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难哄

    “哎呀,好俊俏的小公子,既然来了,就一起玩嘛。”

    亲戚家的苏莹姑娘素来热络大方,见了林落便招呼着叫人添酒回灯。荣烛却慌了,忙道:“不用,不用。”一边说着一边把林落拉出来。这可是未来的首辅大人啊,光风霁月,松鹤心性,怎么可能跟他们一起吃酒耍钱呢?荣烛甚至担心这里太嘈杂太低俗趣味,会让林落对这帮人存了偏见。

    “小落你找我有事吗?”

    林落怔怔的看着她,似乎想从她清艳的面容上找出一些别的东西,她看上去依然是那么温柔和善,然而却带着一丝小心和试探。这种神情,林落也曾经见过,当初他的娘亲带着他东走西躲,偶尔遇到些不愿收留他们,也不愿直说的人,他们的的脸上就是这样的神情。

    林落感觉心口闷闷的,一时间舌根发苦。所以,荣烛终究不愿意跟自己交往吧,她答应了,只是因为她单纯善良,不好拒绝他……

    看他总不说话,荣烛便道:“要不你先回去,等我把这桌客人送走了,就去找你。”

    所以,我果然不是你的朋友,不能出现在你朋友的席面上。

    林落急促的呼吸了一下,细密的睫毛小扇子似的轻轻一动,所有的眸色都收敛起来,微微低头,逆光中露出一段柔脆的脖颈,他转身走人,轻声道:“不用了。”

    “滴,恭喜宿主获得10000分伤害值,目前积分161300.”

    冬日的微光里,他的背影仿佛被镀上一层银红的光圈,那竹青色的衣衫微微飘摇,让他舒展挺拔,像一株雪杉,却又显得那样落寞,抑郁,有种奇特的美感,仿佛山林里独自生长的树一样,年年不见人,岁岁不知春。

    荣烛的心被狠狠的刺了一下,她几步追过去,一把拉住了林落,“你为什么不高兴?”

    林落看着她不说话,那种神态有种自己被辜负被欺骗的凄凉,荣烛莫名其妙,心底的暴躁却要翻涌上来。她真得烦了,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莽莽撞撞的楞头直男,对上了一个心思细腻,乖滑,嬗变的女朋友!做什么都不对。

    “你刚才在花园里为什么难过?为什么又过来?过来了又为什么要走!你刚才是不是很受伤?你为什么伤心。”

    荣烛的情绪有点激动,一连串问题像过年时候的炮仗,劈里啪啦在林落面前炸响。林落心口微微一窒,眸中神色有点失焦,他其实并不是个很擅长表达内心的人,他只是觉得自己很奇怪,患得患失,焦虑忧烦,软弱又多斯,他从前都不会这样。

    他以前只要努力读书就可以了,从未想过要交朋友,但现在他忽然发现自己读书的意义无处着落,自己的友情也无法把持。

    一连串问题吼出来,荣烛反而平静下来,她看看神色怔忪的少年,神色慢慢的柔和下来。这是一个自幼经历太多坎坷波折的孩子,曾经命悬一线,曾经栉风沐雨,他的心理是敏感而脆弱。她如果真要对他好,就应该更有耐心……

    荣烛忽然发现自己的心态变了,她以前对林落好,是为了自己,为了让自己赚积分的时候,少一些愧疚,多一些心安,不然她总会觉得自己的复活是在吃林落的人血馒头。但现在她想对林落好,是因为自己真得想关心他,坦白的讲,她面对林落心情很复杂,充满了怜悯,欣赏,惋惜,愧疚……等等她自己都无法应对的感情。

    “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我现在是东道,不能坏了气氛,但你也是我的朋友,我不想看你不开心。”

    荣烛忽然发现林落长高了些,她跟他说话的时候,需要略微昂着点头。正因为如此,她准确捕捉到了林落眼眸了素来收敛的情绪,他是那样的不安又是那样的失落,眸子里全是雾霭一样散淡的阴翳。但是她说句话说出来后,那阴翳便消失了,像风吹开了晨雾。荣烛不由得欢喜起来。

    “你在里面很开心?”

    “嗯……其实也不算。”荣烛摇摇头说了实话:“我不是很擅长玩这些,但这些人是不能拒绝的,一年聚一次不能扫大家兴致。”

    林落闻言,眼睛却忽然亮了。所以他才是真正的朋友,是荣烛不用“勉为其难”陪着的朋友。荣烛自己都不喜欢这种场合,自然不会让他往牌场上去了。

    “哎,你们怎么站在门外说话,快进来呀,风吹着不冷吗?”帘子打开,苏莹探出头来,看荣烛拉着林落的手,轻轻挤了挤眼睛。“怎么,害怕我们太恣意,唐突了你家小公子吗?”

