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

    书名:永夜

    作者:回流之浮光掠影

    文案

    《永夜》

    ——《神魔》番外

    BY 回流之浮光掠影

    魔幻 互攻

    一个关于守护与爱情的故事。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强强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兀离,辰渊 ┃ 配角:博古,琊迹 ┃ 其它:魔幻,互攻

    第一章  魔君傀儡

    新魔纪元年,魔君兀离以魔都之外的整个魔界向火焰之主献祭,借助最初与最终的火焰之力,开辟异空、创造新魔界。

    九百九十九夜之后,创世的尘烟散去,新魔界的天空仍然如旧魔界般深邃漆黑,但双月同辉,繁星璀璨,无限可能蕴藏于永夜之中

    新魔界诞生之后,魔君又以无上魔力将旧魔都迁入新魔界中央,残存魔都的魔族移居广阔的新魔界之中,魔都高塔镇于界印之上,兀离再次君临魔界。

    身着绛紫衣袍的魔君立于高塔之上,俯视着这由他创造出来的残酷新世界,厉风呼啸,扫荡着一望无际的地平线。

    魔君兀离说道:“辰渊,你看,这是我为你创造的新魔界,更广阔,更强大,也拥有更多可能,你喜欢么?”

    立在他身后的黑衣金发的侍卫冷淡地答道:“喜欢。”

    “你知道什么是喜欢么?”

    “不知道。”

    兀离微微回头看了他一眼:“傻瓜。”

    “我不傻。”

    兀离笑了,他转过身伸出手:“到我这里来,辰渊。”

    辰渊依言走了过去,兀离将他一把圈在里怀里。魔界的风很冷,但是兀离的怀里却异常的温暖。辰渊骤然被那温暖侵袭,极不适应地轻颤了一下。兀离却将他抱得更紧了些,仿若自言自语般说道:“辰渊……明明你的魂魄已被我封印,明明我已经拥有你的身体,主宰你的命运,为什么我还是不满足?为什么,我还会怀念以前的你?”

    “我不明白。”

    “是啊,你不明白,魂魄被封印的你怎么会明白?”兀离淡淡地说着,一道殷红的液体从他的左眼缓缓滑落了下来。

    辰渊看着那滴红色的水滴,问道:“你哭了?”

    “呵,怎么可能?妖魔是没有眼泪的。”

    “那,这是什么?”

    “这是血啊……妖魔只会流血……”

    辰渊冷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微微倾身舔去了他脸上的血迹:“不要哭,你的血带着强大的魔力,会引发骚乱。”

    兀离任他舔掉了血迹,亲了亲他带着血腥味的嘴唇:“明天,我带你去灵泉解开封印。”

    “好。”

    兀离摸了摸他柔软的发梢,轻轻叹了口气:“新的魔界已经诞生,我的心愿已经达成,我累了……我等着你,清醒过来后,杀了我……”

    辰渊冷冷地说道:“我不会杀你。”

    兀离淡淡地笑着:“你会的。”

    辰渊似乎有些恼怒,声音越发冰冷:“我不会。”

    “封印解开后你就会了。”

    辰渊的双眉都拧了起来:“那就不解开。”

    “你不是想知道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不是想去魔界外面看看么?不解开封印你永远也做不到,我会永远束缚你,囚禁你,将你变成我专属的傀儡……”兀离轻轻亲吻他的嘴唇,“这样你也愿意么,辰渊?”

    辰渊没有回答,反而说道:“我不想杀你。“

    兀离静静地与他对视,那双斜飞的长目中微光闪动,似有绵绵情意与彻骨悲伤铭刻其中。

    辰渊的脸色柔和了一些,他不自觉地说出了一直藏在心里的话:“我在这里,永远陪你。”

    兀离看了他好一会,才摇了摇头:“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辰渊终于伸出了手回抱住兀离,他们的体温完全交融在一起,辰渊说道:“我不知道,但你知道。”

    兀离有些迷惑地看着他:“……为何你被封印了魂魄反而变得如此温柔?太不真实了,那个将我打得半死,几乎毁掉魔界的傲慢妖魔去哪里了?”

    辰渊一字一字的说道:“我在这里,这就是真实。”

    “总有一天,你还是会醒来。”

    “你吞掉我的魂魄,我就永远不会醒来。”

    兀离惊讶地看着他,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你……说什么……”

    “愿将魂魄献于你……兀离……”

    心潮澎湃,兀离终于忍不住吻了上去。他将怀里英俊冷漠的妖魔紧紧圈住,唇齿剧烈交缠,掠夺着他的气息。

    辰渊低吟了一声,却又不做抵抗,他顺着兀离蛮横的力道,被压在了高塔露台的地上。魔界的风仍在呼啸,他的身躯却如火烧般炽热。兀离压在他的身上,撕裂他的衣裳,一下一下地舔咬着他赤裸的皮肤,他情不自禁地将手搭在兀离的腰侧,似拒还迎地沉迷在这熟悉的情欲里。

    兀离的真身是魅魔,本性淫靡,极易动情,此时不过与辰渊斯磨了一会,便魅态横生。他长发散乱,皮肤泛红,暗金色的双目中波光滟潋,全身散发出似有若无的勾魂香气。

    辰渊被他撩拨得眼睛发红,身体一发力,便将这勾魂夺魄的魔君压在身下,他将手从散乱的紫袍中伸进去,摸到了光滑修长的双腿,和双腿间微微湿润的密处。

    辰渊反复摩挲那湿热的入口,沙哑地说道:“让我进去。”

    兀离半眯着眼笑道:“好色这一点倒是没变……呵……别急……”

    辰渊急切地又说一次:“让我进去。”

    兀离勾着他的肩膀,凑到他的耳边呵着气问道:“为什么想进来?昨夜我做得你不舒服么?嗯?是谁求我快点?”

    辰渊的脸上浮上一抹可疑的红晕:“……先让我进去……”

    兀离丝毫仍不愿放过他:“然后呢?嗯?”

    辰渊低声说了半句:“然后你再……”

    兀离轻咬着他的尖耳,笑着道:“淫荡的辰渊啊……你果然还是适合被我永远囚禁在这里、夜夜玩弄……”

    “快点……让我进去……囚禁我……快点……啊——”

    兀离再次翻身将辰渊压住,一手抓着他手扣在头顶,一手下探,肆意抚摸炽热的欲望:“呵呵,你先让我满意,我再考虑给你奖励。”

    辰渊极不情愿的皱着眉,却又缓缓张开了双腿:“快点……”

    魔都高塔的寝宫之中,衣袍散落。

    魔君将他强壮性感的傀儡压在柔软的床榻上,反反复复地侵犯那糜红淫乱的密穴。那傀儡的手抓在魔君的背上,尖利的指甲划破魔君的脊背,血液点点渗出。力量与情欲的甜美香气弥漫开来,却又被一道无形的结界封住,锁在了寝宫之中。傀儡完全被那浓郁的香味迷住,脸色酡红,宛若醉酒。

    “辰渊……我的辰渊……”

    “嗯……兀离……啊……”

    “辰渊……你里面好湿、好热情啊……”

    “兀离……兀离……呜……”

    “我突然改变主意了,我不想解开封印了,你就留在这里,永远陪我吧……”

    “不要解开……兀离……不要解开……”

    “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