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夜未眠

    覃长昕应了声,温声道:“晚安。”

    林烟雨转过去后,覃长昕又闻到了淡淡的异香。她将睡欲睡时,猛然想起昨晚似乎也闻到了同样的异香,可白天却没有。

    小姑娘沉默良久,还是忍不住问:“烟雨,你的魂魄是否有损?”

    “没有。”林烟雨下意识答完,转而想到原主刚出生时的确魂魄有缺,忙改口,“小时候有,不过早就被我娘补过了。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你身上有锁魂香的味道。”覃长昕老老实实道,“昨晚我也闻到过,这时又闻到了,才敢确认。”

    林烟雨一愣,仔细嗅了嗅,还真有一股淡淡的异香,闻着非常温和,令人心安,她记得原主的卧榻上就有类似的味道,却一直没往锁魂香上想。

    锁魂香是一种能被封入体内的珠状固体香,又称“锁魂珠”,只有在夜里和阴气重的地方才会散发气味,用来将魂魄固于体内。

    像原主这种生来魂魄有残缺的妖,一旦离开锁魂香,就会神志不清,陷入混乱,最后魂魄离散而死。

    林烟雨回忆起原主在文里的死法,不禁打了个寒颤。

    难怪覃长昕只一剑就刺死了原主,恐怕是夜遥知将原主体内锁魂香的所在位置告诉了她,所以那一剑其实是将锁魂香刺破,散了原主的魂魄致其死亡。

    她走神想着这些事,覃长昕却等急了,轻轻拍了拍她,担忧地问:“怎么了?”

    “……没什么,你快睡吧。”林烟雨摇头,心想今晚又有事可做了。

    她得把体内的锁魂香换个位置。

    寅时一刻,横玉楼内。

    杨横玉缓缓睁开眼。

    周围一片漆黑,她伸手摸了摸,碰到一条毛茸茸的狼尾巴,握在手里捏了一下,带着睡意问:“几时了?”

    “寅时一刻,主人。”

    一个她不怎么熟悉的女声传来,是这条狼尾巴的主人,她新收的妖侍卫夜遥知。

    杨横玉慢慢坐起来,望了一眼窗外,头也不回地对夜遥知道:“与你定主仆契,害得我错过了比试,如今‘覃大小姐放妹妹鸽子’之类的话,想必已经传遍整座竹州城了。”

    闻言,夜遥知却道:“您并没有生气。”

    “我确实不生气。”杨横玉懒洋洋地道,“外界名声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重要的,比试也不过是打发时间,找些乐趣罢了。现在有了你,我甚至连覃长昕都不想恨。”

    “归根到底,她们不过是取代父亲,成为了我的出气筒,而你,是间接害了我的母亲。”她勾起唇角,露出异常残忍的笑容,“妖界少主或许只把你当工具,使唤来使唤去,你跟着我,却是要受数不尽的屈辱与折磨。你可后悔?”

    “从决定与您定契那时起,遥知便不悔。”夜遥知直起身体,态度依然恭敬,“不然,遥知不会将当年的记忆尽数给您看。”

    主仆血契定成后,妖侍卫和主人任何一方都可以用梦境的形式,将自己的部分或全部记忆呈现给另一方看。

    “那好,家祭之后,你跟我走,慢慢和人界的除妖师势力打好关系。”杨横玉道,“两界积怨已久,人族养精蓄锐十八年,妖界之主却归隐山林,人族讨伐妖界,是迟早的事。到那时,你便能与除妖师并肩作战,亲自手刃妖界之主,且能全身而退,继续留在我身边侍奉。”

    看过夜遥知的记忆后,杨横玉已明白这匹狼在妖界隐忍多年未动手的缘由,便是因着当年答应过母亲,要到人界报答杨怀笙的后人。

    这匹狼忠心归忠心,脑子却有些不好使,分明是她母亲坏了妖界之主的规矩,救下屠戮妖族的除妖师也就罢了,不但不将其藏起来医治,还将其带到妖主面前,请妖主收留。

    当时群妖在场,个个都是被除妖师屠了亲友的,恨不得扑上去将她们母女撕了,是妖主开恩,才留她一条性命,且允许她在身边平安长大,她却将妖主视为仇敌,连带着恨上脾气差但处处护着她的妖界少主,着实可悲可笑。

