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对他好一点

    荣烛觉得林落的性格跟系统说的不一样,他并不阴暗也不偏执,甚至并没有“这个世界阴暗又无趣”等中二气息爆表的负面情绪,他其实很平和,甚至很温柔。他依然在受到伤害,但他的心灵底色是正面的,积极的,仿佛飞蛾,把暗夜摒弃在身后,趋向光源,守护光源。

    她记得后续剧情中林落会遇到女主,会对女主爆发出强烈的占有欲,会限制她的行动,不许她有正常的人际交往,让她眼里心里只有自己。这种行为在现代社会可是违法的,但对这架空的古代,一人之下权倾朝野的宰辅来说,他真得可以为所欲为。荣烛每次想到这些剧情都会觉得牙酸,以至于看到林落的时候,心里都会克制不住的冒出一个念头,“这是一个潜在的,会限制人身自由的危险分子”

    “系统你不觉得我们的男主纯良过头了吗?我现在看着他,丝毫想象不出他会对女主强取豪夺,人身管制,像个发狂发疯的神经病。”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男主对外温润如玉,谦谦君子,对内霸道执着,非你不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萌点,偏执暴戾的神经病男主,有着独特的苏爽感。”

    荣烛摇头,这种角色看看也就罢了,真人出现在面前会有点恐怖的,“我理解不了这种魅力”

    “所以你当不了女主,只能当反派。”

    荣烛:……

    给男主打出“朋友牌”后,她却没怎么往西院去,到过年了,齐氏知道沈府客多,很爽快的给她批了假。岁末时分一场飘飘摇摇的大雪降下来,天地素白玉宇澄澈,荣烛为自己的女夫子齐氏准备新年礼物,她从沈老爷送自己的礼物中,挑出了一条上好的紫羔皮,准备给齐氏做一件厚厚的大毛衣服,她本来就体质弱,容易生病,注意保暖应该会好一点。然后又找出一块竹青色的缎子,给林落缝制冬衣,材料送去裁缝店,过年的时候做成应该刚刚好。

    除此之外,她自己亲手做的礼物却别出心裁,她用齐氏那里学来的女工技巧缝制了一双没有手指的手套。犹记得上次去找林落的时候,发现林落的手背上红红的,想必是夜里看书冻的,那么现代社会那种露指手套,实在是太适合他使用了,不仅可以保暖,还不影响翻书写字。

    系统不懂人心,但荣珠却觉得男主现在都没有变成那种偏执阴暗的样子,跟齐氏的存活有很大的关系,在原本的剧情中齐氏去世之后,他生命中唯一的光和暖消失了,围绕着他的就只有冰冷阴暗。他四处流浪,被人虐待,世人刻薄与他,他也刻薄于世人。

    但现在荣烛却觉得自己有很大的机会,趁着系统给她“反派人设松绑”的机会,尽量对齐氏好一点,对林落也好一点。

    这个手套她制作的很用心,画出样子打好底板裁剪出来再缝制,式样都设计了四五种。林落的手有多大呢?荣烛伸出自己的手回忆了一下,他的手掌现在还不是很大,但手指已经非常细长,指头留到第二节关节处,这样就不影响手指活动。

    掌灯时分,小容小红已收拾好床铺,过来劝她吃东西休息,“姑娘还是早些歇着吧,当心把眼睛熬红了。”

    荣烛兴致上来哪里顾得上,非要今天把大概的形式做出来。“我帮姑娘吧”小红说着凑过来,一看荣烛手里的活计却笑道:“姑娘迷糊了,这手指头短一节怎么戴?”

    “这你就不懂了,这是专门干活时候戴的,是“劳动手套”。”

    她发现做女红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难一些,十天左右功夫她才勉强做出样子,眼下大概有了手套的模样,还要绣一个图案在上面。绣什么好呢?绣一只鹿吧,祝他禄星高照早日高中。

    西院里同样灯火高照,林落送出玉兔之后,整个人都轻松不少。荣烛现在能直接告诉他交朋友,相当于对他“一视同仁”,那是不是意味着逼迫她散发恶意的神秘力量消失了?这样一想,林落更轻松了。连带着学习功课也更有劲儿,抄书的时候,赶着用钱,所以三更灯火五更鸡,但现在不用赚钱了,他的这个习惯却保留了下来。

    齐氏半夜咳嗽,林落给她捧热水喝,齐氏抿了一口,看到隔间书桌上的灯烛依然亮着,便哑着嗓子道:“我儿也该早些休息,熬得很了,对身体不好,你还小呢。”

    林落伺候她把水喝完,便道:“过完年刚好有童生试,我借了两位学长往年的文集子看,需要尽快看完了还给人家。”

    “童生考试?”

