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这个男主

    (1)

    清河大街上有套宅子,轩昂巍峨,引人瞩目。不仅门楼敞亮,叠屋连宇,而且里外足有六进。大家谁走到这儿都会驻足一会儿,一边品评一下这雕梁画栋,一边议论一下这宅子的故事。

    这大宅原本是林家的,林家祖上发迹,封了当朝镇国公,就在老家建了这大宅,并在大宅里修了祠堂,以示光宗耀祖,族中子弟也多托庇于此,繁衍生息。

    可好景不长,林家的镇国公当到了现在的第三代,就忽然坏了事儿,京城里的老爷被杀的杀抓的抓,这老家一帮子弟也树倒猢狲散。那些不成器的子孙只顾着抢产业分家,最后把这大宅子超低价折卖了,买了这个宅子的人就是本地最大的富商沈万河。

    今日移居,荣烛跟着父母走进去,不少人都来看热闹,那莲花大缸,太湖石假山,还有全套的紫檀木家具,引得众人啧啧不已。

    荣烛不喜欢被人看热闹,加快脚步来到了后院。

    有人要搬进来,自然就有人要腾地方。

    后院里,一对年轻的母子正在收拾东西,他们的行李并不多,只有一只箱子,两个包袱,只是女人看起来身体不太好的样子,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唯有那个小男孩在忙碌。他先拎走了两个包裹,又来搬那只箱子。

    真是一个丰神玉骨的美少年啊,清新秀丽,仿佛春日一颗嫩芽。荣烛磕着瓜子观望,心道这古代空气质量无污染,滋润出的男孩子都这么水灵鲜活,假以时日,必然长成青松翠柏或者玉桂修竹。

    来回跑了两趟让他面颊微微发红,愈发显得绮丽了。那个箱子看起来有点沉,他试了两次都没搬起来,微微咬着嘴唇,连手臂都渗出淡红。

    然而荣烛并没有搭把手的意思,她看了一会儿,嗤笑道:“真是一个弱不经风的豆芽菜。”

    少年闻言怔了一下,抬起头来看她。

    那双微微上挑的眼睛里似乎有细碎的光芒闪烁,有些诧异,有些茫然,最后转为了羞愤,恰似三月桃花遭了雨,飘飘扬扬洒一地。

    荣烛心肝一颤,脸上开始发烫,内心满满都是罪恶感……

    没有人知道她原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没人知道这个世界原本是一本书。

    她原本是个高中生,刚参加完高考,查过成绩发现自己可以稳上心仪的大学,乐得一晚上没睡着,结果第二天出门庆祝,半路就出车祸。再睁开眼睛就穿成了娇蛮任性的沈大小姐。

    当她以为自己余生就要在异世界这般度过的时候,搬家前夕,她脑海里沉积多日的系统却忽然上线。

    “滴——角色补全任务开始,剧情加载中……请稍后,剧情加载完毕。这个故事名叫“首辅的宠养娇妻”,男主林落姿容卓绝,才华盖代,名震京华,权倾天下。只是早年家道中落,不得温饱,受尽世人白眼。在饱尝世态炎凉后,他变得城府极深而且手段狠辣,看似温文尔雅实则心冷如冰,只有美丽可爱的女主才能治愈他,让他生出些许温柔。”

    荣烛双眼一亮,激动的瓜子都掉了:治愈系故事,我喜欢!

    “林落惊才绝艳,将来注定光耀京畿,位列首辅,现在却因家道中落,受尽欺凌,连生存都很艰难……”

    荣烛:“这题我会,我要帮助他,鼓励他,支持他,让他走上人生巅峰!”

    系统:“不对,你要打击他,侮辱他,无视他,把他伤得体无完肤。”

    荣烛:“……”

    系统:“宿主,你要补全的角色是反派。”

    荣烛呆滞了三秒后,决定连夜扛火车跑路。她现在可是清河首富的独生女,肤白貌美大小姐,披金戴银招猫逗狗恣意造作,不爽吗?

    系统面板上明明白白挂着男主属性:有仇必报冷漠偏执!这反派要是当了,她必然家破人亡不得好死,还是离男主远远的,离剧情远远的,海阔天空!

