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恶毒女配出狱以后(四)

    早在叁年前,我就知道了。

    如果说,在一开始,刚被警察逮捕的时候,我还怀抱着或许有人能把我从这里救出去的天真念头。

    然而,在日复一日的绝望等待中,我已经开始隐隐有些明白,我这个傻子大概是入了沉霁为我做的局。

    一个无人能破的局。

    随后,在我进了监狱,成功成为一名合格炮灰,进而莫名开启了知晓剧情的新结局后,我才终于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了我如今的处境——

    插翅难飞。

    因为没有人能够救我。

    我的亲生父亲胡廷早已在开庭前就提前一步放弃了我,而唯一可能来救我的安叔却是在和我出事的同一天,遭遇了一场意外车祸,生死不明。

    所以,这就是这个世界为我设定好的必然结局。

    而到了今天,在日复一日狠心不减的自我逼迫与成长下,我也终于学会了坦然接受。

    或许真是磨难总能教会人成长,直至我彻底到达心灵绝境的那一刹那,我才恍然发现那些德高望重的老人嘴里常言的调整好心态,才能反败为胜这句话的重要性。

    是啊,这就像以前朋友圈里某些个心灵鸡汤大师常常转发的,“与其自怨自艾,不如自救。”

    “既然改变不了处境,那就只能改变自己。”

    曾经我对这些颜色浮夸的图文一笑置之,并自信地以为从来生活富足衣食无忧的自己绝不可能会有一天沦落到这般境地。

    然而,当初那个过于天真的自己却不知道——

    往往是这些从未想到过的,最终竟偏偏都成了事实。

    我自嘲地笑了笑,然后朝安叔摇头,说道,“就算安叔你那时候有能力把我救出去,可它也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来不了。”

    闻言,安叔猛地一愣,“可我找人翻来覆去调查过好几遍,那个死了的男人始终就是一个普通的醉酒司机……”

    随后他似乎是隐隐察觉到了什么,不禁眯了眯眼。

    “小狸,你说的他……是谁?”

    我没想自己竟因为情绪上头一时说漏了嘴,随即慌忙找补,“它就是……”

    就是……

    然而却没想,安叔竟若有所思地接过了我的话,“是沉霁吗?”

    闻言,换我愣了。

    是沉霁做的吗?

    说实话,其实我也不知道。

    回想小说剧情的最后,似乎只是着重描述了我这只恶毒炮灰是如何怀抱着悔恨,痛哭流涕地进了监狱,而对于安叔,就只提了一句“然而护着胡媚长大,任由她比带刺的玫瑰更加嚣张的管家安叔这一次却来不了了,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他戛然陷进了无尽的昏迷之中……”

    简简单单一笔带过。

    所以这件事,也会是沉霁做的吗?

    尽管我已经不吝于用最险恶的思想来猜测沉霁,毕竟按照惯性思维,只有让当时的我彻底孤立无援,我这个张狂至极的恶毒女才会成为拔了牙的笼中兽,再不可能翻起一丝风浪。

    但事实却告诉我,这件事有极大可能并不是他做的。

    所以我摇了摇头,轻声道,“应该不是他。”

    因为如果连安叔翻来覆去都查不出车祸背后的指使者的话——

    那唯一可能的,也就只有这个世界早已设定好的小说剧情了。

    安叔点了点头,“原本一开始我怀疑过可能是沉霁,毕竟你入狱这件事就是他一手造成,但是后来……”

    但是后来什么?

    安叔的声音莫名变得越来越低,以至于我根本没听清他最后到底说了什么。

    “小狸,你还爱沉霁吗?”

    我没想到安叔会紧接着开口问我这样一句话。

    闻言,我不禁有些怔愣。

    但仔细一想,是了,当年的一中校花胡媚爱新晋校草沉霁爱到人尽皆知,无人不惊讶于我对沉霁的执着与疯狂。

    或许在这叁年期间,我追爱不成反倒把自己作进监狱的愚蠢爱情故事已经成为了许多人茶余饭后的笑谈。

    不过,也无关紧要了。

    毕竟到了今天,那些对他们而言仍旧历历在目,仿若昨日重现的故事,对我来说不过是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留下的经验教训罢了。

