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青翎(H)

    她是一只通身雪白的白雀鸟。

    然而头上却长着一簇青色的雀翎,因而被其他小妖唤作青翎。

    尽管如此,瑶仙山上的其他小妖却都认为,青翎这只雀鸟妖一定不是只普通的雀鸟妖。

    因为山上也居住着许多由小雀小鸟一类修炼成精的小妖,但他们其中可没有一个是她这样化为原形时,能有地面上常见的那一簇簇还未成精的连翘那般大的。

    而且有小精怪曾听过地精爷爷感慨,说他数百万年都没曾见过这般漂亮的翎羽。

    妈妈呀,这可是活了几千万年的地精爷爷说的话!

    要知道,地精爷爷可是由瑶仙山的充沛灵气修炼而成的老精怪,活的时间比各自家里的祖奶奶祖爷爷都还长,所以从他嘴里说出的话,指定比自己的爹娘都还可信。

    于是,渐渐地,瑶仙山上便有传言道,别小看了青翎这只无爹无妈的小雀鸟,其实人家身体里说不定藏着传说中的远古神兽血脉呢。

    不信?

    那你见过其他的雀鸟妖头上有长过这般又长又漂亮的雀翎吗?

    呵,没见过吧,说你们一个个都是只愚昧无知的小土妖还不相信——告诉你们吧,只有百鸟之王孔雀,才会有着这样华丽漂亮的雀翎!要知道,孔雀可是与传说中难得一见的神鸟凤凰一脉相承,天生蕴含着属于上古血脉的厉害神兽。

    这么说,青翎的老子可不是老厉害了!

    呃,这么说也对。

    哎呀,那照这样看来,如果青翎这丫头若能勤奋刻苦地一直修炼,说不定终有一日就能羽化登仙哩!

    啥?羽化登仙、仙……啥仙?

    常年生活在这座靠近人烟,光有“仙”名而不见仙人的瑶仙山上的一众普通小妖们面面相觑。

    许久,一只小妖咽了咽口水,呐呐出口,“……也许,约莫是孔雀仙吧。”

    然而胸膛里的那颗心,却是激动地阵阵跳动——

    哇,成仙呐,这可是天大的事啊,是连他曾祖爷爷曾祖奶奶都没想过的事!

    终年盘桓着缭缭云雾的瑶仙山山顶。

    忽地,正中那棵巍峨屹立近千年的古玉兰树上跳下来一个白衣青冠的如玉少年。

    他的双眉似云剑,眼若含星,面似好女俊俏如画,浑身上下更是始终萦绕着一股玉兰花特有的清雅馨香。

    仿若羽毛般轻落于地后,少年慢慢走近崖边。

    看着眼前正随意坐在草地上,滴溜着漂亮的眼歪头打量层层云雾下,远处山下集市里人来人往的盛况的青翎,兰玉扑哧一笑,“原本我还担心,阿妹会不会因为山上小妖们的胡乱猜测而暗恼生气,到我的山顶来拿四周的花草发泄一通。”

    说完,他还煞有其事地转身环顾了一圈,然后才佯装点点头满意道,“看来挺好,一根不少。”

    坐在地上的青翎将少年眼底的狡黠和笑意看得一清二楚,顿时恼怒,瞪圆了眼睛。

    “兰玉哥哥,连你也打趣我——”

    佯装轻叹一口气,思罢,修长如玉的食指将鬓边些抹青丝撩至耳后,随后兰玉却端的是一副行云流水的人间书生做派,笑意盈盈地朝身前袅娜少女拱手道,“不敢不敢。”

    此时,往日的清朗音嗓化作了婉转动听的戏腔,句句袅袅,声声入耳,“小生不过一区区赶考秀才,得幸于贵府老爷赏识,不敢惹府上小娘子不痛快。”

    果不其然,逗得身前的小娘子一展欢颜。

    雪白的脸颊上那双原本因生气而气鼓鼓瞪圆的眼睛,不知何时化作了两道弯弯的月牙,宛若两架镶着银边的漂亮小船,盛满了细碎月光,悠悠荡进人的心间。

    “兰玉哥哥,你可真会取巧。”知道自己最爱听凡间话本演绎出的故事,如今才故意在她面前演了这一出。

    可如果真这般轻易就原谅了他,心里又气不过。

    可若是不原谅——

    唉,那不高兴的便不是自己,而又成了兰玉哥哥了。

    一时间,青翎发现自己竟是继续笑也不对,收了笑也不对。

    最终无奈之下,她暗恼地捏着自己的脸颊,将其拉扯成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方才昂起头来。

    干瘪瘪道,“你说错了,小娘子没有不痛快……”

    兰玉轻笑,依旧用着婉转戏腔答话,“既然小生没惹小娘子不痛快,小娘子又为何作这般愁眉苦脸的模样?”

    “哪有愁眉苦脸!小娘子都说了没有不痛快……”

    青翎立马反驳。

    说完,她又后悔了。

    缓缓伸出手来,比出一个小小的间距。

    垂头耷脑,“有也只是一点点啦。”

    “为甚?”

