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4

    永夜 作者:回流之浮光掠影

    分卷阅读14

    。他拔掉塞子一口气喝掉了大半酒液,随后撕开辰渊的衣袍,将剩下的小半倒在辰渊赤裸的胸膛上。

    插着匕首的伤口被红色的酒液浸透,下一刻,兀离一手扣着辰渊的双手,一手握住匕首猛力一拔,伤口涌出鲜血,辰渊惨叫一声醒了过来,却被兀离压制着无法动弹。

    一阵暖光亮起,兀离专注地低声诵念治愈咒文。

    火烧般的炽热和剧烈的疼痛从伤口中蔓延开来,辰渊疼得发抖,神智昏沉,拼命喘息,浑然不知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

    不过片刻,伤口已经完全愈合,兀离看着在他身下双目失神仍在发抖的辰渊,突然就心软得一塌糊涂。他俯身亲吻着辰渊湿红的眼角轻声哄道:“好了好了,已经不疼了……不疼了……”

    熟悉的温柔声音安慰了辰渊的痛苦,他渐渐清醒过来,目光重凝聚在黑发金瞳的妖魔身上。

    也许是因为炎烈血酒的作用,兀离又回复成那个长发黑亮双瞳暗金的模样,华美、理智又强悍,那正是辰渊爱上他时的模样。

    第一次如此清晰地看见辰渊目光中的痴迷,兀离妖魅又得意地笑了:“你就这么喜欢我这个样子么?嗯?傻辰渊……”他低头,再一次吻住了辰渊的嘴唇。

    辰渊忽略了胸口的痛楚,他被这个黑发金瞳的妖魔迷惑了,完全沉迷在这个如梦似幻的深吻中。

    恍惚中,他又闻到了熟悉的香味,那是情欲的气味。他感到一双手抚上了他身体,从他赤裸的胸膛摸到腰侧,又从腰侧摸到了双臀,指尖挤进臀缝间,来回地摸着他高热的穴口。

    “唔……”辰渊模糊地呻吟一声,身体又开始发抖。

    兀离放开了他嘴唇,转而一路舔吻沾着酒液的肌肤,指尖顶入紧窒高热的密穴轻轻转动。辰渊闭着眼呻吟了一声,那声音绵长而变调,撩得兀离体内的一把邪火越烧越烈。

    兀离啃咬着辰渊红肿充血的乳尖,声音沙哑地说:“记得么,辰渊?我说过我喝了这酒你就死定了……告诉我,你想怎么死?”

    辰渊满脸酡红,仿若醉酒,他歪着头、赤裸着身体、金发散乱地躺在床榻上,缓缓张开了修长强健的双腿,双手握住臀瓣向两边分开,显露出那翕合的艳红肉穴。

    他蹙着眉,声音颤抖地对兀离说道:“干死我……”

    坚硬的性器顶开不住蠕动收缩的肉壁,缓缓插进最深处。兀离压开辰渊的双腿,腰身前后摇摆,由慢到快不停征伐。肉穴渐渐变得湿润起来,滋滋的水声越来越清晰。

    又涨又酥又麻,些微的痛楚和灭顶的快感同时如浪潮般从身体深处涌出,冲刷着辰渊的每一寸肉体每一寸魂魄,他在翻涌的情潮中不停地颤抖、呻吟:“啊……啊……好深……啊……还要……啊……嗯……”

    兀离压在他身上律动不休,又抽出一只手捏住他的下颔,冷声命令道:“看着我,喊我的名字。”

    在情欲的支配下辰渊完全无法反抗,他眼神迷离地看向兀离,张开嘴唇,喊出一直铭刻于心上的名字:“兀离……呜……兀离……给我……”

    兀离皱着眉,眼中的暗金光芒更沉了一些,手上的力道加重,下身的动作也更猛烈,直插得辰渊快意连绵、欲生欲死。他锋利的指甲在兀离的身上抓出道道血痕,血液的气味让情欲更加疯狂。辰渊身下一根紫红性器青筋浮现,怒放的小孔中不断流出清液。

