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恶毒女配出狱以后(一)

    我为沉霁杀了人。

    中了枪的男人身体里正不断冒出血来,慢慢地,逐渐在我脚边流了一地。

    而当我终于回过神来意识到这个事实时,已经是警笛声接连不断响起的时候了。

    刺耳的警笛声和周围哭声喊声等等杂乱的声响汇集成一团,不停穿过我的耳朵,一股股钻进我的脑子里。

    敲敲打打,响成一片。

    但我却莫名呆呆地站在原地,手麻疼痛到不行。

    无怪其他,因为眼前两人紧紧相拥,郎有情妾有意的一幕让我发现——

    我胡媚是真他妈傻到家了。

    爱了这个男人这么久,甚至为了他,我不在乎名声,不在乎别人究竟怎么看我。

    可以说,只要是能够让沉霁爱上我,不管什么事我都会去做。

    宛若飞蛾扑火一般,我不顾一切的最后,却是亲手成全了一对执手相看泪眼的有情人。

    呵。

    说到底,我还不如桌上那套杯具。

    至少到目前为止,它始终是完整的。

    而我,从戴上手铐被警察带走的这一刻起,我的人生或许就已经不再算完整了。

    后来,在法庭上最后一次见到沉霁时,脑子里猛然涌现出的无数画面,让我终于明白了造就了我这场可悲又可笑的独角丑剧的源头。

    因为我只是一本小白花女后宫文里的恶毒女配。

    甚至连我的名字,胡媚,都是为了更好对比出女主林天心的心地善良人畜无害,而刻意取自狐狸精的谐音。

    不,我或许还连女配都算不上。

    因为女配的定义一般是喜欢男主角的,然而,沉霁也并非是林天心的男主角。

    我在无数人眼下缓缓走向被告席,而我的眼睛却是一动不动地看着证人席上紧挨着林天心而坐的沉霁。

    在得知了到目前为止的所有故事剧情后,我很清楚,那不过是一个还没有得到的男人,所谓对爱人的无声占有欲而已。

    对此,我在心里轻笑出声。

    看来,沉霁你也不过如此。

    同时我也更为自己感到可悲。

    如今百步笑五十步,又有什么意义。

    说到底,我不过是为了自我蒙蔽,让那颗早已千穿百孔的心跳得好受一点罢了。

    最后,毫无意外,我被宣判服刑。

    我很明白,这就是沉霁所希望的。

    先是拯救自己心爱的人于水火之中,然后再顺手把另一个一直纠缠于自己,令他心生厌恶的恶毒女人送进监狱,简直是一举两得。

    所以才有了那把手枪。

    在无数的纷杂混乱中,恰到好处地出现在了我的脚边。

    就连那一刻,我一定会冲动开枪的着急心理都被他算计进了其中。

    当法官宣判结束,我转身被人带走的时候,我突然很想回头问他一句。

    沉霁,你会为我感到抱歉吗?

    念头一出,随后,我又不禁笑自己到了今天这个地步,竟仍保留着的那几分可笑的天真。

    就像是东郭先生救了被埋在雪中的狼,在被狼一口一口吃掉的时候,却还询问它,究竟为何要吃我的道理。

    不就是天真吗?

    埋在雪里的狼可能从始至终就不是真正受冻亟待救援的伤兽,而是静静等待其中,习惯利用他人心理伺机而动的残忍猎手。

    或许在它心满意足饱餐一顿后,还会在心里嗤笑一声,这人真蠢。

    啊,我可真是蠢啊。

    眼泪不受控制地股股流下。

    即使我双手掩面,都不能阻止泪水如同雨水般不停落下,逐渐透过指缝,最后在我的颈肩湿了一地止不住的态势。

    就仿若下了一场泼天大雨,而我只能眼睁睁看着那由我一直牢牢矗立的无数河堤,在我面前排山倒海般轰然崩溃的无助和惨烈。

    明明我已经渐渐脱离了剧情设定的控制。

    属于恶毒女胡媚的感情也在逐渐剥离的同时,慢慢开始消退。

    可我仍然会忍不住为了我这场一开始轰轰烈烈,最后却是惨淡收场的疯狂爱恋而感到刺骨的难受。

    仿佛已经刻入了骨髓一样。

    毕竟,我是真真切切地爱过沉霁的。

    直到今日,我仍然能够回忆起初见时他一身白衣黑裤,拥有着少有人会有的俊秀和干净气质。

    而后不经意抬头与他眼神相撞的那一刻,我心里那抹猛然诞生的悸动感觉,也是真真切切存在过的。

    可以说,沉霁从长相到气质,甚至包括他寓意冬雪初霁的名字,都是正好长在了我喜欢的点上。

    冬雪初霁,春光媚好。

    低头一笔一划在纸笺上写下这句突然出现在我脑海里的唯美诗句,当时我窃喜自己的幸运。

    多难得啊。

    在恰好的时间遇到了恰好的人。

    甚至有时我还会忍不住傻傻地想,这或许是老天把我所缺少的父母疼爱,用另一种方式补偿给了我。

    是命运,让我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

    然而,现在想来,这何尝不是剧情的设定。

    设定出一个正好能让我爱上的男人,让我怀着期冀和期望不断接近他,不管收到他多少次冷脸拒绝都不会轻言放弃,反而心里的渴望和不甘却与日俱增。

    宛若夸父追日,精卫填海,我执着地追求于一个不爱我的男人。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我的感情浓烈而疯狂,对沉霁的渴望在日复一日的坚持下,已然变成了一种融入灵魂深入内里的偏执。

    我告诉自己,或许只有粉身碎骨,才会让我死心。

    殊不知,这便是早已为我设定好的结局。

    一腔孤勇的最后,是被人骤然断羽折翅,跌得粉身碎骨。

    终于,为了沉霁,仿佛一支昼夜通明的蜡烛,我彻底燃尽了自己。

    爱与恨,不甘与悲痛。

    都在我最后一次为这份感情流干眼泪后,彻底烟消云散。

    或许,未来的某一时刻,在我回忆起那段日子的时候仍然会感到难过。

    可让我难过的,也只有那个敢于追爱,最后却换来牢狱之灾的傻女孩而已。

    不为别的,只是我到了今天才终于懂得,在这个世界上,真正愿意爱你,愿意疼惜你的人,就只有你自己。

    因为这,我也逐渐开始明白以前圈子里的有些人嘴里常挂的,“今朝有人今朝睡,只要谈钱不谈情。”

    是啊,谈钱多容易啊。

    既然这样,又何必要去追求虚无缥缈,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像云一样散去的感情呢。

    毕竟很多时候,感情还没有钱有用。

    仿佛经历了一场生死劫,大彻大悟之后的我换来了脱胎换骨。

    既然我在书里的剧情已经随着我成为了一名合格炮灰后,消失落幕。

    那接下来的属于我自己的真正人生,我一定会紧紧握进手中——

    由我来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