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5

    可能;但是,辰渊并没有任何理由对兀离出手。

    他们是伴侣啊……

    辰渊靠在兀离的怀里,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淡光漂浮变幻,心中一片安宁平静。

    他想:若是能就这么一直到天荒地老、世界湮灭,似乎也是一件幸福美满的事……

    想着想着,居然又睡了过去。

    等到辰渊再次醒来,兀离已经结束此次修复,笑眯眯地等着他了:“你知道你睡了多久么?三夜。不如以后改名叫睡魔?嗯?”

    辰渊眨了眨眼睛,没有回答,反而微微侧身环抱住兀离的肩膀,缠缠绵绵地吻了上去。

    “哎呀,真不得了,睡了一觉居然学会撒娇了……”兀离揽着他的腰,一边调笑一边回应。

    辰渊假装生气地咬了他一口,“你废话真多……”

    “我只对你废话……你不喜欢么……”

    “住口。”

    “魔君辰渊,你太霸道了……唔——”

    辰渊将兀离按在石壁上狠狠地吻了好一会,分开时银丝牵连口唇,彼此都有些气息不稳。

    兀离抱着他,来回抚摸他赤裸的脊背,“知道这是哪里么?”

    辰渊随意猜测:“是不是在南方的山里?”

    “嗯,这是山腹中的溶洞,这水潭深处有暗河通向无念海,这里是最适合我养伤的安全之处。”

    “你还真是喜欢水啊,莫非你从水?”

    兀离摇头:“怎么可能,我喜欢水只是因为这世界所有的水都来自无念海,而在无念海最深处,恰恰藏着新魔界的能量源核。从空间上来说,正好位于界印的正下方。”

    “哦……”辰渊饶有兴致地推测,“所以你在水中能汲取这世界的能量?”

    “不错。虽然我已不能直接融合这个世界,但是还是能操纵和汲取一部分的能量。”

    辰渊催促道:“那就赶紧疗伤,把之前的样子变回来啊。”

    “欲速则不达,还是先等我修补完程序再说吧。”兀离笑着说完,神色变得郑重起来:“辰渊,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辰渊疑惑地问道:“什么事?”

    “其实当年琊迹并没有完全死去,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保存着他的构成信息。如果你想,我现在就可以将他复活。”

    辰渊心中一跳,神色陡然沉重起来。

    兀离又说道:“但不是在这里,也不是在新魔界的任何地方,而是在你永远找不到的异界。因为我不会让你见他,永远不会。”他语气冰冷坚定,隐含了一股铁血决断之意。

    辰渊凝视着他,片刻后却突然笑了起来。

    兀离看见他的笑容,莫名地有些羞恼。他极少产生这种情绪,连语气都与平时不同,略带了些薄怒:“虽然你不信,但我就是嫉妒,他那么贪婪愚蠢你居然还对他念念不忘——”

    “我没有对他念念不忘。”辰渊打断了他的话,“我只爱你一个,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兀离破天荒地语塞了,沉默半晌后,又问道:“那你为什么要一直追问他的事?”

    这次轮到辰渊语塞了,他犹豫了一会,终于坦白:“当时他那么爱你你都能下手,我……我怕……”

    “琊迹并不爱我,他只爱他自己,但是这不是重点。”兀离惊讶,“你说你怕?你以为我会杀你么?”

    “以前的事……”辰渊说不下去,现在他们已经结下共生誓约,这种事不可能发生了。但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执着于知道当年的真相。

    “我永远不会杀你,”兀离沉思了一会,紧紧地抱住辰渊,严肃地说道,“虽然我曾伤害过你,但那从来不是我的本意。我爱你,辰渊。我会将‘永不伤害你’这条判定写入我的程序中。只要我违背这条设定,就让我的意识自行毁灭。这样你能安心了么?”

    “不行!”辰渊冷声拒绝,“不准你写这种程序!我不准你自行毁灭!不准!”

    “这种事不会发生,”兀离笑了一笑,“我保证。”

    “那也不准!”辰渊的脸都扭曲了,又急又怒,“你想过我的感受么,我怎么可能允许这种可能性存在?”

    兀离忧愁地道:“可是你怕我啊,我不想让你怕我……”

    “现在不怕了,”辰渊连忙安慰道,“现在不怕了。”

    兀离悲伤又虔诚地说道:“辰渊,我愿意给你我的一切。只要你想,你就能得到。”

    “我知道,”辰渊眼睛都红了,似乎就要哭出来,“我也是啊。”

    兀离抱着他,亲吻他的眼睛:“我不会害你,你不要怕我……”

    辰渊回抱着他,坚定说道:“嗯,我相信你。”

    “辰渊,我曾经孤身走过很多很多的地方,看过很多很多的生与死,我以为现世已经没有我留恋的东西了。但是现在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起渡过很长很长的时间,一起去看很多很多的风景……”兀离在辰渊的耳边轻声说着世界上最甜蜜的情话,“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听着这番话,辰渊悲伤的表情渐渐消失了,他缓缓笑了起来,温柔地给出了回应:“嗯,我们在一起,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在隐秘的山洞中,他们忘情拥抱,缠绵相吻,岁月悠长。

    百问节选

    1 请问您的名字?

    兀离:兀离

    辰渊:辰渊

    2 年龄是?

    兀离:超过一亿岁

    辰渊:不记得了

    3 性别是?

    兀离:妖魔没有性别的划分。如果非要划分,那我应该属于双性或者无性,因为我既可以孕育生命也可以使别人孕育生命,甚至可以直接创造生命。

    辰渊:性别?我没有这种东西。

    流:那jy是干什么用的?

    辰渊:标记、占有、给与、寻欢作乐。

    4请问您平时的性格是怎样的?对喜欢的人呢?

    兀离:大概是冰冷无情又淫荡下贱吧。

    流:你这么形容自己没问题吗?

    兀离:我不在意这些。

    辰渊:强势冷漠。

    5 对方的性格?

    兀离:霸道傲娇别扭,面对我时意外地略微羞怯。

    辰渊:很温柔很残酷,甜言蜜语信手拈来。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兀离/辰渊:光羽湖畔。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兀离:很像我曾经的主人。

    辰渊:他是一道光芒。

    流:辰渊你妥妥的一见钟情啊。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兀离:看起来很冷漠坚硬,其实很羞怯柔情,我喜欢

    辰渊:都喜欢

    9 讨厌对方哪一点?

    兀离:怕我,以前有时对我很冷淡。

    辰渊:不讨厌,只是曾经恨过。

    流:其实辰渊你那是妒忌吧,哇哇,不要乱放闪电……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兀离:辰渊

    辰渊:兀离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兀离:随便

    辰渊:嗯

    流:娼妓也可以么?

    兀离:有何不可,我就是他的娼妓啊(笑)。

    辰渊:(皱眉)别说了,是我的错。

    兀离:我不介意,你不要内疚。

    13 什么时候喜欢上对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