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父母离婚记(四)

    那天,我像是不服输一样,和我爸赌着气跺着脚下楼离开了。

    一连一个多月,我都没再去找过他。

    当然,也没去找我妈。

    一方面是有点撂担子,表明我不想管了的意味,但另一方面……

    我确实不太知道究竟该怎么去管。

    毕竟俗话说的好,鞋子合不合脚,只有穿的人自己知道。

    婚姻这种大事,不管外面的人再怎么看,也就只有真正身处其中的当事人自己才清楚。

    所以我想,就算这事的当事人如今是我的亲爸和亲妈,当然也不可能会不一样。

    不过,我还是秉着自己是女儿,是爸爸妈妈小棉袄的本份,分别给老爸和老妈发了好几条消息过去。

    试探地询问老妈,这件事到底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告诉她,老爸其实已经知道错了,只是抹不开面子,不敢来找你认错而已。

    然后再义正言辞地告诉老爸,如果你还非得要硬端着不肯去找老妈好好认个错——那你就等着以后买后悔药去吧!

    然而我没想到的是,在一个普通又不平凡的清晨,说它不平凡是因为那时候我正跟我新认识的炮友兼灵感来源mark,准备一大早再好好温存一番时,我接到了老妈打来的电话。

    她告诉我,她和老爸今天正式登记离婚了。

    说这话时,她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或者是波澜。

    总之,很平静。

    平静到,让我忍不住觉得诡异。

    因而电话甫一挂断,我就伸手推开正趴伏在我身上准备时刻待命着,只要我一声令下就开始下沉的mark,然后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

    我开始急急忙忙地穿衣,同时扭头告诉mark,我突然有点事必须去处理,你自便吧。

    也不管这个刚认识一天的炮友在我走后究竟是会自己撸出来,还是去找别的人泄火。

    因为那都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了。

    毕竟,对于炮友,我从来都是选择的人帅活好的日抛型。

    穿好衣服出了门,我便立马开车赶往老爸那里。

    我暗自思量,就算离了婚,老妈估计也不会把我们家的那栋房子给卖掉。

    毕竟,那里面有她费了大价钱以及许多人脉为老爸打造的工作室。而且那里面,还有着许许多多到,已经数不清的我们一家叁口共同拥有的回忆。

    猛然推开门进屋,就跟我预想的那样,只有我爸在。

    环顾四周,尽管老妈没让她的助理搬走或是打包走什么东西,但客厅那盆被她精心养着呵护了多年的蝴蝶兰,终究是不在了。

    顿时,一股伤感之情浮上了我的心头,让我感觉鼻尖十分酸涩。

    抬头凝视着老爸呆呆坐在客厅沙发上的背影,我忍不住开口唤了他一声。

    一如我想的那样,听不到任何回应。

    害怕他估计又是在不声不响地独自伤心流泪,一股脑儿地把苦往自己心里咽,想到这里,我不禁快步走了过去,然而,最后的结果竟大出我的所料。

    老爸没有在哭。

    他似乎是和老妈办完离婚后,就径直从民政局返回到了家。

    手里紧紧握着那本暗红的离婚证,整个人仿若失了魂魄一样神游物外。

    就好像是没从刚刚不久前的场景里走出来一般。

    我静静在他身旁的沙发上落了座。

    也不出声主动说话。

    许久,我听到老爸带着明显的哽咽,轻声道,她把房子给我了……

    嗯,我点点头。

    所以她先一步搬走给你腾地儿了。

    接着,老爸又说,她把公司也给我了……

    嗯,我点点头。

    那是老妈为你创立的音乐公司,给你也是应当的。

    最后,她把你也留给我了……

    我点点——

    ??!!

    ……什么叫把我也留给你了?

    要不是场合不对,我都想对他和老妈来一场灵魂质问。

    您女儿我是个物件儿吗,就让你们这样给来给去的?

    不,不是,哪有这样说自己的……应该说——我早就满了十八了好吗?

    满十八就是代表着我早就独立了,既然已经独立了,那就不再是需要监护人照顾的未成年宝宝了,所以我完全可以自行决定自己去留的好嘛!

    跟老妈,跟老爸,又或者,谁都不跟,嘿嘿……

    但视线一触及到老爸那双和兔子一样通红的眼眶,我顿时又心虚万分地缩回了自家那只正准备在孝道边缘疯狂试探的脚爪子。

    算了算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以后我还是多多来看望看望老爸吧。

    然而,就在我拍拍手起身,准备照着一会儿百度到的网上菜谱来给老爸好好做一顿大餐,用以安慰和调剂一下他的心灵,并借此展示展示我的孝心时,我听见老爸喃喃自语,明明她都对我这么好了,我却还要和别的女人一起欺骗她……

    老爸,你今天才知道……

    等等——

    我猛地把原本打算调侃说出口的“老妈对你好”360度大转变给换成了一句几近严讯逼问的话,爸,什么叫你和别的女人一起欺骗妈?

    我一动不动地紧紧盯着他的眼,然而他却是有些心虚地不敢看我。

    顿时,我的心凉了。

    怪不得,怪不得老妈这样毅然决然地这么快就跟老爸离了婚——

    原来老爸他最后竟然还是出轨了!

    我咬牙切齿地问,什么时候的事?

    是当场被老妈抓住了吗?

    你和那个女人当时……

    我突然发现自己问不下去了。

    像是声带自己有意识地卡住了一样,让我不要去细究老爸和他那小叁的事。

    那一瞬间,有一种无力且失望的感觉席卷了我的全身,让我忍不住开始心疼我那远在千里的老妈起来。

    不知道一向爱夫如命的她知道这件事的当时是什么感受……

    我想,大概只会比我难受失望一千倍一万倍吧。

    或许是我下意识流露出的种种神情吓到了老爸,又或者这样的场景他也曾在老妈那里经历了一遍,他有些痛苦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许久,才哑声开口道,我原本没想要这样的……

    呵呵,妥妥的渣男本男了……

    什么叫没想要这样?

    电视剧里的渣男也没想到自己会同时爱上两个女人呢。

    说到底,都是渣男为逃避指责而找的借口罢了。

    于是,听不下去的我毫不留情地冷冷出声打断了他的话。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既然爸你经受不住诱惑和别人做了对不起妈的事,那就应该想到会有这样的结局。

    闻言,老爸猛地站起身来,颤着音,哭着声道,可我没跟她做啊——

    我跟连月娇根本就没做到最后一步……

    他无力地说完,缓缓地落回了座位,随后痛苦地伸手捧面低低哭了起来。

    神情痛苦到,仿佛是骤然失去了什么至亲之人一样。

    回想他刚刚的话,莫名的,我感觉在这其中似乎有什么为我所不知道的隐情。

    但一时之间,我又有点下不来台,毕竟刚才我说我爸说得太狠了。

    就差直接跳到客厅桌上指着他的鼻子骂,你丫是个渣男了。

    于是,我尽量适当放缓了声,以一种稍微还算是柔和的语气出声询问他,老爸,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