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7

    将兀离扶正坐好,冷冷地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把果实摘来。”说罢,他展开翅膀,刷地飞向那棵不知名的老树。

    辰渊在重重的叶子中绕着树飞了两圈,挑了三串最饱满鲜艳的果实摘下,然后便飞回。

    他看见在离树不远处,一只巨大的褐色独角獏正埋头啃食地上的草叶,它背上坐着一个蒙面的妖魔,在那魔族的旁边悬浮着一个陌生的褐发妖魔,那妖魔右手按胸微躬身体,对蒙面妖魔优雅地行了个礼。蒙面的妖魔与陌生的妖魔四目相视,仿佛有种默契流动其中。

    辰渊瞬间就愤怒了,他不经念咒与结印直接施展魔法。一道闪电凭空出现,迅疾地射向那个陌生的妖魔。

    下一瞬,那个妖魔的身体被耀目的闪电击穿,发出巨大的轰鸣声,他的身体却化为淡淡的虚影消散空中——竟是一道幻影。独角獏被闪电惊吓,驮着背上的蒙面妖魔拔腿狂奔。

    辰渊冷着脸,皱眉四顾,并没有发现其他的踪迹。他展翅追赶,飞回独角獏的背上,勒停了狂奔的独角獏,再看那个蒙面的妖魔,除了被颠簸得喘息有些急促外,一双眼睛平淡冷静,并没有半分惊吓。

    辰渊扬起手,想给这个本性淫靡喜欢勾引的妖魔的一个耳光,右手举起却打不下去。他左手还兜着那三串果实,右手僵在半空,成了一个滑稽的样子。

    兀离侧着身体看了他一会,又闭上眼向后缓缓靠进他的怀里。

    辰渊只觉怀里一片温暖,心里一软,怒气也就渐渐平息下来,那只举起的右手最终缓缓落下,轻轻搭在兀离的腰间,将他完全护在自己的怀里。

    蓝月北巡的时候,辰渊停了下来,他让独角獏自行去觅食,抱着兀离飞到了树上。

    辰渊布好了结界,解开了蒙面的面巾,他又尝了一个之前摘下的果实,确认果实味道甜蜜灵气浓郁。随后,他将那些果实一个一个喂给了兀离,兀离乖乖地吃着他递到嘴边的果实,柔软的舌尖偶尔会扫过辰渊喂食的手指。

    辰渊的心里一动,情欲就这么翻涌起来,他盯着兀离的嘴唇,眸色渐深。

    兀离敏锐地注意到了他的异样,一双暗金色的瞳孔看了过来,一点点的疑惑,似乎还有一点点的笑意。

    辰渊有些恼怒,他粗鲁地将手中的果实喂完,将兀离抱到了自己身上,拉开了自己的衣襟。在他露出的脖子上,有一处深深的齿印,这是每一夜给兀离喂血留下的伤口,因为总是未愈又再度被咬破,所以痕迹一直没褪下去。

    他将兀离压在自己的肩颈边,然而兀离只是舔了舔他齿印,并没有咬下去。

    辰渊问道:“不要血?”

    兀离轻轻摇了摇头。

    辰渊不再说话,只是双手开始拉扯他的衣袍。兀离岂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当下便放松身体,柔顺地任他动作。

    辰渊倚坐在树干上,解开了兀离所有的衣服,将他抱在怀里来回抚摸。兀离的双手环着在辰渊的颈项上,在他耳边轻轻喘息。

    辰渊摸了很久也很深入,直到将兀离摸得全身泛红,轻轻颤抖了才将自己深深地埋进去。兀离的密穴里已经很湿很软了,媚肉将入侵者含吮着不住蠕动,淫水将两人的结合处弄得精湿的。

    兀离双眼迷蒙,腰身款款摆动,舌尖一下一下地舔着辰渊的薄唇,浓烈的香气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极大地催发了情欲,辰渊粗暴地动作起来,全进全出,恨不得把怀里的妖魔生生弄死。

