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父母离婚记(三)

    二楼工作室的房门半隐着,我推门进去,便看见我爸正一如既往呆呆地坐在远处窗户边的阴影里,一动不动如木偶般看着远方,而工作室天花板上的一个个隐形音响还是固执地循环播放着那首熟悉的布列瑟农。

    ……真是熟悉的悲伤。

    尤其我耳边那道熟悉的伤感男声已然唱到“though  my  heart  would  surely  stay(而我的心留给你,它哪里也不去)”一句时,搭配着我爸此时寂寞无助的背影,我感觉我霎时间又忍不住有些心软了。

    有些无奈地扶额,我都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爸变相向我妈求和的计谋了,每每他们吵架后他就必然会上演一出这样隔窗远眺,断肠人在楼上的悲伤全景图。

    当然,要是我,我肯定是不会上这种破绽百出还老掉牙的当。

    但挡不住我家那位霸道总裁就吃这套,不,错了,是只要是这位小白花男主角下的,不管什么套,她都概吃不误。

    不过这次,我爸这朵盛世白莲花注定是心思万般,终究打了一场白白水漂。

    只见这位妥妥的背影杀男模一边转过头来,一边低声缱绻地唤着珍珍二字,然而在看清所来非人后,立马变了神色,蹙紧眉头问我,怎么是你?

    呵呵。

    除了我这个女儿如今还记挂着你,想着得赶紧来抢救你一下,不然你看,别的人谁来?

    我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然后在心里狠狠磨了磨牙,得了,这就是我老爸,否则除了他,谁还会有这样卸磨杀驴,翻脸不认人的嘴贱本事?!

    别东瞧西看的了,老妈早走了。

    怀着几分报复他方才嘴贱的不怀好意,我环抱双臂,噙着笑打破了他最后一点希望。

    果然,下一刻,音乐骤停,我爸猛地站起身来,然后快几步走到我身后,我随之转身,便看见他正站在门边,探出一个脑袋向四周不停张望。

    别看了,真走啦。

    说真的,我都有点不忍心了。

    看着老爸茫然无措却仍旧不死心寻找我妈身影的慌张模样,我无奈地捏了捏眉心,说实在话,我有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处理。

    毕竟这种两人吵了架,我妈不紧跟其后包容地退一步上来安慰,反而是先行离开的情形,在我印象里,是从未有过的。

    难道说,老妈这次是铁着心要离婚了?

    倏然,我被脑子里这个突然出现的想法给狠狠吓了一跳。

    猛然意识到自己上来究竟是做什么的,我赶忙走到正低垂着头颓丧地站在门边,被阴影挡住看不清神情的老爸面前,咬牙低声问道,爸,你究竟把老妈怎么了?

    敢情我都想拼命拽着我这位让我永远省不了心的小公举老爸的肩使劲摇晃,然后可着劲问他,你丫的是不是出轨了,是不是被外面的狐狸精勾走,背叛我妈了——告诉我,是不是,是不是!

    然而,我的话音刚落,我就发现我的声音卡住了。

    因为,我看到老爸哭了。

    大颗大颗的泪从他那双已经不再年轻的好看眼睛里缓缓落了下来,炸得我脑子一片怔然。

    说实话,照我妈宠我爸宠到能让他上天的这股劲,这么多年,我就没看他哭过几次。

    上一次哭我记得还是一两年前,那时候我爸非要怀疑我妈和她新招来的年轻秘书有点什么,后来我不放心他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大吨大吨偷偷喝醋,上楼去看他的时候,我蹑手蹑脚去拉开被子,便震惊看到他流的泪已然湿了半个枕头。

    联想到这里,顿时,我也不禁开始有些慌了——

    该不会,该不会,出轨的那人是老妈吧!

    当下,我便震惊地问了出来。

    看来,网上的那些调侃都是真的,王子和公主结婚后只会留下一地鸡毛,而霸道总裁终也有不再喜欢小白花的一天,骤然就会换了口味,改喜欢身边的小绿茶。

    完了完了,这样的话,老爸也太可怜了……

    然而,没等我把胸膛拍得哐哐响,告诉老爸,我一定会不遗余力支持他,为他找到老妈和那朵小绿茶替他主持公道,便听见老爸低低说了一句,不是你妈,是我。

    纳尼??

    !!!

    我简直——

    wtf!