    而印象里最初的那道仿若云上雪一般干净剔透,曾让我的心悸动不已的清俊身影也早已随着时间和感情的逝去,渐渐褪色成为了时光的剪影。

    似乎如今就只能用来证明我曾经对这样干净美好的一幕动过心而已。

    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

    从后种种,譬如今日生。

    但纵然如此,可直到今日不管我如何自我开解,也仍没办法全然消除我心里那抹对他残存的恨。

    没有人不会恨一个害了自己的人。

    何况,他还是故意的。

    所以就算我知道了那其实是剧情的设定,也仍旧做不到原谅。

    我做不到洗心革面让自己成为一个解自己之囊,慷他人之慨的圣人。

    圣人到甘愿为了所谓的女后宫大团圆结局燃烧生命,牺牲自己,哪怕最终被投进了监牢里也甘之如饴。

    可事实上,我也知道我没办法报复回去。

    因为到了今天,我已经很清楚自己的角色定位——

    一枚变相为女主角建设后宫事业添砖加瓦的恶毒女炮灰。

    这个生来注定的炮灰身份让我没有林天心他们那些书中宠儿的各种光环。

    纵然现在意外拥有了胡廷留下来的万贯家产,但一旦到了他们面前,说不定也是以卵击石,根本不堪一击。

    理智告诉我,如今我的最好选择便是远远避开林天心那些人,不触其锋芒,更不再搅进那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沸腾起来的浑水里。

    于是,我轻笑着摇头,答道,“安叔,以前是我太傻了。”

    “往后,我只想做一个悠闲度日的米虫,不会再去犯傻,为争得一个男人撞得头破血流了。”

    然而,安叔却像是未能信服,眼里仍隐有担忧,“小狸……”

    我不得暗自在心里苦笑。

    以前的我为了爱情仿若失了智一般的疯狂行为,想必已经给我周围身边的所有人都留下了根深蒂固的印象,我犹记得安叔曾委婉地向我表达过他希望我多去参加一些宴会,多认识一些新人,明里暗里的意思就是想让我不需要把目光都局限在沉霁一个人身上。

    可那时的我就真和被魇住了一样,眼里心里脑子里装的全是沉霁。

    操心今天送给他什么,明天该怎么做才能让他对我也笑一笑等等一系列事都来不及,哪还会让别的事占去我宝贵的时间和心神。

    现在想想,或许那个时候的我,在别人眼里不仅是发了疯非要大把大把撒钱倒追穷学生的蠢人,还是一个记吃不记打,被人甩了无数次冷脸也要腆着脸一次又一次贴上去的傻子。

    因而到底,也就只有安叔不同。

    他在一次两次委婉相劝却发现毫无作用后,于是便转换了方式开始替我出谋划策,转而帮我追起沉霁来。

    或许那时候他的心理就跟那种“既然你依旧选择了杀人,那我就为你递刀”的想法没两样,他是真心把我当作了自己的女儿一样疼爱,现在我甚至可以想到,当年我和沉霁在浮青山上的遇险从而导致的二人唯一一次独处的那件事,应当就是安叔千方百计为我创造出来的。

    和沉霁安然无虞地待着一个小空间里,从所未有过的贴身近距离,简直让那时的我觉得自己幸运得不可思议。

    然而,当时的我又何其可笑。

    不该是你的,终究也不会属于你。

    我看不穿佛家偈语里所说的莫要强求这句话其中的道理,却要秉着一股气执着地埋头撞进小说剧情为我设下的层层爱情迷障里,失了自己的同时,最终也险些害了我最后的唯一亲人。

    想到这里,我又不禁湿了眼眶。

    安叔为我母亲,为我操劳了半生,眼角的细纹,那些花白的头发无一不是最好的例证。

    然而我却又是一贯得寸进尺,总是仗着他对我的关心与纵容,次次要他替我烦心,最后他还要想方设法来为我全了我的美好爱情。

    说到底,都是我太过自私。

    总是想着自己如何,却不知道我的所作所为也会伤害到我周围的人。

    因为我,安叔甚至还无端遭遇了车祸……

    抬起泪眼,我看向安叔,一边哽咽,一边认真道,“安叔,对不起……”

    “往后,往后我一定不会再为了其他人伤害你,我也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闻言,安叔一震。

    轻轻闭了闭微红的眼,他伸手像小时候一样把我拥进他温暖的怀抱里,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轻声叹息,“小狸,你真的长大了啊……”

    鼻尖酸得越发厉害,终于,再也忍受不了的我在他怀里彻底哭出声来。

    安叔——我的母亲何其幸运,拥有你对她就算佳人已逝也依旧至死不渝的深爱。

    而我又何其幸运,得以从始至终都拥有着你对我分毫不减的关心和疼爱……

    自古就有训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因而羔羊跪乳,乌鸦反哺。

    从今往后,我不会再如同一个懵懂无知的幼童,继续任性地躲在安叔的羽翼之下——

    我会让一直以来的安叔护着我,变成——我来保护安叔。

    仿若经历了一场彻底的幡然醒悟,我慢慢从安叔的怀抱里抬起头来,在放纵自己最后一次自他身上吸取一丝令我安心到几欲流泪的温暖后,我缓缓开口,“母亲的父亲和母亲,也就是我的外公外婆,曾经在国外有名的郁金香之都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外公还特意在那里购置了一个酒庄,请专人将其打造为一个童话般的城堡,以此作为礼物送给我当时还未出生的母亲的庆贺礼物,可以说,母亲的整个童年乃至无忧无虑的少女时期都是在那座美丽的童话城堡里度过的……”

