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0

    “虚无。”

    “这是保持清醒的必要条件,也是进化的代价。”

    “我并不想支付这个代价。”

    “你被虚假的欲望迷惑了,只有生存才是最高目标。”

    “一个简单的问题,如果堇野向你要求你的世界作为礼物,你将如何?”

    “他不会知道我的世界。”

    “如果他知道呢?”

    “……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旅行者博古,你并不如想象中的坚定。”

    “守护者兀离,你真是不讨人喜欢。”

    第十一章  吾之所求

    辰渊的第一反应是兀离遇到了危险。

    他怨恨兀离擅自离开自己身边,又恼怒自己在兀离身下过于沉迷,放松了警惕。他一身怒火地找遍了那片浅海,又折回森林寻找。他袭击所有看起来有嫌疑的魔族,他用狂暴的风雷魔法重伤他们,他将森寒的长戟顶在他们的喉间,威胁逼问。

    所有的魔族都畏惧他的怒火,臣服于他的力量,但没有任何魔族知道兀离的下落。

    他不得不正视一个可能:兀离并不是遇到了危险,他是逃开了。他得到了他的身体,他玩弄了他感情,他已经不想再留在他的身边。

    这个可能让辰渊伤心又痛苦,却又无可奈何。

    要知道,兀离身为新魔界的创造者,没有任何妖魔比兀离更了解这个世界;如果兀离是故意逃避他,那他想要找到兀离,太难,太难。

    就在辰渊一脸阴沉地在森林里漫无目的地游荡、肆无忌惮地破坏的时候,有一个不知死活的魔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那妖魔的长相看起来是个普通的魔族,浅灰色的眼睛,褐色的头发,却从容地向他行了个优雅的抚胸礼:“尊敬的魔君陛下,你这样在森林里大肆地破坏并无意义,请停止。”

    辰渊认出了他,他就是那个在果树下向兀离行礼并与兀离默契对视的陌生妖魔。

    “他在哪里?”辰渊的攻击和他的声音是一起到的,但是和上次一样,这个陌生妖魔只是一个幻影,在被辰渊的魔法击到的一瞬间就消散了。

    “他从未离开过,”一个声音在辰渊的身后响起,“只要你回头看一看。”

    辰渊几乎是不假思索地飞向了无念海边,他的翅膀扇起强风,刮得森林里的枝叶哗啦作响。

    他向着东方飞行、飞行。群星在头顶急速后退,森林在身下一掠而过,越来越清晰的海岸线出现在视野中。

    近了近了,他渐渐看见了海滩。在那个他们曾经留下美好回忆的银白沙滩上,有一个孤单的身影面向大海坐着,轻柔的风吹动他灰白色的长发,几点淡淡的荧光绕着他缓缓飞舞。

    辰渊用一个急速大回旋结束了飞行,落在那身影的面前。

    他看见一双极浅的琥珀色眼睛,平淡而冷静,带着洞悉一切的寂寞;再不是他记忆中那双华美深邃、睿智自信的暗金色眼眸。

    他不可置信地注视眼前这个面目全非的妖魔,一语不发。

    那妖魔看到他却缓缓笑了起来:“你回来了。”语气平静得似乎之前的不告而别从未发生过。

    辰渊扑上去扣着他的颈项将他压在沙滩上,表情凶狠地说道:“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你!”

    兀离闭上了双眼:“我说过,我等着你杀了我。”

    辰渊又气又恨,却又不知说些什么。他阴沉着脸,刷地撕开了兀离身上的衣袍。

    白,不正常的白,白得近乎透明,近乎虚幻,却又纵横着十数道狰狞的、大小不一的裂纹,那些裂纹不规则地裂开,边上的皮肉翻卷起来,发黑溃烂。真该庆幸这海滩地处偏僻,没有任何强大的妖魔嗅到这几乎可以等同狩猎信号的腐朽气味,否则以兀离现在的情况,被猎杀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辰渊两眼发红、声音颤抖地低吼:“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你的身体之前不是恢复了么?怎么回事?你说!”

    “这个身体正在死去。”兀离说道,“因为我强行剥离了一道程序。”

    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辰渊的心头,他下意识地追问道:“什么意思?”

    “辰渊,其实我并不是魔族,我只是上一劫浮暝界的一道守护程序。”兀离半睁开眼睛,看着辰渊平静地说道,“浮暝界毁灭殆尽后,守护任务失败,主人在最后一刻释放了我。我在虚空中漂浮流浪,遇到了那一位并向他许愿,希望能弥补心中的遗憾。所以我被送到了遥远时空之外、即将崩溃的旧魔界,并得到了一具刚死的魅魔的身体。在千万年的时光里,我按自己的愿望毁灭并重造了这个世界,并保留了旧魔界的生命与文明。然而这个新生的世界并不完善,它十分脆弱且没有自主意识,没有办法自行抵御任何侵害。为了修复这一缺点,必须为这个世界植入一道程序,并以这道程序为核心化生出这个世界的自我意识。”

    辰渊颤声问道:“你……把什么程序给了这个世界?”

    “浮暝界的最高守护程序,包含感知、判断、防御、攻击、融合、操纵、选择、牺牲、创造以及自我修复等多种功能,这也是我魂魄的核心程序。”兀离停了一下,才又说道,“程序剥离后,我的魂魄即将溃散,我的身体也会紧跟着死去。”

    辰渊怒到了极点,劈手啪地给了他一个重重的耳光:“混蛋!我用精血供养你,你就这么回报我么?”辰渊大声地喝问,“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兀离被打得脸歪向一旁,脸颊上红通通的,他深呼吸平息了会,才慢慢将视线拉回来,看向一脸愤恨的辰渊:“对不起,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没有美貌,没有力量,甚至也将没有生命……除了这个。”他将自己的手掌在辰渊的面前摊开,掌心中是一片拇指大小、铭刻着细密纹路的薄薄的方形水晶,“这是守护程序唯一的接口,如果有必要,凭借这片水晶可以与这个世界融合。以你的意志,应该可以吞噬程序,支配这个世界的所有力量。”他将水晶送到辰渊的面前,温柔地说道:“这是我唯一拥有的东西了,送给你。”

    小小的透明水晶片被辰渊毫不留情地挥开,掉进了沙地里,辰渊阴沉地说道:“我不要!”

    兀离的表情悲伤又失落,他盯着那只空荡荡的手掌,低声说道:“真的不要么?我只有这个了……”

    “我想要的从来不是这些!”辰渊抓着他的手,眼中落下了一滴鲜红的液体,他厉声说道,“我想要的一直只有你!只有你!”

    兀离怔怔地看着那滴血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辰渊痛苦地说道:“你那么聪明,那么理智,你为什么一直看不出来我爱你?兀离,兀离,我爱你啊!”

    第十二章  古老誓约

    新魔纪五百八十二年赤月五十三夜,辉夜刚过,此时双月在天,群星璀璨,和风习习。在宁静的无念海边,兀离再一次听到了那句话,那句如誓言一般的情话。

    “愿将魂魄献于你……兀离……”

    辰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