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9章 搜捕避孕工具大行动

海棠书屋备用
    唐心细细品味着陈先生的话,回想起她和季言希所经历的一切。

    他们之间的误会:一是从照片失忆开始;二是莫子谦和她的关系;三是求婚。

    每一次,他们都没有沟通好,都没有足够信任对方。

    那个套子是不是藏着什么玄机

    当初他非要自己拆开看看,自己却恼羞成怒拒绝了。

    现在想来,也许,是她误会了季言希。

    陈医生继续说:“如果你爱他,就去接受他。接受他的反复无常,接受他的不信任,接受他的所有不完美。只有接受了,才能去改变。否则,只会让你们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远。其实,无论是爱情还是别的任何事情,都不复杂,只是我们以为现实纷杂,变得复杂。其实,不过是没看清楚自己的内心而已。你以为你渺小卑微你穷,所以你配不上他,那是你在用你的条件和他恋爱,如果你用你的灵魂和他相爱,就没有所谓的卑微和配不配,只有爱或者不爱。你不够强大,不是因为你穷或者自卑,而是因为你内心本就脆弱。”

    唐心只觉得茅塞顿开,解开了她许久以来的纠结于心的难题。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是因为阶级和贫富的差距,却从未想过是自己内心不够勇敢和坚强。

    陈先生继续:“只要你坚定自己的心,无论外界有怎样的风言风语,都不会将你击败。能打倒你的只有你自己。”

    “陈医生,谢谢你,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唐心起身要告别。

    陈亦宏微笑着对她说:“祝你幸福”

    回去的唐心打电话让老顾来接她,但来的人却是季言希。

    唐心等待的位置是医院的十字路口,旁边有商场。她不想让老顾告诉季言希自己又去了医院,所以在等待的时刻往商场的方向走了走。

    即便如此,季言希还是有所怀疑。

    “你去医院了哪里不舒服吗,还是心情不好”季言希紧张地问。

    “没事,我只是去商场喝了杯奶茶,我们回去吧。”她眼神闪烁,明显在撒谎。

    季言希不便拆穿,为她打开车门,扶她上去。

    “心儿,我知道你一直想去祭拜你的父母,我明天陪你一去回去怎么样”季言希语气舒朗,然而眸底的一抹忧郁泄露了他对她深深的忧虑。

    自从来到季家,她去哪都要报备,远游更不可能,所以一直未去祭拜父母,心中藏着心事。季言希忽然提出来,让她心中豁然一亮。

    “好,我自己去就行。”

    “你也希望你父母看到你幸福不是吗”

    唐心咬着嘴唇,这句话戳中了她的软肋。尽管已经不记得父母长什么样,却知道父母一定是疼爱自己,想要护自己周全。做了母亲才能知道,这世上唯一可以无私去爱你的,唯有你的父母。

    父母那么早离世,她还那么幼小,他们一定担心她过的好不好如此,她也不再拒绝。

    车内,她偷偷地打量着季言希,他凌厉冰冷的脸变得柔软温和,也许是因为胎儿唤醒了他心底的柔软,也许是他真的不想失去她,也许只是他的又一场计谋。唐心已经无心猜想,不想去证明那微妙的存在。

    也许,里真的藏着别的东西,比如一封告白的信。

    季言希隐隐觉得她在盯着自己看,为了让她心情好一点,便打趣:“像我这样的盛世美颜是不是没见过”

    “切”她故作不屑地转过头,心里暗美,“自恋”

    “其实每天我都会被自己帅醒。”

    唐心想笑,却又不想被他看穿,忍了忍。忽然想到陈医生的话“夸大其词”,也就想试一下,于是说:“我一直以为季先生是因为忙才不沾家,原来是帅醒了睡不着才不得不去上班的。”

    季言希神秘兮兮地凑近她的耳际,语气温热暧昧不详地说:“原来你这么想我在家。”说完得意地开着车。

    唐心被羞得脸红,极力争辩着:“我才没有,我巴不得你天天不在家,就没人欺负我了。”

    “嘴硬。”

    唐心觉得接受季言希的调戏比抗拒气氛要欢乐的多,内心也渐渐明朗。如果她闷在车里拒绝他陪伴自己去父母或者拒绝与他交谈,今天车里的气氛无疑会压抑到极点。陈医生说的没错,首先要过的是自己那关。

    为了腹中胎儿,她什么都可以忍受,接受季言希的一切不完美,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如此,季言希也没有料到,唐心会这么轻松地跟他聊天,他不禁一直偷偷地打量着她,眉心依然皱着心事重重。也许,她正在努力让自己开心起来。

    而自己,在过去究竟为什么要那么逼迫她如果换了别人,对他说不爱他只是想跟他在一起享受他的富贵和权势,他恐怕早就打发女子卷铺盖走人销声匿迹,绝不会不受控地纠缠至今。

    他得出一个结论,他爱唐心,爱的不可救药,爱的有些变态。

    把她送到家,他开始细心地扶她进房间,态度温和柔软地让她躺下来,为她盖好被子,轻柔地对她说:“我公司还有事,你先在家休息,有什么事就交代王妈和老顾,想我了就打我电话,我的电话24小时为你在线。”

    她温顺地点点头,闭上眼,试着照他说的休息。其实,她想的是等他走后,就翻到他卧室作案。

    季言希见她准备休息,也就放心地离开了家。

    唐心本想眯一下子就起来,谁知道这一觉睡过去醒来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她睡了足足四个小时。进入季家以来,这是最好的一觉,没有噩梦,没有惊醒,沉沉地睡去,毫无心事。

    王妈已经准备好餐点,是季先生临走交代的,对孕妇安胎调节心情的食谱。

    唐心不再抗拒,她接受季言希的好意,每一道菜都吃的非常舒心。一直觉得王妈手艺好,只因自己没胃口,今天才发现胃口这回事,不是因为孕期闹的,是她心中藏着事恹恹而已。

    吃过饭,见季先生还没回家,唐心眼珠一转,准备搜捕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