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6章 宣布婚讯

海棠书屋备用
    季言希气冲冲地离开了病房,关照王妈照顾好唐小姐。

    白若雪也得意地离开了。

    唐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心里是想原谅他的,但是出口成恶。也许女人就是这样,即使遭受了一千次的伤害,还是会在男人低姿态的祈求时,第一千零一次原谅他所有的过错。只不过,口上所说并非心中所想,女人的逞强都来自一张嘴。

    自从她和jas的绯闻被传出来之后,不断有记者潜入医院,想要拿到她和jas私情的罪证。

    jas来探望他的照片,再次引起轩然大波,网上讨论愈演愈烈,人人都以为她能住进豪华的病房,享受医院的高等待遇,都是因为红极一时的国际名模jas。

    jas要澄清,被唐心阻拦了。

    因为她知道,这件事季言希肯定会做。她还是一如既往地了解他,眼里揉不得任何沙子。

    果然,在三日之后的季氏记者招待会上,所有的记者都一窝蜂地涌到季氏的大厅,架起了长枪短炮。被莫名召集而来却不知所谓何事的记者,莫名其妙地等待着,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

    唐心的病房加强了防守,为的是不被记者跟拍。她在房中看着电视。

    季言希来到会场,一身烟灰色的高级定制西服,得体的剪裁将他颀长的身材衬得完美无缺。他款款走入正前方,在摆好的位子坐下。

    台下开始窃窃私语,都在等待他宣布着什么。

    只见他站起来,对着所有媒体宣布:“把大家召集过来,是因为近期一则乌龙的娱乐新闻严重地打扰了我的生活,所以我不得不召集各位记者朋友们前来澄清,并宣布一件喜讯。”

    场下都在嚷着到底是什么事

    季言希不紧不慢地说:“最近热议的国际男模jas和传闻中他的神秘女友唐心小姐的绯闻,是子虚乌有。相信各位记者朋友已经发现了前些日子我的绯闻女友也是唐心小姐。其实我要说的就是,唐心小姐确实是我的女朋友,她肚子里的孩子姓季,因为这件事给我们的生活造成了重大的影响,所以我不得不澄清,并宣布,我与唐小姐不日将举行订婚仪式届时请各位媒体朋友前来参加。”

    场下一片混乱,都在窃窃私语,原本娱乐圈的绯闻居然和商界搅在了一起。

    立刻有记者追问:“季总,既然你说他们之前的绯闻是假的,那么唐小姐为何会与jas单独在商场见面,又为何买男士贴身内裤给jas,季先生作何解释”

    季言希脸色骤变,但却不动声色:“那些并不是唐小姐所买,只是她代人赠送给jas先生的。”

    “唐小姐和jas究竟是什么关系”

    “唐小姐为何要资助jas去美国深造”

    “”

    季言希示意现场安静,他对着话筒说:“其实,他们是姐弟,所以这样的误会我希望到此为止。”

    “既然他们是姐弟,为何他们自己不澄清,却要季总来开发布会”

    “是不是因为出了这样的绯闻,季总才找出姐弟的理由作为托词”

    “季先生,能够解释一下吗”

    一系列的问题,让季言希防不胜防,他脸色越来越难堪,孤心及时阻止了记者:“今天的访问就到这里,季总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孤心护着季言希,匆匆离开了记者招待会现场。

    唐心在电视机前,看到了这一幕,她关掉电视,将遥控器扔在一边,躺在床上继续保持着侧睡的姿势,拒绝和一切交流。

    季言希还是这样,从来不考虑她的感受,又将她推到了风口浪尖。她想做一个普通人,想要过没人关注的生活,为何那么难。

    施雅得知消息,第一时间跑过来看她。

    王妈将唐心的近况告诉施雅,请她一定要劝唐小姐多吃点东西,否则不利于胎儿。

    施雅端着王妈熬好的鸡汤,“乖,心心宝贝,来喝点鸡汤,非常美味的,这可是我在家给你熬的,你要是不喝,可就辜负我的一片辛苦了。”

    唐心转过身来,“骗人,你这双纤纤玉手哪里会熬汤,是从王妈手上接过来的吧。”

    “我不这么说,你怎么会理我。快啦,赶快喝掉,就是你不想喝,也要为肚子里的胎儿着想。”

    “我知道,可是我真喝不下去,喝完就会吐,吐起来更难受。”

    “你说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再不行,我这双手不要了,给你做。”

    “切,你做的能吃吗”

    “不能吃也是我一片心意啊,说不定你会看在我这双手的份上,多吃一点。”

    “好了小雅,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心情特别低落,特别是在急诊室的时候,感觉孩子可能保不住了,特别绝望。就算医生告诉我已经没事了,我也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心情很糟糕,对一切都不在乎,也无所谓,觉得”她似乎很难受,第一次把这些话告诉另外一个人,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轻松一些,“觉得自己就像航行在茫茫无际大海中的一条船,孤孤单单,没法靠岸地飘荡着,特别不踏实。我这是怎么了”

    施雅心疼地捉住她的手,“心心,你什么都别想,顺顺利利生下孩子,一切都会好的。”

    她点着头,却依旧心事重重。

    施雅事后咨询了陈医生,陈亦宏说她有严重的抑郁症,让家人一定要小心照顾,不要再让她心情起伏。

    “陈医生,孕期抑郁症最严重的后果是什么”

    “自杀”

    施雅瞠目结舌。

    “我们应该怎么做”

    “最重要的事保持心情的舒畅,对生活和未来都有信心,觉得生活有意义。因为她现在在妊娠期,不易用药,所以还是要靠自己走出来。”

    施雅听了这些话,异常震惊。失魂落魄地打给孤心。

    “我这边很乱,现在不方便跟你通话。”孤心小声地说。

    “我找季言希,你让他接电话。”施雅言辞激烈。

    “你怎么了”

    “让季言希接电话”

    “季总他不方便。”

    “如果心心出事了,是不是他才会重视”施雅嘶吼着。

    孤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听这么说,立刻将电话交给季言希。

    “喂,我是季言希,唐心现在怎么了”

    “怎么了,季言希,我告诉你,心心都是被你害的,医生说她有严重的抑郁症,随时有可能想不开自杀,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的,不管你总裁还是谁。我警告你,以后你对心心好一点,再让我发现心心受苦,我会直接闯进你家把心心带走。”施雅一口气说完,觉得不解气,又说“心心爱上你,真是瞎了八辈子的眼。”

    施雅“啪”地挂了电话,气冲冲地走入病房。

    季言希傻傻地愣着,还没谁这么骂过他。他看着孤心,孤心吓得压低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