    结果人还没动,系统就直接放出电击惩罚,直接作用于灵魂的痛苦让荣烛差点原地升天。

    “不可以哦宿主,你来了,你没得选。”

    荣烛当即把腰带往树枝上一挂准备投缳:不用你惩罚我了,我自己来吧。

    系统尖叫:“不可以宿主!有道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就当是来打工的,完成反派限定任务,攒够积分,你就自由了。而且你车祸之后还没死透,就破破烂烂的躺在医院里,只是灵魂来到了这个世界,完成任务,你就可以复活。你都不抢救一下吗?”

    荣烛一听,立即心动了,她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她有自己的爸爸妈妈,有自己的理想追求,她并不甘心在这里当个后宅小姐,如果有机会回去,当然要回去了。

    于是荣烛就开始扮演一个有眼无珠刁蛮任性,作天作地作死自己的草包反派。

    她要欺负林落,嘲笑林落,跟林落针锋相对,挑事儿使坏,立志要让他本就凄惨的童年雪上加霜。

    但是,这个反派做起来要比她想象的难多了,因为她一直都是乖乖女,活了十八年,别说欺负别人,对人家使坏了,她连句脏话都没有说过,现在让她去当恶人,她都过不去心里那个坎儿。

    比如现在……

    荣烛口出恶言,内心却饱受煎熬。

    “滴,恭喜宿主嘲讽成功,获得2点伤害值,目前积分为2”

    荣烛听到系统提示音,立即松了口气,随后转身看向一边的小厮:“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去把他东西搬出去,再磨蹭一会儿,把耗子都招来了!”

    小厮一听,立即去抬那只箱子,但那少年却挥臂一挡,冷冷的斥开了他们,他看了荣烛一眼,淡淡的道:“我会尽快搬走的。”

    那模样看上去,就特别倔强,特别有骨气……然而并没有什么用,他的力气并不会因为他的倔强而变大,他又试了一次,依然没有搬动,荣烛一不留神就笑了出来,“果然是豆芽菜”林落脸都涨红了,他索性就打开了箱子,准备分批搬运。

    荣烛一看,好家伙,全是书,各种线状典籍,看上去古色古香,还挺有年代感。荣烛才刚经历过高考毒打,看到书就本能的多瞅两眼。

    林落搬着一部分先走,等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刚才那个嘲笑他的姑娘站在书堆前翻他的书。

    居然随便动别人东西,真是没礼貌。林落这样想着,脸色更加冰冷,荣烛注意到了他的视线,讪讪的放下书,可她随即发现自己这个表现不对,反派嘛,总是要作了恶还理直气壮。

    于是,她昂起了下巴,摆出了不屑的神情,“我还以为国公府的少爷有多么优秀,原来也不过如此。”

    “把东西还我。”

    荣烛看看那只手,细白修长,骨节分明,带着还未长成的稚嫩感,仿佛春树的一段新枝。她把书递过去,却在林落接到前反手一撂重新撂在了书堆上,结果这书没堆平,她刚撂上去便滑落了,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偏偏地上还有一滩水。

    林落:?!!

    荣烛:“……”这是个意外,可惜了线装书啊,心疼!

    林落恨恨的看她一眼,弯腰去捡。

    而荣烛就若无其事的走开了,连道歉都没有,看起来特别差劲儿!

    然后一转身,就躲在花墙后偷窥。

    林落小心翼翼的把书上的脏水抹干净,来回跑了三趟,终于把书全部运走,最后又跑一趟,把空箱子搬走。

    真倔啊,明明让别人给你搭把手了……

    “小姐,你看什么呢?”丫鬟小红忽然凑过来发问,荣烛吓了一跳,深沉的道:“我在见证一代气运之子的成长。”

    小红也跟着看了一眼。哦,还当是谁呢,那不是气运之子,是国公之子,林家嫡系的遗孤。

    可惜从京城回来后,就受尽冷眼,这林家老宅的“宗族”欺负起孤儿寡母可是毫不手软。沈老爷买房子的钱,他们竟然一分都不给人家,现在没有地方住,还是沈老爷发善心,把老房子留给了她们。

    要不然这对母子就无处托身了。

    “那你见证出了什么?”

    “我见证出这个少年……是不是还没我大?”

    要欺负一个小弟弟,罪恶感更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