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本喵罩你

    林烟雨一直认为自己是个稳重的除妖师,不管面对多糟糕的同伴、多强大的敌人,她都能保持冷静。

    然而她自从和风纤尘说上第一句话开始,潜意识就隐隐有敌视对方的倾向。

    就像现在,她不单纯是为了维持原主人设去凶风纤尘,更像是为了宣泄一些她自己也说不清的情绪。

    哈气完,林烟雨又瞪了风纤尘一眼,顺着这种情绪嘲讽:“想粘本少主的小美人?你也配!”

    风纤尘:“……”

    “我怎么不配!”她顿时气得抱住覃长昕的胳膊,把脸往胳膊上一枕,低头看向猫态的林烟雨时,鼻中还发出一个“哼”。

    见她真“粘”起了覃长昕,林烟雨感觉自己的猫毛都炸了起来。

    原主的占有欲好像影响到了她,她现在甚至想化出人形,把风纤尘拖下车结结实实揍一顿。

    谁知覃长昕却将风纤尘轻轻推开,慢条斯理道:“枕我胳膊的事,可不能让你庄师姐知道,她要生气的。”

    风纤尘秒消气,耷拉下脑袋跟个受惊鹌鹑似的点了点头,小声恳求:“对不起啊长昕姐,是我不懂分寸,长昕姐你一定要为我保密啊!”

    林烟雨甩了一下猫尾巴,心情莫名愉快起来。

    “庄师姐”是原文里风纤尘的官方cp庄静为,也是覃长昕的室友,如今她们正处在热恋期。但庄静为出身于规矩颇重的大世家,掌控欲很强,不允许恋人和其他女子有过于亲密的肢体接触。

    不过林烟雨刚甩完尾巴,就被覃长昕用力挼了一下脑袋:“你也是,不许再那么唤我。在人界期间,我是你的主人,不是你的‘小美人’,你要及早改口。”

    林烟雨喵呜一声作回应。

    得到覃长昕的保密保证后,风纤尘又看向林烟雨,抿了抿唇,还是忍不住问:“你真是妖界少主玄霖吗?”

    林烟雨虽然计划和她早点打好关系,但她现在不知怎的就是不想搭理这只半妖,沉默几秒,才闷声反问:“是又如何?”

    “怪不得你会知道‘沁血白璧’的事。”风纤尘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回到原位坐正后,取出了藏在身上的半块白璧,“那你应该也有另外半块白璧,对不对?”

    她掌心的半块白璧被一根红绳穿过,剔透无瑕,只有中心的位置晕开血色的纹路,看起来像是有人将一滴血滴在白璧中央。

    覃长昕眸光一变,立即结咒布置出一圈隔音屏障。

    见林烟雨不说话,风纤尘继续道:“母亲的遗嘱之一,是让我想办法去和妖界的姐姐相认,所以……我在目睹长昕姐被一阵妖风带入妖界后,就一个人悄悄潜进来了,没有找别的除妖师商量。舅舅从前告诉过我,妖界之主是我的另一位母亲,我身上流着她的血,所以哪怕我独自进入妖界,也不会受什么伤,要是遇到什么危险,监视妖界的母亲一定会来保护我的。”

    林烟雨没想到她居然会自顾自解释完,而且一点也不顾忌身边还有一个外人在。

    她想了想,用轻蔑的语气道:“本少主可不认你这个弱小的半妖妹妹。”

    不管在她生活的时代,还是这本书里,半妖的地位都相当尴尬。

    半妖既无法像妖族那样现出威慑力强的原身,也不能用人族的心法修炼,情绪波动大时,还容易失去理智,敌我不分地发起攻击。

    风纤尘挨了嘲讽,却并没有生气,而是不好意思地道:“我的实力确实不如你们妖族,不过母亲的遗嘱还是要依靠姐姐的帮助才能完成,姐姐可以和我相处一段时间,再考虑认不认我。”

    林烟雨重重一哼,把脸埋回覃长昕的衣服里,不管二人说什么都不理不睬,心里开始琢磨去人界之后的计划。

    原文是一部从头到尾弥漫着绝望气息的虐文,官配早早地be了,两对副cp的感情线也惨不忍睹,结局则是覃长昕弑姐上位后,孤独地维护着两界和平与安宁。

    林烟雨除了保住自己的命,还想为覃长昕改变命运,毕竟她们现在算是签了终身合同,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要小姑娘活得好,她的生活也差不到哪里去。

    然而原主在文里下线太早,并没有可供她参考的发展方向,她只能先按照记忆里的主线,想方设法跟在覃长昕身边,最好是尽早融入覃长昕的社交圈子,这样才能和她的言行、价值观保持一致,也就可以长期做她的妖侍卫。

    她得一直陪着覃长昕,成为覃长昕可以托付的同伴才行。

    隔音屏障还在,林烟雨思考未来时,覃长昕正和风纤尘说起家祭的事,末了,只听风纤尘叹了口气。

    “长昕姐,你还是早点回来吧,我真怕那个女人又要趁机欺负你。”风纤尘无奈道,“去年要不是庄师姐碰巧到覃家找你,你可能就被那个女人迷晕带到青楼去了!”

    这是原文里没有详写、但涉及到另一位反派的剧情,林烟雨立即竖起八卦的小耳朵,转过头开始听情报。

    覃长昕却笑道:“无妨,今年家祭父亲要赠我一件护身法器,庆祝我晋升为‘紫昙阶’除妖师。有那法器在,我就不怕她了。”

    “那、那你不担心她会趁机动手脚吗?”风纤尘有些着急,“她虽然是你的亲姐,可她这么多年一直在嫉恨你,连迷香都敢对你用,企图坏你清白,你爹又装瞎纵容她,她还有什么不敢的?”

    “她既然一心想让我难堪,我一直躲着也是无用的。”覃长昕摇头,“她喜欢欺软怕硬,那么我只要强过她就好……”

    “谁要欺负本少主的小美……小主人?”林烟雨故意问。

    “嗐,姐姐你不知道,长昕姐有个同父异母随母姓的姐姐,为人可恶毒了!”提起覃长昕的姐姐,风纤尘也忍不住插嘴,“长昕姐每年回去都要受她欺负,去年是中了迷香,前年是情毒,大前年……”

    “风纤尘!”覃长昕皱着眉打断话,“莫要再提。”

    “对不起长昕姐我知错了!”风纤尘马上住嘴,随后不断地朝林烟雨眨眼睛。

    林烟雨自然知道覃长昕受欺负的事,哪怕没有风纤尘的示意,她也会帮忙对付那位心理变态的恶毒姐姐。

    于是她化出人形,板着脸给了覃长昕一个拥抱,用力拍了拍她的后背,严肃道:“别怕!今年本少主罩你!”

    ※※※※※※※※※※※※※※※※※※※※

    看到评论说雨喵是猛虎撒娇哈哈哈哈哈哈哈!!

    雨喵穿书前是莫得感情的任务执行者,确实凶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