    有如此蠢笨又乖顺的妖侍卫在手,杨横玉瞬间感觉打压覃长昕变得无趣了。

    归根到底,她恨覃长昕,是因父亲在母亲杨氏死后不久,便将覃长昕的母亲娶进门,只是半年,便有了覃长昕。

    覃长昕若是个废物,倒也算了,可她偏偏生来天资过人,夺去了父亲的关怀。

    都说十月怀胎,父亲在杨氏前往妖界期间都做了些什么,杨横玉不愿细想,也无力对抗父亲和继母,只能将怒火发泄在妹妹身上。

    可如今覃长昕也已成长为紫昙阶的除妖师,又收了妖界少主为妖侍卫,她并不认为自己能再像以前那样讨得几分愉悦了。

    杨横玉边想,边捋起顺滑的狼尾巴,时不时掐一下。

    听到夜遥知刻意压着的痛哼声,她颇为满意。

    所幸,上天恰在此时赠了这匹蠢狼给她,让她有了离家散心的绝佳理由。

    次日清晨,闭目养神的林烟雨被覃长昕喊醒。

    她一睁眼,就看到小姑娘眼底发黑,显然是睡眠质量出现了问题。

    林烟雨有些懵,她记得昨晚明明苦口婆心劝了一大通话,小姑娘这是怎么回事?昨晚她睡前布置的灵气丝线也没动静,不可能是来过什么人。

    只是她还没问出口,覃长昕就问道:“过了家祭,你能否立即跟我回窥玄书院?”

    “能啊。”林烟雨一头雾水,不知道她为什么问起这个,“既然我答应要护着你,你到哪,我就到哪。”

    覃长昕点了点头,见她要坐起,忙托住她的后背,几乎是半搂着帮她坐正。

    林烟雨:???

    她仰头看向覃长昕,困惑问:“你这是做什么?”

    覃长昕抿了抿唇,欲言又止。

    林烟雨眨着眼睛观察她一番,联想昨晚的对话,似乎明白了几分,哭笑不得地在她手上拍了一下,安慰道:“我的魂魄没事,不用惦记!”

    覃长昕嗯了一声,起身给她让出位置。

    “你一晚上没睡好,是在担心我?”林烟雨边穿衣服边问,见小姑娘点头,心里顿时漾开暖意,忍不住解释道,“其实只要按时把锁魂香续上,就没事了。我们妖族的身体和魂魄都很强悍,你别想太多。”

    她顿了顿,又问:“那你突然问我去不去窥玄书院,莫非是要找那位‘庄师姐’给我续锁魂香?”

    她见覃长昕眸中闪过讶色,或许是没想到她竟能猜出这么多。

    “庄师姐专修制香制毒,你体内的锁魂香所剩不多,须得尽快找她配制才行。”覃长昕承认道。

    “你给我检查过身体了?”林烟雨愕然。

    昨晚她哄小姑娘睡去后,一直在集中精力控制妖气,调整锁魂香的位置,因着她不是专修精神类法术,所以没法分心关注体内灵气的动向。

    二人对视片刻,覃长昕先垂下目光,抬手遮住开始泛红的脸,低声道歉:“抱歉,我见你睡得沉,没有喊醒你,便擅自探查了你的体内情况。”

    林烟雨笑道:“这有什么好道歉的,不过下次最好还是叫醒我直说吧,不要因为担心耽误休息。”

    覃长昕松了口气,想了想,又道:“另外,锁魂香位置也要固定下来才好,如此,发挥效用时也能稳定些。”

    林烟雨的笑容僵在脸上,她扯了扯唇角,问:“你观察了我一晚上?”

    她一整晚都在调整锁魂香的位置。

    覃长昕莫名感觉她的声音有点冷,却又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怔怔地嗯了一声。

    “一晚上没睡觉??”林烟雨咬牙切齿,“我昨晚刚跟你说的保证睡眠质量你当耳旁风吗?!”

    对上她恨铁不成钢的目光,覃长昕下意识退了半步。

    林烟雨训话技能已经点起来了,然而看到小姑娘这退半步的动作,才到嘴边的话一转,语气也缓和不少,只是多了几分无奈:“我可谢谢你啊……”

    随后,她就看到覃长昕的唇角扬起一个弧度。

    像是得了极大的夸奖,小姑娘脸上挂着淡淡的笑,道:“不客气,应该的。”

    ※※※※※※※※※※※※※※※※※※※※

    林烟雨:她好可爱,我不能凶她_(:3」∠)_

    感谢在20210307 18:00:01~20210314 18:00: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感谢投出深水的小天使:粽粽粽 1个;

    感谢投雷的小天使:.. 3个;jean、铅笔菌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拾五不是十五 47瓶;汾阳 25瓶;漠宇紫 24瓶;子铭枫 20瓶;xgudhd 17瓶;lutz 15瓶;枫绯 12瓶;..、起名废不想起名 10瓶;喵呜丸、煙花易冷 9瓶;42506988 5瓶;纷繁 4瓶;管悦、天灰 2瓶;阿尔泰尔、桑桑 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