不到三岁就和卢来昂结成了婚契,在卢来昂来到圣西雅后,也花了大价钱进了圣西雅。

    表面上她的未来一片光明,从小就被当做未来的王妃培养,是再高贵不过的大小姐。

    但是萨莉的身份并不是很高,她的母亲是大臣的贴身女仆,萨莉是大臣喝醉酒无意和女仆上床怀上的。

    在马利希王国那种有着严格身份阶级划分的地方,她母亲的血统异常的低贱,被贵族喻为肮脏的血统。

    女仆的女儿也应该作为那个家族的女仆而生,萨莉论身份的话比爱丽西娅还要尴尬。

    只是杰诺卡家没有女儿,夫人生下的全部都是儿子。萨莉能够被养在主宅里,隐瞒了生母的身份,成为被‘万般宠爱’的杰诺卡小姐,就因为她是唯一的女儿。

    而她唯一的作用就是成为卢来昂的王子妃,未来的马利希王妃。

    萨莉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在大臣和大臣夫人的教导下,她从小就知道自己会成未来的王妃,而她原本拥有的血液是如此肮脏,能够为家族做贡献成为王妃应该心怀感恩,就算成为了王妃她也是家族的仆人才行。

    这大概就是她活着的意义吧,她觉得,为了成为卢来昂的妻子而活着。

    但是这一切,都要被抢走了。

    萨莉眼里闪过痛苦愧疚,听到女孩的话后脸上的笑容也淡了几分,最后化为了狠烈。

    为什么全部都非得是因为那个爱丽西娅前辈,她对爱丽西娅前辈并没有恶意,甚至有几分憧憬,但是这种事情……绝对不行!

    一想到卢来昂对她提出解除婚约时的冷漠和淡漠,提到爱丽西娅时的炽热和爱意,她的愧疚就越来越淡。

    为了讨好卢来昂王子,她甚至已经把自己的身体都交给他了,一想到那身肥肉在自己身上颤动的样子,还有那双肥腻的手粗鲁地抚摸着自己身体的感觉,就忍不住作呕。

    卢来昂极其喜欢看别人疼痛的样子,总是会用猎奇的道具把她搞得遍体鳞伤,听她的哭声,看着她流泪的样子就会兴奋,碍于杰诺卡家族面子从来不会动露在衣服外面的部分,能被衣服遮挡住的部分从来都没有块好肉。

    对于他来说,和自己的婚约可有可无,任性的他并不在乎别人的感受,但是这却是她的全部。

    没有办法的她立刻联络了家族,家族嫌弃她的无能,只把揍敌客的联系方式给了她让她自己处理,今天揍敌客的家就会赶到圣西雅了。

    爱丽西娅……那个天使一样的女孩子马上就要被杀掉了。

    这还是她第一次杀人,萨莉从小就灌输着要成为卢来昂温柔体贴的王妃,父兄并不希望她自我意识过于强烈,永远被家族掌控着,所以也养成了她这般怯懦的性格。

    杀手是她联系的,但是杀人的也不是她。萨莉觉得自己手里拿着一把刀,将在今晚捅进那个少女的心脏。

    她是希望爱丽西娅死掉的,这样恶毒的自己,也是刽子手。

    兴奋,紧张,愧疚,害怕,占满了她的大脑。

    “婚约者什么的,为什么萨莉莉的父母和哥哥会让你嫁给那种废物啊,就算当上了王妃也不会幸福吧。”

    萨莉眼底阴沉的看着为自己打抱不平的朋友,咬紧了牙齿。

    没有人知道她真正的身份,这些人都以为自己过着公主一样的生活,被父母兄弟宠爱着。

    其实无论是双亲还是兄弟,都对她无比冷淡,几个哥哥也从不允许她称呼他们为哥哥,而是称呼为大人,因为她的体内有一半都是下人的肮脏血液。

    但是如果真的当上了王妃,这一切,绝对都会有改变……

    “会幸福的,能够嫁给卢来昂殿下的话,一定能够幸福的。”

    “……萨莉莉?”

    “谢谢你,但是我只有和王子殿下一起,才能够得到幸福。”她眼底带着阴霾,坚定地说道。

    是的,只有成为王妃,只有成为王妃才能真正的改变自己的命运。

    第一次离开马利希这个让自己压抑的国家,也是因为自己讨厌的卢来昂。

    她想要留住这份表面的光鲜,想要让家里的父亲母亲还有兄长们不用那种冷漠仿佛看着脏东西的眼神注视着自己。

    既然想要从自己身上谋得利益,为什么就不能对自己好一点呢,就算是表面也好。

    一开始她也期待过家人的爱,但是现在她不是想要得到他们的爱,而是暗地里卑劣的想要粉碎他们的骄傲。

    卢来昂除了高贵的身份一无是处,和讨厌的家族一样,完全不顾及自己的感受,在学校里也能够公然和那些女人谈恋爱,让她们踩到自己头上。

    即使如此也没有关系,她不喜欢卢来昂,喜欢的只是他的身份,所以全部都无所谓。

    以后只要自己生下王室的继承人,给他找更多更好看的女人,让他去虐待别人,自己就不用再痛苦了。

    唯一的意外就是被誉为圣西雅『白蔷薇』的爱丽西娅,因为她,卢来昂有了迫切的想要解除婚约的想法,并且光速地拟好了退婚的合同。

    安娜王妃对卢来昂极其溺爱,只要是他想要的东西,就一定会得到,从来不会考虑别人的想法。

    婚约,这是萨莉唯一的东西,也是她唯一的底线。

    *

    “好厉害爱丽西娅大人,这次又是第一吧。”

