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7章 法式餐厅单膝下跪

海棠书屋备用
    季言希一反常态地收敛了冷脸,面对唐心总是笑容灿烂,语气温软,让人忍不住猜想,他是不是中邪了。

    他不但允许jas陪伴唐心,更允许她去看jas的秀。

    唐心心情似乎也正在一点点地变化。

    这天,季言希忙完手中的工作,打给唐心。

    “喂,吃饭了没”

    “没有,一会儿吃。”唐心淡淡地说。

    “我忙完了,带你出去吃,我知道一家法式餐厅,里面弹着卡农,还有你最爱吃的鳕鱼。”

    “嗯。”

    “你换件衣服,打扮漂亮点,我去接你。”

    “嗯。”

    唐心换了一件颜色极淡的孕妇装,其实从背后看不出怀孕,加上她本身高挑,披肩长发,反而有一种仙气。

    棉布长裙上绣着一朵蔷薇花,淡淡地绽放着,有种清新雅致之感。

    他很好看她穿得这样素雅,犹如壁画上走出来的仙姑。

    他不吝啬地赞美道:“你今天很美。”

    她微笑着不语。

    “你怎么不夸我,我这身衣服可是从法国定制的,这款式,这剪裁,穿在我身上,简直完美,你见过这么帅的男人吗”

    她微笑着摇摇头。

    “喂,让你夸我一下就这么难吗”

    自从急救室出来,唐心就很少讲话,尤其对他。

    季言希想尽办法逗她笑,让她开口,可她就是不说话。

    “走吧”他说。

    她竟自己走了过去。

    他追上去,一把将她的手挽在自己手臂上,得意洋洋:“以后要这样。”

    她心里笑了,开了一朵小花。

    停车场,她见他放开自己,跑过去为她打开了车门,扶着车顶以免让她碰到,绅士的样子那么熟悉又那么遥远。

    她坐在车里,看他开车。他一只手放在她手上,假装不经意地握住她的手,她看到他暗自窃喜的表情,心中泛起一丝甜蜜。

    法式餐厅,依旧是滨江路季氏集团旗下那家法式餐厅。

    他挽着她的手走进去,两排服务生齐刷刷地点头喊着:“老板好,老板娘好。”

    她疑狐地看着他。

    他微笑着扶她落座,“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她环顾着餐厅,除了他们,没有一个人。

    他深情款款走到钢琴前,为她弹起了卡门。这是她最喜欢的音乐,在那些阴暗不明的日子里,她就是听着这首曲子有了对未来的憧憬和向往。虽然这首曲子并不阳光,但却让她知道了砥砺磨难,香自芬芳。

    此刻,她看着他,英俊的脸微微侧着,纤细的手指在钢琴键上起起落落,远望着,的确是一幕精致深情的美图。只是,这样的幸福,她能抓住吗

    她心里很清楚,他不过是怜悯她的抑郁症,担心她腹中胎儿。

    一旦她生下孩子,她需要面对的还是他的狠厉和无视。

    一想到这些,她头疼起来。

    只见,季言希站起身来,对着麦克风注视着她,“唐心,也许我们曾经历经风雨和坎坷,但是这一刻,请你相信我,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负担你的后半生,嫁给我。”

    他忽然单膝下跪,举着手中的锦盒,锦盒已经打开,是一颗闪闪的钻戒。

    她泪眼婆娑。

    这一幕到底还是来了,只是迟了好多。

    她噙着泪哽咽:“你是因为怜悯我还是因为爱我”

    他望着她,她腹部已经微微隆起,可是脸上没有任何时光的痕迹,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漂亮的有些无辜。就是这样一张脸,让他魂牵也让他愤恨。他脑海中掠过她坚决地拒绝着自己,说着“从来不爱你”的话,掠过她和莫子谦亲密的画面,掠过她和jas的绯闻,掠过她仇视自己的犀利的眼神可是那些甜蜜的时刻也无时无刻不在萦绕着他,那些幸福的时光他也未曾忘记过。有时候,恨,是因为深深的爱。

    只不过,恨久了,连自己也欺骗了。差一点,他以为他们之间只有仇恨没有情浓。

    也许,她的抑郁症是一个契机,让他记得自己曾经深爱过这个女人,这一刻还未忘记过;让他记得只有一个完成的爱情才能成就一个完整的家庭。

    他说:“我爱你。”

    唐心哭着说:“爱我还是爱我肚子里的孩子”

    “两个都爱。”

    “如果我非让你做出选择呢”

    他犹豫片刻,说:“你”

    “好,既然你爱的是我,如果我不想要这个孩子呢你还会和我重新开始吗”

    “为什么”

    “因为只有没有了这个孩子,我才能相信你。”

    “唐心,你别。你以为你给了我物质我就能开开心心生下孩子,你以为你拥有一切,就能让我放心地将孩子交给你了吗你没有试过被人践踏尊严被人无视的屈辱,你不知道尊严对一个人有多么的重要,你也不知道自食其力的生活对一个人的重要性。我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本就不应该相交。既然错了,就只能努力地改正错误,你有能力让我一错再错,我却没有能力去反抗。我不是抑郁,我只是绝望。”

    她噙着泪,咬着唇,生生地将鲜红的唇咬得发紫。

    他愣在原地。

    只有她,让他一次次地尝着失败的滋味,一次次地打击着他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