    在我感觉我心里的火已经腾腾腾烧到了眉毛,努力压制着怒火的我又看到老爸痛苦茫然地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没有……

    无语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我微微调整了下自己的心态,准备好好盘问一下老爸,让他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起因经过统统告诉我,别弄得语焉不详,引人多想,最终害人误会。

    说不定,老妈就是被他的解释不清给弄得白白生了误会,才一气之下想着要离婚的。

    哦,幸好我没多想,因为还真就是误会。

    听完我爸一边抽泣着,一边打着哭嗝说完所有的起因经过后,我闭了闭眼,说真的,如今我已经不知究竟该怎么评价我爸。

    若不是因为我是他的女儿,我都想拍案而起,大声质问他——

    你不是圈子里鼎鼎有名的鉴婊达人吗?为什么现在突然出现个绿茶婊打着研究作词的幌子来跟你撩骚,你就看不出来她手上带了古驰了?

    关键是,还好巧不巧最容易惹人非议的那一两句歌词居然被老妈看了个正着。

    被看个正着就算了,要命的是,你还义正言辞说是在工作,叫她不要来烦你……

    对此,我只能垂下眼,叹气道——

    老爸,入秋了,天凉了,你也该凉了……

    或许是我和老妈一样决然失望的神情吓到了老爸,他惊慌地睁大了泪眼,随后又痛苦地慢慢低下了头,缓缓抽噎道,我只是觉得那段时间做不出来曲,头疼得厉害,心里很烦……

    就算你心里很烦也不应该——

    等等……好像是的哈。

    那段时间老爸好像把自己关在这里了好几天也没写出来什么东西,听老妈说打电话也经常不接,一心就想证明自己没有正在遭遇所谓的“江郎才尽”,整个人压力巨大,一度焦虑到老妈为此还特意抽空回来陪了他好几天。

    然而,谁也没想到,最后竟是陪出了个离婚……

    老爸,你那段时间是不是经常精力无法集中,整天莫名情绪低落,做啥啥不得劲?

    我问他。

    闻言,他愣愣地想了想,最后点头回我道,好像是。

    我带着几分悲痛与同情的神情看着他,然后告诉他一个事实——

    你可能是大姨夫,哦,不对,男性更年期到了。

    老爸很是惊愕,怔怔问道,男性更年期……是什么?

    我拍了拍他的肩,告诉他,就是你们这种上了年纪的人往往都会经历的一个阶段……哎,我想,只要你去跟老妈好好认个错,告诉她你之前遭遇了男性更年期,有些综合征反应,她肯定能理解的。

    说不定到最后,这场离婚风波也只是起了个小波浪,雷声大雨点小,最终不用费一兵一卒就平了。

    然后,我也能泛舟江上,如周公一般摇着羽扇,功成身退了。

    可就在我美滋滋地畅想着如此这般的美好景象时,老爸却倏然出声,我不去。

    我猛然转头,眼里满是不可置信,为什么不去?

    同时,心里想着——

    老爸,原来是我错看你了……

    枉你的女儿我如此信任你一场……

    然而没想,老爸竟也跟着我转头,还扭得比我更为厉害。

    仿佛小孩赌气一样,他用后脑勺对着我,然后气冲冲道,不去,我不会去跟她承认什么男性更年期,我才不会让她身边的那些小狗小猫们看我的笑话……反正不管怎样,我就是不去,我不去,死也不去……

    我滴亲爹啊——

    我无可奈何地抹了一把脸,这是笑话不笑话的问题吗?!

    我的爹,你要不赶紧去解释,好好认个错,说不定到时候成了下堂夫就更让人笑话了!

    然而事实证明,猫主子就是猫主子,明明很多时候都是它犯了错,但生起气来却表现得比铲屎官还要占理。

    只听哐当一声,我这个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谏官就被最终恼羞成怒的玄宗皇帝大佬给狠狠关在了门外。

    关门前,还冷酷无情地留下了一句——

    我不去,我知道你和你妈一向是一伙的,我不相信你。

    戳人心肺了哈!

    呵,老爸,我真是错看你了——

    原本我以为我费尽心力辅助的帝王只不过是脑袋空空的宋徽宗。但没想,你竟然比他还要过分,卸磨杀驴,诛杀忠臣,如今已然成了偏信奸佞,下令杀了英雄岳飞的高宗皇帝了!

    行,我不管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爱咋咋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