    兀离瘫软在他的身上,一张沾满情欲的脸上满是欲生欲死的痛苦表情,呼出的热气吹拂在他的颈间,又麻又痒。

    辰渊看着那张脸兴奋到了极点,他扣着兀离劲瘦的腰身,不知疲倦地进攻,身下的枝干摇晃着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嘎声,却无法阻止这狂乱的情欲。

    漫长的交欢中,兀离头枕着他的肩,双手双脚缠在他的身上,闭着眼睛剧烈地喘息,一副不胜蹂躏的模样,辰渊掌控与掠夺的本能被极大地满足,快感也达到了极致。

    高潮来得十分猛烈,辰渊嘶吼着射出的时候,兀离身体后弓着痉挛,双腿盘着辰渊的腰,脚趾蜷缩,密穴绞紧,淫水淋漓。辰渊被刺激得气血翻涌,忍不住一口咬在眼前白皙身体的艳红乳尖之上,狠狠吸吮那温热甘美的血液。

    暴烈的高潮过去后,辰渊和兀离都有些脱力,他们抱在一起喘息了很久,兀离低下头一下一下地舔着辰渊嘴唇上的血迹。

    辰渊回过神后发现兀离仍然没有射,他的性器硬挺着,湿润的小孔沁出一点点透明的清液,看起来十分可怜。辰渊用手轻柔地抚弄他的性器,淡淡地问道:“想射么?”

    兀离抬眼看向他,那眼神很复杂,似乎渴望,似乎畏惧,又似乎不可置信。

    辰渊继续问他:“能射么?吃饱了么?要血么?”

    兀离怔了一怔,随后缓缓点了点头。

    辰渊微微侧头,露出了那个总也不能痊愈的鲜红齿印。

    第八章  心甘情愿

    柔软的唇舌吻在颈上,利齿刺破皮肤,血液被吸食,身体感到了疼痛,辰渊微微皱着眉揽住怀里妖魔的腰身,抑制住自己想要推开吸食者的本能。

    不同以往的短暂,这次兀离吸食的时间特别久,辰渊觉得有些昏眩,眼前的树影都有些模糊起来,这是血液与魔力大量流失的信号。他靠在树干上平静地想这样很危险,是的,很危险,纵容一个仇敌无节制地吸食自己的血液与魔力,不吝于自己将自己的生命双手奉上。

    但是辰渊仍然没有推开吸食者,他轻轻地抚摸吸食者赤裸的腰背,那温暖起伏的触感让他满足又迷醉。

    几不可闻地叹息一声,他闭上了双眼。

    很久,颈上的唇齿离开了,辰渊觉得身下一空,他反射性的睁开双眼,却被兀离捧着脸吻住了,带着自己血腥味的舌尖闯进了他的口腔,将他的齿列一一舔过,再纠缠着他的舌头来回搅弄。

    这是他解开封印苏醒过来后,和兀离的第一个吻,一个带着血腥味的深吻。

    辰渊尚未从这个吻中醒过神来,身体就摔在了松软的物体上,身下传来细碎清脆的断裂声,却是一层厚厚的落叶。显然,兀离恢复了一部分的力量,已经能将他们瞬移到地面之上。

    一吻结束,辰渊睁开了双眼,兀离浑身赤裸地压在他的身上,黑发披散,嘴唇红艳,双眸闪着暗金色的光芒,浑身散发着致命的香气——这情景就像他被囚禁的七万年里夜夜见到的那样。

    辰渊皱着眉,伸手想推开身上的妖魔,却被那妖魔轻易握住了手腕。那妖魔并没有用力,只是低头用舌尖从他的手腕内侧滑舔到了肘内弯处。

    辰渊浑身一颤,咬着牙才没有发出声音,他呼吸急促起来,被捉住的右手伸也不是,缩也不是。

    兀离从他的右手开始,一点一点解开他的衣衫,吻遍他的全身。尤其是双腿间那个多年不用的地方,被那柔软的舌尖重点照顾,极其深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