    荣烛赶紧摇头:“哪里,哪里,不是……”

    正不知如何收场,林落却借着荣烛的手,使了点劲儿主动把人往屋里拉。外面是冷,荣烛的手都有点凉了。

    “你会玩牌吗?”荣烛小声道:“你有带钱吗?他们玩得还是挺大的,我可以先借给你,你到时候坐在我旁边,这样至少不会输太多。”

    林落看了她一眼,心道你自己都输的底掉儿,还怎么护着我呢?

    室内人嘻嘻哈哈玩得痛快,倒没有人再多提这段小插曲,新的果盘送上来,新的银烛又被点亮,新的百合香再次点上,又是一番暖室生春。

    荣烛一开始还担心林落会不适应,但她迅速发现自己猜错了,林落应付这种场面绰绰有余,吃碰摸杠,熟练至极,他不仅会打牌九,还打的行云流水,优雅从容,漫不经心,甚至□□速跟她的“朋友”混熟了。

    “一圈,一两。”

    “哇哦,翻番了……”

    荣烛本来还有点担忧,捉摸着要不要给林落喂点牌,这孩子现在还靠抄书赚零花钱呢,她把人引到这种场合,简直祸害人。结果她发现自己真就想多了……

    “十两!”

    “二十两!”

    就这么赢回来了?!荣烛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林落,这个未来的首辅大人,难道是传说中的赌神吗?

    “兄弟,你可以啊。下次咱们再约几圈呗,荣小丫头技术太菜,我都不敢放开了玩。”上下家一点帐,发现自己刚才赢得钱,又全数输回去了。但这里的孩子手头都宽裕,没人在意这些小钱,只会哈哈大笑,高呼过瘾。

    “你该不会沈姑娘专门请来的帮手吧,特意来帮他收账的。”

    荣烛的小荷包又鼓鼓的啦!

    林落就笑笑不说话。

    眼瞧着,光景黑下来,到了散场的时候了,大家都要去看花灯了,王家少爷却把手套操起来,回头笑看荣烛:“我这次输了这么多,沈大小姐这手套就给了我权做安慰了。”

    荣烛笑得眉眼不见:“行啊,送你了。”

    说完,荣烛下意识的看了林落一眼,发现他神色不动,表情亦不变。难道赢了钱心情好,就不在意这一副手套了?

    结果,刚一转身,脑海里便传来系统熟悉的电子音:“恭喜宿主伤害值+2,目前积分161302”

    她又扭头看了林落一眼,他神色如常,既没有跟当初一样冷面以对,也没有像方才一样黯然神伤。

    二分……算了,跟方才几千几千的伤害值相比,这点毛毛雨四舍五入一下,就当不存在好了。

    荣烛很开心,“我请你吃东西啊,你想吃什么?”

    林落想了想,道:“肉夹馍?”

    看她吃了那么几次,总觉得很香的样子。

    “好,我带你去,我知道东门口有一家,饼烤的又黄又酥脆,吃起来还掉渣,那肉又卤得入味儿,瘦肉有较劲儿肥肉滑嫩不油腻,再配上青椒和洋葱,味道一级棒。”

    她还以为首辅大人会有多么矜贵的口味,却原来这般接地气。肉夹馍是好东西啊,她上辈子就很喜欢,又便宜又好吃,七块钱一个,肉汁浓郁,口感醇厚,吃起来超级满足。这个时代的做法跟她上辈子吃得略有不同,不过同样美味。

    荣烛一手提了花灯一手拉了林落过去,先买了两个,自己跟林落吃着,又买了二十个让人给家里那帮准备赛灯猜谜的朋友送去当夜宵。她还特意解释一句:“赢了钱,请个小客,才是久处之道。”

    被刚刚飙升的伤害值吓到,荣烛现在对林落,颇有点小心翼翼。

    林落点点头,真要说人情往来,他未必比荣烛差到哪里,只是偏偏在荣烛这里进退失据,而对其他人,又有点不屑应酬罢了。

    “对了,你怎么这么擅长打牌啊。”荣烛一边吃一边说话,腮帮微微鼓起,声音略略含糊。林落倒是吃得很慢,看起来并不饿的样子,他说:“我曾经跟母亲借宿在一个有点交情的人家,那家人并不很想收留我们,但当时我娘有点生病了,无法移动,我发现那户人家的老太太沉迷打牌,就私下琢磨琢磨,牌桌上哄她开心,好换个落脚地罢了。”

    “你不能输太多,不然对方会觉得你很菜,没有成就感,所以要保证对方能够赢,还能赢得尽兴,赢得舒心。我给那个老太太当了很久的牌搭子,最后我们走,她还舍不得呢。”

    他的一手好牌技就是那个时候磨练出来的。

    林落说起往事,语气很平淡,荣烛却听得怪心酸的。再一看林落,他眼圈都红了,一点水光潋滟流转,看得荣烛瞬间麻爪,她就不该提这个话题的!看看,把人弄哭了吧!

    她赶紧摸手绢,结果还没递过来,就看到林落把肉夹馍里的洋葱挑出来。

    “好辣啊,怎么这么多葱头。”

    荣烛:“……”

    ※※※※※※※※※※※※※※※※※※※※

    追更:vpo18.com (woo18 u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