    闻言,少女不复方才的活泼,语气变得有些低落起来,“兰玉哥哥,我只是在想,不管是凡间的人,还是瑶仙山上的小妖们,他们都有自己的家。”

    “然而我,无父无母,甚至竟然连自己究竟还是不是雀鸟妖都不知道。”

    她终究是想要知晓自己的身世的。

    兰玉在心里微微叹出一口气。

    随后,他伸出手去,摸了摸少女的头顶,乌黑靓丽的秀发若绸缎般柔顺,他轻声道,“你只需要知道你是青翎。至于究竟为孔雀,抑或为青鸟,哪有开心快意活于这一世重要?”

    “青翎不过一个名字而已,而且还是其他小妖见我头上的翎羽为青色而随口取的。可你们就不一样,就像兰玉哥哥你的名字,不就是因为你的原形是一朵白玉兰花,所以才叫这个的吗?”

    “说到底,我可能就真是像话本里所说的那样,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说着,她不知不觉又恢复为了往日那般神纠纠气昂昂却分外惹人怜的小模样,兰玉便知道这倔强的小丫头又是在和自己来气了。

    他笑,“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可是大名鼎鼎的美猴王,而不是一只小小的雀鸟妖。”

    闻言,青翎猛地一愣。

    很快她又明白过来,随即带着几分羞恼地大声道,“兰玉哥哥,你又打趣我!”

    兰玉故意摇头装笑,“阿妹,明明是你不经逗。”

    “我不想理你了。”

    少女气鼓鼓地叉手背过身去。

    兰玉揽她入怀,温声道,“好好,是我之过错。”

    紧接着,他又开口问,“若你的身世真是像山上小妖说的那般,那你会盼你是孔雀,还是雀鸟?”

    闻言,青翎猛地转过身来。

    抬头兴奋道,“当然要是孔雀啊。”

    说出了这句埋藏在心里许久的心里话,白皙姣好的面容上的额间一抹翠都因着她此时内心的愉悦而微微发亮,“这样我就能成为百鸟之王,而且说不定有一天真就能修炼成仙呢!”

    说完,她竟化为了原形。

    张开雪白美丽的翅膀,一会儿飞向云间,一会儿又坠进茫茫白雾里。

    一时间,处处都留有她飞过的影迹。

    “能成仙人呐,这世间谁不想着成仙——”

    青翎的声音清脆悦耳,伴着银铃般的欢笑声响彻云霄。

    是独属于瑶仙山上的这只独一无二的雀鸟妖的欢快。

    许久之后,像是飞累了一般,调皮的小雀鸟撞进了一直含笑静坐在树下的如玉少年的怀里。

    古玉兰树受到冲击不禁猛地一颤,纷纷洒洒,落下了无数如白玉般美丽无暇的簇簇花瓣。

    “哎呀,好疼。”

    古玉兰树不曾叫喊过疼,反倒是这只始作俑者娇娇地先叫起疼来了。

    真可谓恶人先告状。

    “兰玉哥哥,你的手好凉。”

    不知什么时候,她又化回了人形,轻笑着嘤咛出声。

    真舒服啊。

    兰玉哥哥的手总是这般奇特,每每所过之处,总能在她心里掀起一股酥麻愉悦之意。

    青翎不住地仰起螓首,眼一会儿闭一会儿睁地看着头顶上那些亭亭玉立的洁白玉兰花,任由汩汩舒适之感犹如山间的热泉一般浸泡她的全身。

    兰玉看着怀里这只似乎生来便耽于像这般享乐的小妖,忍不住轻笑,“阿妹,你就这般喜欢吗?”

    修长如玉的手慢慢拂过雪白柔嫩的肌肤,缓缓抵至深处,直到抚上了那抹熟悉的绵软丰盈,方才停了下来。

    随后,他轻捂住饱满的顶峰,开始细细揉弄。

    “喜欢啊……”

    青翎被揉弄得浑身一颤,情不自禁呻吟一声,回答了他的话。

    然而很快,她感觉到那只原本一直紧紧扣在她腰间的手,竟在不知不觉中钻进了底下正汩汩流着水的穴口里开始缓缓插弄时,顿时被刺激得全身颤抖得越发厉害了。

    “兰玉哥哥——”

    甚至眼角都已经慢慢渗出了因愉悦与享受而生出的晶莹泪珠。

    渐渐地,白皙纤长的手指在花谷里抽送的动作变得有些急躁,也愈加深入,但兰玉俯首轻轻垂落在少女娇嫩如花的唇间的吻却轻柔似水,仿若在亲吻他爱重珍惜的珍宝。

    他缓缓伸手将少女身上的青绿纱裙褪去,然后手指轻勾往上一撩,下一瞬,山顶上原本正静静吹拂着满地花瓣的凉风便裹挟着将其带走。

    簇簇洁白的花瓣被风拂落梢头,落满了两人比玉更加白皙光莹的肩。

    少年的手指仍在花穴里作乱不停,渐渐搅乱了一池春水。

    青翎的全身越发酥痒得难受,难耐地呻吟了一声,随后弯下腰径自去解身下人的衣袍。

    “阿妹,你可真是急呢。”