    “不愧是你啊,数学最后一道题也太难了吧,学校这次出题太变态了。”

    小测成绩一出,班上的同学就一个挨着一个想要看爱丽西娅的答题卡。

    她的字非常的干净整洁,通篇下来没有一个错字,也没有半点划痕,漂亮得像是一件作品。

    “我也只是凑巧从书上看到过这个问题,有做过几遍,不然也是不会做的。”

    爱丽西娅语气非常谦和,从来不显半点的骄纵和自满,无论是谁,和她说话的感觉都非常好,如沐春风。

    说话间,她很自然地用手指撩过自己脸颊边的碎发,露出了修长的天鹅一般的雪白颈项,在阳光下白得发亮,优雅得像一副画。

    大家都觉得她只是谦虚的一说,圣西雅的出题毫无套路可言,怎么会刚刚好就看到最难的一题,肯定是爱丽西娅看过很多书,那些题对她而言都不算什么了。

    但是其实那句话是真的,她根本没有说谎。

    她看着周围的人完全不把她的那句话当回事,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嘴角的弧度勾得更高了,脸上的笑容漂亮得晃了周围人的眼。

    之前翻未来日记的时候,这道题就是她唯一不会的一道,所以她花了一晚上的时候,熬了到了两点钟终于把这个问题完全消化了。

    未来日记上是有所有题的正确答案的,她本来就对知识感兴趣,如果只是抄答案的话,那么小测的时间才是完全浪费毫无意义的。

    不过这道题她又必须答对,就算这次的考试没有这道题她也能第一,满分和第一概念却是不一样的。

    这不光光是虚荣心,也是塑造完美的未来的一步。

    “我差不多要走了哦,答题卡如果还需要的话请看完了放我的抽屉里吧。”

    教室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地转动的,她浅浅地撇了一眼差不多也要到时间了,就不慌不忙地对着班上的同学道别了。

    “今天还是和吉娜同学一起走吗?”有人没有看到吉娜来找她,心生了想要陪伴她回寝室的念头。

    “不,吉娜这几天很忙,我一个人回寝室,我记得…玛丽同学和我是一栋楼的吧,要一起回去吗?”

    突然其来的邀请让叫做玛丽的说话的女孩在大家的注视下脸红了,“可,可以,当然可以了。”

    她结结巴巴的模样非常的可爱,甚至在爱丽西娅起身的时候,下意识想要帮她拿包,被爱丽西娅轻笑着拒绝了。

    万事做得全面一点比较好,至少自己被人看着回寝室了之后,萨莉出个什么事,他们都不会往自己身上想。

    “我还是第一次和吉娜…还有洛卡前辈以外的人一起回寝室呢。”

    路不是很长,身边的女孩明显很是高兴,但是在周围给爱丽西娅打招呼的众多人的注视下又有些不自在。

    这个叫玛丽的女孩子是个超级机械通,爱丽西娅在班上也有经常和她聊天,因为她的特长非常吃香,所以无论是一年级还是三年级,都有很多朋友。

    “爱丽西娅和吉娜同学关系很好呢。”她有些羡慕地说道。

    爱丽西娅对每个人都很好,所以大家都很想更多更多的接近她,但是能够固定在爱丽西娅身边的人就只有吉娜一个,那是个非常开朗又厉害的女孩子。

    “洛卡前辈是之前他们提起过的三年级的男孩子吗,难道是……”男朋友?!

    “三年级,嗯,他确实是三年级的,家族关系认识的前辈,之前在学校无意间见到了,吓了我一跳的。他和吉娜是都是我的朋友嘛,关系都比较好,但是圣西雅的大家我都很喜欢的。”爱丽西娅转过头对着玛丽笑道,“玛丽也是。”

    “是,是的!我也很喜欢爱丽西娅!”

    玛丽红着脸,语气急促,一副想要把自己的心脏挖出来证明自己感情的模样。

    她看着爱丽西娅,周围的视线都感受不到了,眼里心里此时只装得下这个少女。

    多么可爱的女孩子啊,心脏仿佛都要坏掉了。既然是家族认识的朋友,而且爱丽西娅大人提起他也没有半点脸红和羞涩的模样,果然是假的吧传闻。

    之前爱丽西娅的爱慕者倒是清理好多想要去骚扰她的人,但是她说那位前辈不是的话,就一定不是了吧。

    要是那位前辈被爱丽西娅的爱慕者们找麻烦的话,她绝对会很困扰吧。

    爱丽西娅大人那么单纯又干净,绝对不能理解这种事情,等她知道的时候都已经发生了。

    果然自己得帮她澄清一下,免得事情真的发生了。

    玛丽的寝室在一楼,爱丽西娅在三楼,她纵然一副想要陪爱丽西娅上去再自己走下来的样子,也不可能真正的在她面前表现。

    爱丽西娅看着少女离去的背影,步伐加快地往上走。

    时间差不多和她想的一样,现在赶去萨莉的寝室的话刚刚好。

    心情异常的平静,明明知道马上要杀人了,却还是有心情解决那些人去骚扰前辈的事情。

    玛丽去说出了自己的意愿,那些人应该就不会做什么了,因为他们从来不会违背自己的心意。

    毕竟,谁会忍心让纯洁又善良的『白蔷薇』伤心呢。

    ※※※※※※※※※※※※※※※※※※※※

    爱丽超级稳,稳如老狗游刃有余,她在诺斯拉家见死人见多了,现在都已经麻木了,而且对于想要杀掉自己的人,不管是误会还是什么,她都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那种,斤斤计较睚眦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