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表哥

    书院中的林落虽然一枝独秀却也有些格格不入。教书的先生把学生分成了两拨,一拨在外学堂背书练字讲经,互相答疑,另一拨则在内学堂由他亲自指点做文章。

    林落早熟早慧,先生很喜欢他,一来就通过测试进了内学堂,为他开放了自己的书库,但弊端就是他跟同龄的外学堂小孩们走不到一块,跟那内学堂的另外两个学长都是十七八岁的大哥哥,也没有什么话可说。

    但林落对这种状态却似乎无知无觉或者知晓了也不在乎,他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读书机会,总是用最快的速度完成夫子布置的作业,随后埋头书海。

    他自有一番洒落不群的风度,久而久之,便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种木秀于林的姿态。

    而张北琳这家伙天生的豪阔脾气,本就是此地孩子王。他脑子也不笨,只是好学的劲儿只能坚持三天。

    课堂上,先生正在讲经,不过两柱三香的时间□□下面鼾声如雷,低头一看就是那张北琳枕着胳膊睡得酣然如醉,天地不知。先生恼了,把他叫起来打上三板子,撵出去罚站。

    张北琳倒也听话,只是偏偏好巧不巧的,先生又感慨一句:同样是这般年纪,林落已经精研了四书,五经也学了三本,能写出不错文章,你才读到诗经第三本。

    听到这里,张北琳便有些不服气了,林落是谁?那书呆子很牛吗?

    午后阳光洒落,他在教室外百无聊赖的站着,忽然就看到对面走廊上有个孩子在写文章,他穿着青布麻衣,案边放着一个博山炉,云雾升腾之中颇有一种玉面仙童的质感。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大概十七八左右的学长走过来问他收作业,感慨这次夫子布置的文章不好破题,那少年皱着眉头思考片刻诚恳的道:“我这里倒有三个想法,学长需要参考参考吗”

    张北琳被这无形装逼的气场惊到了,人家正为难呢,你张嘴就是三个解法,你这小子看起来很豪横的啊。

    “喂,你是那个谁,林落是吧?”

    张北琳发问,林落似乎在看书,头也不抬。张北琳顿时上火,你丫的架子还挺大!

    “叫你呢林落,耳朵聋了吗?”

    林落细长的睫毛轻轻动了一动,眉宇间微不可察的流露出些许不耐烦。他处世自有一套原则,既不多事也不会让事沾上自己,看了张北琳一眼,立即知道他是有心寻衅,便不作理会,转身往阁楼上去。

    但张北琳却是个天地不怕的混账脾气,少年冷淡的模样更刺激到了他,他飞也似的冲过去挡住了林落的路,

    “咋滴,只听不到小爷说话?!”

    张北琳身高腿长,在林落面前像一棵大树,他打量着瘦瘦的林落哼了一声,“我今日来特意提醒你一句,离荣烛远一点!”

    冷冷淡淡垂着眼的少年,终于有了反应,薄薄的眼皮轻轻挑了起来。

    张北琳上次去舅舅家,结果荣烛竟然不见他,一问才知道荣烛竟然在读书呢。这下子可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张北琳惊讶的嘴巴都合不上。

    上次见面荣烛还缠着他,让他带她去吃芝麻糖呢——沈夫人怕她坏牙,总是不给她多吃。这个娇花似的表妹爱玩爱吃,就不耐烦认字绣花,怎么这次见面她就忽然转性了。

    她的丫鬟小红说,“应该是林少爷入学的缘故,小姐前段时间总是去找林落,但现在林落进了县城书院,又聪明又上进大家提起来都夸两句,小姐大约就起了效仿的心思。”

    张北琳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好好的小表妹是被林落这小子带坏了,硬生生走上读书的不归路!

    林落本不欲跟他多讲,但听到这里却站住了。

    他薄唇轻启,“荣烛,这跟荣烛又有什么关系?”

    张北琳瞪大了眼睛:“荣烛是小爷的表妹!姑表亲姨表亲加起来唯一一个表妹。”

    “我表妹这么可爱又有钱,你接近她绝对不怀好意!”

    林落并不清楚他离开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听到这里,猜也猜到了。

    他只是轻轻嗤笑一声:“张少爷觉得我跟荣烛很亲近吗?我与她明明就没有什么关系,原来张大少爷这般小心眼啊。”

    我,我小心眼儿?!张北琳气得脸都红了。表妹都为了你开始读书了,你还装什么装?装个屁!

