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情夫(六)

    叶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梦。

    尤其是在发现自己竟然是流着泪,却嘴角带笑地醒过来后,叶音连忙下了床,趿拉着拖鞋到浴室里,打开水龙头捧着冷水给自己好好洗了一把脸。

    她有些茫然地看着镜子,无声询问自己——

    为什么我会突然梦到宁羡和田可心的事?

    而又为什么,我会在梦里再一次听到谢湛对自己说的那些话?

    难道,在我的潜意识里,在我的心里,我也是认为我其实应该及早和宁羡坦白离婚,然后再跟谢湛重新开始吗?

    可是,我……

    “姐姐,你起了吗?”

    悦耳好听的男声冷不丁在身后响起,打乱了她的所思所想。

    仿若是为了掩饰什么一样,叶音有些慌张地拿起横杆上的毛巾擦了擦脸,随后从系着皮卡丘围裙含笑倚靠在浴室门边的男人手底下钻过去,同时低声道,“我得回去了……”

    陡然见状,谢湛嘴角的微笑渐渐消失,“这么早?”

    “不洗漱,就这么回去?”

    叶音猛地点点头。

    然而下一瞬,她便感觉到有人从身后用力抱住了自己,制止了她继续往前走的脚步。

    谢湛温暖至极的胸膛紧紧贴在她的后背,从头顶传来的如弦乐般动听的低沉男声里盛满了浓浓的失落,“所以,我精心给你做的早餐你也不吃了……”

    顿时,叶音情不自禁地心生犹豫。

    但很快,她又理智地稳住了自己的心神,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叶音隐隐觉得自己有种如果不尽早回去,就一定会发生什么不好事情的不详预感,“……阿湛,我真的必须得走了。”

    说完,叶音随即转过身来抬头定定看着谢湛。

    然而,就在她以为自己会看到谢湛露出失望或不高兴的神色来表示无声的抗议和拒绝时,谢湛却是缓缓露出了一个些微苦涩的笑容,定定看着她,开口轻声道,“姐姐,你应该知道,纵然我现在失忆了,但我还是不会拒绝或是拦着你做你想要去做的事……”

    叶音猛然一愣。

    随后,迅速转身,逃也似的走出浴室,快步下了楼梯,拿起门口柜子上的手包,开门匆匆离开。

    然而,直至叶音坐定在了出租车的后座上,她那仿佛空白一片的大脑里也依旧固执地不停回响着谢湛方才定定看着她认真说出的那番话。

    “纵然我现在失忆了,但我还是不会拒绝或是拦着你做你想要去做的事……”

    骤然之间,她突然就红了眼眶。

    强迫地逼自己转头凝视着景物不断变换着的车窗外,叶音伸手不停擦自己眼角不时滚落出的泪。

    但却是越擦越多。

    就像是被狠狠压制在她心底,但却是一日比一日越发反弹得厉害的感情。

    怎么办,谢湛就算失了忆,也依旧会爱上她,也依旧会对她给予无尽的包容和爱护。

    怎么办,自己就算是已经嫁了人,可她也依旧还是放不下,想忘也忘不掉。

    可尽管这样,尽管事实就是这样——

    他们也注定不能在一起。

    因为,叶音,已经没办法再和谢湛重新在一起了。

    许是实在看不下去了,一直时不时就看一眼后视镜的前排出租车师傅终于忍不住开口,“哭出来就好了,不管是失恋,还是其他什么难过的事,哭出来就好了,小姑娘,狠狠哭一场吧——”

    闻言,叶音不禁猛地鼻尖一酸,控制不住地哭出了声来。

    低低的女声里饱含数不尽的哀婉和悲伤,仿若被人剜去了身上最珍贵的东西一般充满痛楚,使得出租车师傅不禁收回视线,摇头轻声叹息——

    “哭得这么伤心,想来该是失恋吧。也真是造孽啊,不知道谁家的小子让这么个漂亮的小姑娘为他哭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