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5章 季先生求婚被拒

海棠书屋备用
    医生说:“季先生,胎儿暂时保住了,但是唐小姐身体虚弱,对胎儿不利,很容易流产。”

    季言希看到闭着眼睛的唐心淌了一滴泪,心中刺痛。他原本想保护她,却放不下心中芥蒂,忍不住折磨她。

    这一刻,仿佛能体会她心中的不易,他忽然一反常态语气柔软地说:“没事了,别担心,有我在。”

    忽然之间,唐心的眼泪更汹涌了,只是她紧紧地攥着手,咬着牙,不再让任何一滴泪泄露自己的脆弱。

    jas凑过来:“姐,对不起。”

    季言希一把拂开他:“这没你的事,今天我就放过你,如果再有下一次,别怪我不客气。”

    jas自知理亏,唐心怎么说都是因为他跌倒的,所以他也没有底气争辩,眼睁睁地看着季言希将她护送回病房,孤心将他隔绝在病房外。

    病房里,配套的设施和人员立刻配齐。护工和保姆,孕妇的吃穿都一应俱全。

    特等高级病房,就像住在五星级酒店。

    所有的东西,都可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唐心不吃不喝不说话,躺在病床上,侧着身不与任何人交流。

    王妈告诉季言希:“唐小姐不吃不喝,怎么劝都不听。”

    季言希屏退了所有人,单独和唐心呆在病房中。唐心依旧背对着他,不肯转过身来。

    “我喂你,你不吃,孩子也要吃。”他什么都没有提,语气一反常态的温软。

    “我不饿,你先放着吧。”

    “你是怎么了,我都没有说你给别的男人买内裤,你反倒耍起性子来了,都是当妈咪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他的责备中有一丝难得的宠溺。

    并不是他突然之间放下了一切仇恨,而是医生告诉他,唐心有孕期抑郁症,让他尽可能的让孕妇感到心情舒畅,否则可大可小。

    他思量过后,决定放下一切,安心等唐心生下孩子。

    她沉默不语,眸中滑落的水珠无人察觉。

    他又说:“好了好了,我知道是我错了,不该不相信你,不该管你太紧,我错了好不好。”

    “季总怎么突然这么客气”她气息微弱地说。

    “谁叫我拿你没办法呢,医生说你有孕期抑郁症,今天这一脚摔的没事,只是因为你长期抑郁,才导致胎弱,容易流产。你现在就是我的祖宗,我要好好伺候着,以后你想去哪,想干嘛,我都不会反对了,只要你高兴。”

    “原来是因为我肚子里的孩子。”

    “我们不要生气了,就算你对我有意见,也放到宝宝出生后再说,好不好”

    “季总一向反复无常,我的意见重要吗今天我可以随心所欲,明天你不高兴了把我关进房间,后天你还可以继续夜夜笙歌搅得我没有好觉”

    “好了好了,我不会了。我保证”

    季言希使出力气哄她开心。

    “我们结婚吧”季言希忽然提出。

    唐心心中一震,每次他求婚好像都在医院,但是出了院一切又会回到从前。她还没回答,正沉默着。

    “哐当”一声,门被推开了,白若雪挤进来,孤心无奈地看着少爷,表示他没有阻止得了白若雪。

    白若雪脱口而出:“季哥哥,你不能和她结婚。”

    “我已经决定了。”季言希的眼神不可置疑。

    “可是她和jas的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了,季哥哥你这个时候跟她结婚,不是戴绿帽子吗”

    白若雪拿着手机上的新闻,给季言希看。

    新闻和贴吧都在报道和讨论国际男模jas和神秘女唐心之间的关系,有人甚至扒出来三年前力挺jas的报道就是唐心所为,jas去美国的资金也是唐心资助,甚至jas这次回国,放弃国际上的大好前途就是为了唐心网络上有鼻子有眼地描摹着他们之间的爱情,还是jas在自己的新品发布会上承认了这一切,而且还赠给唐心一半股份。有人说这是一场低调的姐弟恋,有人说这是一场阴谋的爱情。

    季言希看着各种ps将唐心和jas拼在一起,心中涌起一阵妒忌,仿佛自己的东西被人贴了标签。他更加笃定地说:“孤心,准备发布会,我要宣布婚讯。”

    “季哥哥,网友还没扒出来你们三人之间的关系,你没有必要自己卷进去,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卷入这样的绯闻中,季氏的股价会因此动荡。”

    “你打算怎么办”季言希把新闻转给唐心看。

    唐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他的眼神,隐隐觉得不详。接过来,浏览了一下,网友居然把她演绎成为情甘愿等待终守云开的痴情姑娘了。她的心情异常地好转了,没想到网友这么有才,也许因为她和jas之间什么都没有,所以看到这样的新闻没有任何压力,反而会觉得有趣。想起jas,心情还有点好转了。但对着季言希,她却笑不出来。

    “挺好的”她将手机递给他,淡淡地说。

    气得季言希酸溜溜地说:“你就这么希望跟他cp。”

    “总比跟你cp好。”唐心说。

    “跟我cp怎么了,好歹我也是堂堂总裁,不比跟一个艺人强。”他不服。

    “艺人怎么了,jas阳光开朗颜值又高。”她没好气地说。

    “我颜值也高啊。”季言希更不服。

    “但是你心胸狭窄,气质阴郁。”唐心淡淡地说。

    “唐心,你又在挑战我的底线。”季言希气得牙痒痒。

    “刚才你不是说你不会生气了,我可以随心所欲吗”唐心盯着他,反问。

    季言希憋了一肚子气,硬生生被憋了回去。

    白若雪看他们似打情骂俏,不高兴:“季哥哥,你倒是会替别人考虑,别到最后人家双宿双飞,你一无所有。”

    这倒是提醒了季言希,他说:“你和jas的事,我还是会澄清的。”

    “但请你不要说我和你有关系。我不想”她突然沉郁下来,“我不想把我们的事闹得人尽皆知,尤其是尤其是我们早晚会分开”

    他也沉默了。

    “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和你的关系,我希望我和你之间结束的越干净越好,免得到时候又成为一则惊世骇俗的报道。”她冷冷地说。

    她就是那么希望和他撇清关系吗在她心中,他还不如一个模特吗

    他已经想放下一切,放低了姿态,只希望她能心情好点。可是,换来的是什么,是她的冷嘲热讽,是她的拒人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