    “啊啊——”不过千个来回,辰渊首先耐不住快感的侵袭,长长地尖叫一声,浑身颤抖地激射而出。

    兀离咬着牙忍过绝顶快感,将脱力的辰渊抱在怀里坐起来,托住他的湿漉漉的双臀,继续自下向上狠狠贯穿敏感的肉洞,一下又一下,顶得辰渊不住地晃动。

    辰渊刚射过一次,极为疲倦,他靠在兀离的怀中不停晃动、轻声呻吟,不久却又被干得渐渐硬起。

    就在他于欲海中沉沉浮浮的时候,兀离咬着他的尖耳逼问道:“说,你是谁的?”

    正是销魂之时,辰渊觉得自己几乎就要死在兀离的手上了。他挽着兀离的颈项,呜咽着答道:“是你的……是兀离的……干我……兀离……干死我……啊……”

    兀离真是恨不得就这样干死他,当下便扣住他狠吻了一通,下身则进犯得更加狂野粗暴。

    渐渐地,辰渊被干得神智溃散、浑身酥软,口中的声音也断续破碎、不甚清晰。若不是兀离抱住他,他恐怕就要软倒在床榻上了。

    “记住,辰渊,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此时兀离终于到了顶点,他低吼着暴烈地抽插十数下,便将那带着滚烫的精液统统射进了贪婪蠕动的肉洞中。

    “啊——”辰渊的快感早已积累到极致,被那浓稠的精液一烫,他后仰着身体狠狠一哆嗦,又射了出来。

    那一夜,他们做了很久、很多次,到最后辰渊已经完全承受不住了。他瘫软地伏在兀离的身下,双手被兀离扣在头顶,上身伏在床榻上,六支华丽丰满的黑翼全部展开铺在床榻上,任兀离肆意抚摸玩弄;他腰肢不住轻颤,浑圆紧实的臀部高高翘起,白稠精液从被干得熟烂的肉洞中淅沥溅出,流满了大大张开的性感双腿。

    兀离仍在不知疲倦地奋力抽插,卧室内满是暧昧淫秽的香气,辰渊只能昏沉地呜咽求饶:“不……啊……兀离……不要……兀离……呜……求你……”

    “最后一次,”兀离沉声说道,“最后一次,喝下去就放过你。”

    又过了数百下,兀离猛地拔出来,翻过辰渊抵在他的唇间激烈喷发。

    辰渊闭着眼模糊地呻吟一声,终是全部咽下了口中芬芳又苦涩的液体。

    之后,辰渊陷入了从未有过的疲倦中。沉沉昏睡之时,他似乎听到一把温柔的声音在耳边缓缓低语:“琊迹想要你的翅膀,所以我杀了他……辰渊,我不会让任何魔族伤害你,我也不会把你让给任何魔族,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辰渊……我的辰渊……”

    第十五章  岁月悠长

    辰渊昏睡了很久很久才醒过来。醒来后,一睁开眼就看到将他搂在怀里的美丽妖魔。

    柔情溢满心间,他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好一会,才记起来打量四周。

    他们正处于一个寂静、空旷又昏暗的山洞中,头顶与四周的洞壁散发着点点微光,斜前方一条长长的甬道不知通往何方。

    兀离揽着他半靠在山洞深处的石壁上,身下浅浅的潭水没过脚踝。兀离的长发又恢复成了黯淡的灰色,他闭着眼,有淡淡的光芒从他的胸口陆续飘散出来,在空中缓缓凝聚成辰渊不认识的符号后,又再次没入他的胸口。

    辰渊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景象了,他知道,兀离正在修复自身魂魄的核心程序。他们虽然共享了生命与力量,但由于魔力与肉身的构成大相径庭,兀离的完全恢复很大程度上只能依靠自己。

    这时候,如果辰渊突然出手,兀离将毫无生还

    分卷阅读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