    “是啊,二月举行的,就在这清河县城考,知县大人亲自主持,要考五场,不仅要写文章,还要做诗词,经论,策论……县试考完,四月份就有府试,要连着考三场。算算日子,几乎是县试的录用名单刚出来就有府试,所以准备时间比较急。不过今年也是运气好,府试接下来就是院试了,院试是三年两考的,若是不赶巧儿,还得再等一年,但新年刚好是申年科试,我可以直接连考三场,一路考下去。”

    林落说起这些话时,双眼微微发亮,若是换别的考生,一连考三次试,时间紧种类多,总会有点紧张,但他却没有,他满怀期待,并且跃跃欲试。

    等到院试考完,便算是有了功名,也就是常人说的“秀才”,开始拥有白身无法拥有的特权,获得廪米津贴,这样齐氏就不用这么辛苦了,他也不必因为要送小姑娘一个首饰而左右为难。

    林落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但齐氏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出来,但她却回避了孩子的视线。

    “对了,参加考试需要人作保,得四五个同籍人和一个秀才作保才能进考场,院试的时候得6个同乡两个秀才担保。”

    “这样啊……还得找人做保” 齐氏听得怔怔地,“那现在离二月还有不到六十多天”

    去找谁呢?

    林落仿佛知道齐氏在担心什么,笑道:“娘亲不必忧心,孩儿心里自有章程,到时候我的书院恩师和其他同窗自然会互相作保。”

    齐氏点点头,脸上的神情却并不轻松。“府试是知府大人考的?到时候你就能见到四五品的官员了。”

    “对。”

    齐氏垂着头不说话,手中却默默地攥紧了秋香色的杭绸棉被。

    “我看娘亲最近总在外面奔波,既然沈大姑娘近日不学习,那你就休息休息,有什么事情等我来做,或者不要紧的就先不做。”

    齐氏怔怔的看着床帐上的卷云飞鹤图案并不说话。

    小年的时候,荣烛着人拿去缝制的冬衣终于做好了,齐氏的紫羔皮长衣裁剪得体,柔软舒适,穿上去后气色都显得好了。说起来她也才二十多岁,但因为常年疲病显得萎靡不振,眼下精神好了,荣烛便发现齐氏长得相当漂亮,淡眉水眼,秀颊翘唇,举止文雅,温柔和顺,自有一番风流气韵。

    “等林公子金榜高中,夫人的苦日子便熬到头了,对了,过完年就可以考秀才了吧?夫人也算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荣烛的喜悦和祝福都是真心的,齐氏嘴角笑盈盈的弯起来,眉宇间却有一层抑郁不散。荣烛瞧着奇怪,却也不敢多问,转身去看林落。

    不看不知道,一看很惊艳,林落这小小少年着实很称衣裳,青衿直裰也是常见,这边的读书人都是这样穿的,但搁在林落身上却尤其出彩,又清新又儒雅,清朗的少年气中夹杂着一些矜贵,竟比荣烛十八岁的有限生命里,见过的所有男孩都养眼。

    她一瞬间甚至有种再来个十套八套衣服,让他穿给自己看的想法,就跟小时候玩娃娃,给娃娃买衣服换衣服一样。

    林落看着荣烛呆呆的模样,轻轻勾起唇:“好看吗?”

    荣烛回神,赶紧移开视线,满不在乎的摆摆手:“还好啦,一般般,太瘦了显得腰带宽。”

    “真的吗?”林落微微摇头,眉眼含笑。他杏仁似的眼睛微微眯起来,唇色一点俏丽的唇珠,荣烛不知道他那早逝的父亲长什么样,却本能地认定他一定是挑着父母的优点长的,他的眉眼随了齐氏,唇是天然的微笑唇,冲人示好的时候就特别苏。

    哎呀呀,臭弟弟,勾引我。

    荣烛转身就跑,又被林落一把拉回来“姐姐说得哦,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应该互相坦诚,讲真话!”

    荣烛不从,林落就临风长叹,细眼迷蒙:“终究是我没福,都当不得姐姐一句真心话,罢了,我也不该强求,终究是我不值当姐姐多费口舌。”

    荣烛:心好乱,好上头,好想给他吹彩虹屁。忍住,一定要忍住!

    齐氏看着俩孩子玩闹,眉宇间的郁气似乎终于消散了一点,待到两日后,她出门去了趟州府,回来后却又恢复了萎靡模样。

    这下子不仅林落担忧,荣烛也有点不放心:“您是我的女夫子,老师有事,学生合该跑腿的嘛,要是担心影响林落复习功课,那你把事情交待给我办就好了。”

    原本剧情中,齐氏现在已经自裁了,所以荣烛也不知道她去做了什么。齐氏却只说自己是太累了,休息两日再好。荣烛闻言,立即让厨房再送些安神补气的汤来。“对了,林公子也要吃一些。”

    “嗯?姐姐在关心我吗?”

    “吃点黑芝麻老姜丸吧,你天天熬夜,小心秃头。”

    林落:……

    ※※※※※※※※※※※※※※※※※※※※

    昨天玩的很开心。今天更新。

    12点补更,晚上吃完饭再更一次。

    统一谢谢小可爱们的撒花和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