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真相

    齐氏看着孩子的模样有些无奈。她终日病着,并不怎么出门,也不清楚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她非常相信自己“相人观色”的本领,带着林落逃命的时候,她无数次靠这个技能,逢凶化吉。

    “其实我怀疑这次的手帕本就是荣烛订做的。这整个清河能用一两银子买手帕的娇娇女可不多,而且这样看上去要送给情郎的手帕又是很重要的东西,一定要托一个靠得住的熟人才行,那跟王老板如此熟悉还能开出天价的女孩子,又能有谁呢?”

    林落心道,即便真是这样,那她何必来抢呢,她只管坐着等收货不就行了,为什么要跑到家里来。”

    大约是要让我娘给她做工好满足自己人上人的优越感?可她跑什么?被我吓跑的?好吧,我以为她来找茬,所以表现得凶了点。

    “还有前几日送粥送菜的,偏偏找在你出门的时候,我就在想,我们算什么角色呢,值得人暗中盯着。”

    “而且,我实在并没有发现我们门口有人盯梢。算来算去,也只有沈家本身近水楼台了。”

    ……那就更不可能是荣烛了,她怎么会躲着我?她只会上赶着欺负我。

    林落慢慢的爬上了屋顶,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愣住了。屋顶的灰瓦片上赫然放着一块毡布,还是一块很大的毡布,铺开展平了只怕能够整能把整个小屋顶都遮住。

    随风飘来的?他一边四下寻看,一边伸手一抓把张,结果只见眼前银光一闪,随后耳边便传来叮的一声,一个绞丝银镯子掉在了地上。

    齐氏轻轻噫了一声,屋顶上怎么会有个银镯子?

    她捡起来一看,喃喃道:“这个镯子有点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

    林落却已想起来了,这镯子是荣烛的,她那天站在后院嘲笑他,说他是个“豆芽菜”,那右手上就戴着这么一个镯子,宽宽大大的,上面绞丝牡丹花。

    毡布不会是随风飘来的,镯子更不会。难道真的是她?

    林落想到雨夜的场景,脑子里灵光一闪,仿佛长久以来滞涩的大门被打开了。

    是她,雨夜里帮忙遮房顶,还有那日,娘亲生病,娘亲还说有个人给她吃药了。

    后来有人偷偷送食物,但他什么都没发现,却偏偏撞见了荣烛,端着粥的荣烛!

    还有这次的手帕订制,刚才的十两银子,为什么偏偏是十两?

    “是荣烛的。”

    他的语气有点不太平稳。

    齐氏也明白过来了,“你看我早说过这个小女孩并无恶意。”

    林落的神情变得有些古怪。

    他翻身跳下来,就往外跑,齐氏连声叫唤他都没有回头。

    林落心中有很多疑问,暗中帮他的人真的是荣烛,送毡布,送药的是她,订手帕的也是她。那她为何要对自己这么凶,这么恶。她为什么还要躲着他……

    但他此刻却顾不得多想,满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犯错了,而且犯了一个很严重很蠢的错误。

    如果这帕子真是荣烛订做的,那她拿走也是应该的,至于态度……雇工怎么能跟雇主讲态度?而且还是能出一两银子的大雇主。他刚才到底做了什么?!

    他得罪了自己的大主顾,还把人按在了地上。

    林落越想越急沿着小街跑了一圈都没有看到荣烛,他想去找她,可是他在沈府门口站了一会儿,却看不到荣烛出来。他想进去,沈府的下人却不许他进去,还放言奚落。

    但林落却不像往日那么气愤,只是焦急和无措——

    他又回到原来那地方,那被踩坏的帕子却不见了,他愣愣的站了一会儿,忽然脱掉鞋子挽起裤腿跳进了污水里,一双白瓷似的手在污水中来回捞摸——他记得自己扔到了这里,应该在这个位置才对。他要把那十两银子给找回来。

    林落来回捞摸,心中又急又悔,难以言喻。他来回摸索了半天终于在污泥糊中摸出一个硬硬的东西,抹干净一看却是一块石头,他扔掉石头又毫不犹豫的弯下腰去。

    秋季的水还是很冷的,这水沟的水,沉缓浊重,他却仿佛没有知觉……

    直到太阳快下山的时候,林落才回家,齐氏一看吓了一跳。“怎么弄成这样?浑身湿淋淋的,跟掉河里一样。”

    林落确实掉河里了,不过是他自己跳下去的。他觉得自己浑身脏污,浊臭逼人,担心熏着齐氏,也担心半路上再遇到荣烛——

    所以他干脆在河水里冲了一冲再回来,□□烛到底没有出现。

    “当心伤寒,你这孩子”齐氏温柔嗔怪,立即叫他脱了衣服用棉被把他裹上,又把锅里准备煮粥的热水里滚了生姜和葱白让他驱寒。

    林落的两条小腿两只小臂都仿佛失去了知觉,可他却是心里高兴的,脸上眼里都是克制不住的笑意。

    他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拿出一锭银子给齐氏看,“找到了。”

    他刚才的嘴唇还是紫色的,这会儿才恢复了颜色,齐氏心疼的不行,“钱重要还是人重要?你从龙王爷那里抢银子了。”

    林落没有说话,心道:这倒不是龙王爷的,是田螺姑娘的。

    齐氏这才接过银子,这一看,目露沉凝。十两——她沉默了一会儿,问道:“落儿,这银子哪里来的。”

    林落不明白母亲为何变得这样严肃,但他还是如实回答:“是沈大小姐给的”

    又补充了一句:“就刚刚,我追她……”

    齐氏一惊:“你勒索她”

    “不,我没有,是她送……”林落话到嘴边又迟疑了,荣烛那神态语气可实在称不上送。

    “这太多了,我们不能要。”

    齐氏是很缺钱,但名不正言不顺的,怎么能要别人的钱呢?她绣诗帕,好歹是按工计酬,毕竟整个清河确实只有她一个人能做到,奇货可居也算合理,但这十两算什么呢,便是要借,也得有欠条啊。

    齐氏一直觉得荣烛是个好姑娘,但正因为觉得她是好姑娘,所以才不能接受她“这么多钱”,荣烛年幼不懂深浅,她却不能不知轻重。小孩子不懂事,她这个大人也不懂事吗?

    “你去把钱还给她吧,这太多了,我们不能要。”

    林落当即去还,却又被齐氏一把按住:“急什么,现在天都黑了,等明天。”

    林落只得躺下,可他却再也睡不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