    兰玉含笑,将手从穴里缓缓取出,任由少女将他的衣袍解开,握住那柄昂扬挺立的巨物。

    曾云雨了数次,都是对彼此的身体再熟悉不过。

    俯一将其对准自己翕合的穴口,少女便立即沉下身来,急切地将一整根都吞进了身体里——

    “啊……”

    “啊……”

    两人紧紧地搂抱住彼此,闭上眼深深轻吟出声。

    随后,兰玉慢慢睁开眼,眼底渐渐聚拢了一片无尽欲海。

    她让他进得好深。

    修长如玉的手轻抚上眼前被自己的巨物顶出一个圆圆凸起的小腹,轻笑,“阿妹,你今日可真是贪吃。”

    闻言,向来无所顾忌的小雀鸟妖也不禁微微红了脸,“……不知为何,我今日尤其想和兰玉哥哥做这般快乐之事……”

    说完,像是等不及要验证自己所说的一样,少女宛若骑马一般,径自扭动纤细腰肢吞吐起兰玉的阳物来。

    兰玉被她的起起落落激得忍不住微微仰首,感受着属于自己的一部分正被少女柔软紧致的穴口一次又一次包含吐纳,不断受到花谷里的充沛雨水阵阵浇灌和洗礼。

    少女每一次的泄洪都能激得他全身一颤,情不自禁和她一齐畅快呻吟。

    “兰玉哥哥,我好舒快啊——”

    身上之人的娇吟仿若这世间最动听的弦乐,修长的手指猛地扣住柔嫩的腰肢,然后开始逐步往上用力顶弄。

    而巨物的每一次深入,都能恰好顶进花穴深处隐秘的洞口。

    激得青翎只得扬起螓首,深深呻吟着再一次泄了一次身。

    许久,在一阵接连不断且愈发加快的深深顶弄后,兰玉终于情不自禁地大呵一声,随后猛然将自己粗长的巨物抵至花穴深处的狭长甬道,甚至还在甬道另一端冒出了小半个头,方才大开闸门,将股股精水不断喷射进柔软脆弱的甬道里。

    “啊——”

    青翎一边接受着他的精水浇灌,一边颤抖着全身再次抵达浪潮的顶峰。

    实在是太舒服了。

    细细品味着少年在自己身体里喷精和自身泄身刹那间交织出的灭顶快感,她无意识地伸手抚摸上自己逐渐凸成一个小圆球的小腹,感受着还不曾停断过的精水喷射,轻哼出声,“怎么又是这么多……”

    尽管嘴上这么不依不饶地说着,可底下的穴口却是逐渐越收紧。

    像是一滴精水都舍不得吐出来一般。

    兰玉忍不住笑,“我怕你是觉着吃少了。”

    噙着笑,他伸手缓缓抚弄着她乌黑亮丽的长发,端详着少女在自己日复一日的肏弄下越发娇艳明媚的芙蓉脸庞,身下那柄在方才极为勇猛的玉刃渐渐又开始缓慢地进进出出起来。

    随后,像是不满足于此,兰玉一边肏弄,一边抱着青翎站起身来,让少女紧紧环抱着古树,而他则紧捏住她的那一双挺翘的雪臀,以着这般腰臀紧密相贴的姿势,再次细密而又更加深入地狠狠肏弄了起来。

    “兰玉哥哥……”

    “啊……”

    身后一次又一次的用力挺送使得青翎紧紧环抱着的古玉兰树开始颤颤摇晃。

    而看不见身后之人下一次又会以着何种姿势抵达至自己的深处,更是激得她浑身颤抖不止,全身上下都覆着一层深深麻意。

    渐渐地,簇簇而落的花瓣迷蒙了她浸染着无边媚意的眼。

    终于,在身体里的那柄巨刃再一次猛然抵进自己的最深处,进而不断在里迸发出股股浆浊后,青翎放声溢出漫长的低吟,雪白的身体开始渐渐变得仿若桃花一般的粉红。

    看着眼前的花瓣正随着风一片又一片地缓缓旋落于地的美丽之景,仍沉浸在畅意云端的她忍不住渐渐看得痴迷。

    “青翎,你爱我吗?”

    身后,含着几分低哑的清润音嗓随着风吹进了她的耳朵里,闻言,少女有些微微发怔。

    随后,她忍不住扭过头来,含满温存后的无边媚意的那张芙蓉玉脸上写满了不解,“兰玉哥哥,你不该是唤我为阿妹吗?”

    “我是你的阿妹,如此这般,兄妹之间又岂能相爱?”

    渐渐地,那双美丽的眼眸里竟也盛满了深深的疑惑与不解——

    “更何况,爱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