    这些事是母亲在她即将离世的时候告诉我的。

    但不是为了怀念过去,抑或是追忆往昔,而是她想要告诉我,她已经安排好了人为她替换火化后的骨灰,为的就是她要让自己葬在曾经那座承接了她的降生,更承载了她无数快乐回忆的美丽城堡,而不是胡家冷冰冰的陵园地底。

    以后,如果我想要去看她,就要去那里。

    随后,我把这件事也一并告诉给了安叔。

    一如我想的那般,话音刚落,安叔便猛地站起了身来,带得他身下的座椅都在地板上竭力擦出了一道尖锐的声响,他的出声很不平稳,有着小心翼翼的颤音,仿佛在准备询问一件对他来说珍贵至极的宝物,“小狸……那座城堡的具体位置在哪里?”

    我把那个埋藏在我心里许久的地址说给了安叔听,并告诉他母亲遗物里那把看起来分外古朴的金色钥匙就是能够用来开启城堡的钥匙。

    最后,我补充了一句,告诉他,“城堡的名字叫舒意。是以我母亲的名字来命名的,也和她的姓名含义一样,寓意着舒心惬意。”

    这不是母亲告诉我的。

    因为城堡根本就没有名字。

    她描述的时候也是简单地将它称作了童话城堡,仅此而已。

    但我想,它是该有名字的。

    因为它是为我母亲存在的,而我的母亲生在那里,长在那里,最后,也深深埋葬在了那里。

    而余下的今后,也将会有一个一如既往深爱着舒意的男人永远地留在那里陪伴着她。

    从此,舒意城堡里不仅会一直住着那位无忧无虑的美丽公主,而且还会多出一位永远爱她尊敬她,不管什么时候都会陪伴在她身边的忠心骑士。

    公主与骑士相亲相爱,最终美满一生。

    我告诉安叔的这些话,仿若一剂良药,让他整个人变得神采奕奕,神情迫不及待到似乎下一刻就会立马跑下楼,飞速赶去他心爱的人的身边。

    可最终,他还是稍作停歇,伸手摸了摸我的头,温柔笑道,“小狸,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我摇了摇头,“安叔,一直以来,该说感谢,该说对不起的人都是我……”

    下一刻,我努力绽放出一个绚烂至极的微笑,一边用力笑着,一边朝他挥了挥手,“安叔,你快去吧,母亲一定等你等了很久了。等你见到了母亲,替我向她说一声对不起,对不起我一直没能去看她,也请她原谅……”

    请她原谅我的私心。

    因为母亲,最后我又再自私了一回,固执地想要为你和安叔画下这样的圆满结局。

    安叔真的很爱你,这么多年,我一直看在眼里,感慨在心里。

    尽管你早已交代过我不能告诉他这件事,但如今我也仍然选择违背了你的遗言,将实情全然告知给了他。

    所以母亲,就当可怜你的女儿曾经也像安叔这般执着犯傻地爱过一个不该爱的人,让我将来不会眼睁睁地看到这个因为爱你而坚守了一生的可怜人最后却换来了与你隔海相望,异国分离的孤寂结局。

    闻言,安叔神情一暖,把又忍不住开始隐隐抽噎的我拥进怀里,在我头顶轻声道,“小狸,我会把你的话告诉夫人,但是我也会告诉她,你不是不想来,而是你一旦来了就让这座城堡暴露在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眼里,所以你不能来。”

    “我相信,夫人知道了后一定会原谅你的。”

    最后,安叔再一次朝我温柔地笑了笑,随即转身离去,步履不歇地奔向那座盛装着他的爱人的美丽城堡。

    凝视着他宛若阔别了家园多年的倦鸟终于归家一般的轻快步伐,我的泪一滴又一滴不断往下落,然而嘴角的笑容却越扬越高。

    果然,选择告诉安叔,放手让他走这样做是对的。

    叶落归根,为复仇耗尽一生的母亲会在弥留之际希望回到承载了她欢乐时光的故里,而安叔也一定会希望自己能守在心爱的人身边度过余下的最后时光。

    或许,最初他向我表达离别之意的时候就是这样想的。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我在心里反反复复不停念着这句古诗。

    然而,直至安叔离去的背影在我的视线里彻底失去了痕迹,我一直落个不停的眼泪也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尽管我告诉自己,这是为了安叔好,是我说的要保护安叔,也只有让安叔在那座无人知晓的童话城堡隐居,他才不会再一次因为我,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莫名受到伤害。

    可是我的眼泪却像是止不住一般,反而越流越厉害,或许这是因为我知道,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为自己所爱之人流眼泪了。

    平生惯作江湖客,竹杖芒鞋破晓行。

    至此以后,偌大世界里,山高水远,终只我一人踽踽独行。

    注:文末诗句为二次加工,谢勿考据~另,谢谢大家的评论,我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