    “再让我看到你接近荣烛,我就揍你!”

    林落看了看少年黑而硬的拳头,却并不是很畏惧,真要动起手来还不一定谁吃亏呢。但林落已经开始有意识的经营自己的形象,他不会在书院跟人斗殴的。

    “要管住别人的手脚难度挺大,但管住自己倒是挺轻松的,你出汗了,擦一擦吧。”他淡淡的开口了。

    张北琳又一次怔住,这叫什么话,小爷举着拳头要威胁你,结果你竟然问小爷要不要擦擦汗!你是在看不起我吗?!

    这句话说出来,他的气势莫名就变弱了哎!

    张北琳的胸膛一鼓一鼓,眼看就要爆炸了,少年却一丝表情都欠奉,仍是那副不阴不阳的模样。

    “你脸红了哦。”

    张北琳的汗出的更多了,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急的。他总觉得这个时候如果照林落说的做了他气势就弱了,可他满头大汗的看上去气势更弱。他到底还是把手帕拿了出来擦额头。

    蠢货。

    林落的唇角微妙的勾了一下,转身走人,然而就在这时好巧不巧的,他眼睛锐利得看到张北琳用的那手帕上面绣着“呦呦鹿鸣,食野之苹”,还有一头梅花小鹿。

    那是他母亲的手笔,他立即就认出来了。

    他母亲的事怕是绣给荣烛的,荣烛却是要送给情郎的。难道这个蠢货就是……

    林落不由得顿住了脚。

    “滴——恭喜宿主获得50点伤害。目前积分20065”

    荣烛:——所以这是又发生了什么?她站在书院门外,听到系统的提示音有点懵逼。

    这个书院的先生未获得功名前曾经受过沈万河的接济,真要攀起来,也算有点交情,荣烛就借着这个由头过来探望探望,顺便看看林落。

    她收起脸上茫然的表情,整理好情绪走了进来,结果一进门就看到二人在对峙。

    荣烛:!!她就知道会这样。

    张北琳浑身都散发着“作死小能手”的气质,奔走在弱鸡反派的康庄大道上。

    但是,你在欺负男主,为什么造成伤害的是我?!还一下子50分。

    总觉得自己替人背锅了呢。

    怀着一点微妙的不爽和不忿,荣烛走了过来。

    冬日的暖阳,不热也不刺眼,少女穿着白底红枫叶的夹棉裙子,披着朱红的斗篷,整个人像一丛盛开的红花。

    那微秒的僵持状态便被打破了。

    “表哥,”荣烛先叫住张北琳。“你过来,我带了你爱吃的肉末子饼。”

    张北琳比较高壮些,从她的角度看就是张北琳在堵林落。

    她担心张北琳欺负林落,却不知张北琳方才被林落挤兑的快要发疯。

    张北琳见到她来颇为意外,再一听她特意带了肉饼来看自己更是喜出望外,立马丢了林落跑过来。

    “给我看看,给我看看,哇,好香。是小东街的不?”

    “没错!我特意让老板烙饼子的时候多放了芝麻!”

    他俩当初没少一起偷偷跑出去吃零嘴儿,荣烛对他的偏爱很清楚,张北琳看到肉饼立即把刚才的不愉快放到了脑后。

    荣烛悄声问道:“表哥,你没把林落怎么样吧。”

    张北琳一口肉饼堵在嗓子眼差点被噎到,幸亏他反应够快,强行装逼,“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没揍他。”

    荣烛头皮一炸,好险。她抬头看了一眼,林落还站在那里没有动,曲栏杆处,一般阴影一半光亮,整个人笼着一层轻纱薄雾似的,宛若寂寂松柏立于雪夜。

    荣烛看看系统面板上的上伤害值心虚的移开了视线。

    林落不由得攥紧了栏杆——他一开始以为荣烛没有看到他,他被粗大的张北琳挡住了,现在他确定荣烛看到他了。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不看他。林落自嘲的笑,难道还怕我抢你的肉饼不成?

    对了,这才是她对自己的正常态度。所谓善意本来就是玩弄,那现在玩够了,自然就罢手了。置之不理也好,假装没看见也好,都随她的意。

    “滴,恭喜宿主获得100伤害值!目前得分20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