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8章 绯闻发酵

海棠书屋备用
    她抚摸着腹部,在季言希的瞠目中走出了法式餐厅。

    她不知道这家餐厅,一直以为都是为她开,为她存在。

    她也不知道季言希这次是真的想要给自己一个机会重新开始。因为,但凡恨的彻底,重新爱得起,是需要勇气。

    她只知道,无论是否嫁入豪门,她唯一不能改变的就是她依旧会被鄙视,轻视。因为她连养活自己的能力都没有。

    爱情,如果没有建立在平等的尊严基础上,早晚会崩塌。

    临走前她对季言希说:“如果季总想要通过一些不耻的手段夺走我父母的房子,也请便。我不会再因为任何事情委曲求全,让我的孩子以我为耻。如果你还执意向我求婚,我答应的那一天,也必定是我能够骄傲地站在你面前,尽管你有金山银山我也可以毫不畏惧,骄傲地对你说我与你结合,不对你的钱财图谋不轨,而对你这个人觊觎良久志在必得。”

    不待季言希说什么,她走出了餐厅。

    季言希呆在原地嘟囔着:“我有说你贪图我的钱吗再说,你贪好了,我又不在乎。”

    whocare

    唐心care。

    不是矫情,而是本能。

    即便是从爱恋谈到了婚姻,结了婚生了子,如果女人在家带孩子不上班没有收入,一样会被曾经深爱她的男人鄙视瞧不起。不是因为爱情变味了,而是因为生活太琐碎了,会打磨掉深爱。

    唐心并不是怕自己因为没有收入被瞧不起,而是因为她从未有赚钱的能力,从未证明自己有价值过而被鄙视。

    公众号一直在持续更新,粉丝也在稳定增多,虽然距离成神还遥遥无期。唐心却在坚持着。

    走在街上,她对着自己的宝宝说:“妈咪并非是胆怯和矫情,妈咪是想让你一出生,就以我为骄傲。所以,妈咪不能继续住在爹地家了,妈咪怕自己会崩溃,宝宝,原谅妈咪。妈咪答应你,等你出生,会给你一个完整的美好的家。”

    一个十字路口,绿灯变成红灯,她却在思绪混乱的时候差点走过去,被一只手拉了回来。一辆车擦身呼啸而过。

    唐心见是陈亦宏,甚是惊讶。

    “陈医生,怎么是你”

    “我刚好出来吃中饭,有没有兴趣,一起去,就在路对面。”

    “可是我没带钱。”她怯生生地说。

    “我请你。哈哈”

    陈亦宏爽朗的笑声,让唐心如释重负。

    一家简餐店,他们各端了一个餐盘,点了几份菜和一份汤。

    “上班的时候我经常到这家吃饭,营养全面又健康,关键是米饭管饱,哈哈哈。唐小姐不会觉得我抠门吧。”陈亦宏边找位子边跟她聊天。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职业的原因,总是觉得他说话给人一种春风拂面的感觉,十分周到地关照对方的面子,又不露痕迹。

    “蹭饭的哪有挑的理,再说,我真的挺喜欢这样的环境,自在。”

    两人坐下,面对面地吃着。

    “看你有心事重重,这样对胎儿可不好。”

    “我知道,也一直尽力想派遣,但是不管怎么努力,好像都没办法缓解,还越来越焦虑。”唐心叹了一口气。

    “别泄气,教你一个方法,保证药到病除。”

    “什么方法”

    “夸大其词,无论你想说什么都像吹气球一样,说的越离谱越好。”

    “陈医生,谢谢你今天请我吃满汉全席。是这样吗”

    陈亦宏哈哈大笑起来,看着餐厅里摆着的各种小菜品,“对对对”。

    唐心也笑了起来,“陈医生,跟你聊天就像在数钱。”

    “我是人民币的脸吗”陈亦宏笑起来。

    “你一个小时800块,我跟你这一会儿已经赚了400块加一顿免费的午餐,不是数钱是什么”

    “看来我不用担心你了。”

    唐心感觉有些好转,面对陈医生就像在诊室一样,她可以毫无顾忌十分信任地说出自己的心事。只是面对季言希,她有话却说不出口,生生憋得内伤。

    “谢谢你。”

    “举手之劳,再说你是我的患者,这也是我的职责所在。”

    “能跟你聊聊天,我的心情好多了。其实有很多事,我想不明白,也不敢去想。”

    “一会儿到我诊室。”

    “收费吗”

    “当然”

    “你知道我没带钱,可以写欠条吗”

    “不可以。”

    唐心脸色一暗,她真的要用季言希的卡吗才在他面前夸下了海口,这不是自打脸吗

    “但是可以给你打折,友情价,一块钱。”

    唐心眼前一亮,“真的吗”

    “瞧,这就是说话的艺术。夸大其词,是不是会让你心情变好。”

    “买一赠一,给你两块钱。”唐心从口袋里掏出两个硬币,放在陈亦宏的手上。

    陈亦宏收起钱,郑重地放在口袋里,“得了,今天又骗了两块钱,晚饭不愁了。”

    唐心知道陈亦宏是在排解自己的心情,非常感况。”

    “他知道了吗”

    “对待患者,我们的工作是绝密的,不会泄露患者任何资料。但是我能看出季先生是非常在乎你的,只是他情商有点低,不会表达自己的情感。”陈亦宏指指自己的脑袋,示意季言希脑袋里缺根弦。

    “他的态度,常常会让我不确定,让我怀疑,不相信他是真的爱我。陈医生,你说我该怎么办是接受他,还是拒绝他”

    “接受还是拒绝,不取决于他的态度,而取决于你的内心。问一下你的内心,你到底是爱还是不爱,是否想要在一起,不要夹杂任何外部因素,不考虑他的态度,单单问一下你的初衷。然后你就会有答案了。”

    唐心很清楚自己的初心,她爱着季言希,可是这爱有些模糊了,她甚至有些自我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