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0章 搜捕避孕的套子

海棠书屋备用
    傍晚时分,唐心偷偷潜入季言希的卧室,开始翻箱倒柜的找。

    床头翻翻没有,枕头里柜子下都翻开了,却一无所获。季言希的卧室自带卫生间,平时很少用,因为季少最房间气味要求非常高,所以大多时候也就成了摆设。

    唐心潜入卫生间,到处翻找着。原来放套子的地方,依然还放了很多套子,但是都是没有拆封的,有一包已经拆封的,数了数个数恰好差一个。无疑了,缺少的那个套一定是被季言希拿出做别用了。

    为了一探究竟,唐心将套子一盒盒的拆开,将所有独立包装的套子全部拆开看,拆一个扔一个。

    扔着扔着,怎么听着没声音了,撩套子的声响异常的安静。

    她回过头一看吓了一跳,只见黑漆漆的房间一双明亮的眼睛盯着她,不声不响饶有兴致地看她扔,而那人手里已经像球筐一样存了不少的套。

    话说季言希刚结束了一个饭局,身心俱疲,本准备洗个脸换身衣服就去看唐心。可是他刚进门,却发现一个人影在敞开门的卫生间鬼鬼祟祟。待他走进了,才看清楚那人是唐心,而她在拆一个一个的套子,拆一个扔一个,地上散了一堆。

    季言希不知道唐心拆套是要干嘛她寂寞要找的是他不是套啊

    待他想拍一巴掌跟她打个招呼的时候,她猛地回头了,把他也吓了个猝不及防。

    两人都毫无征兆地吓了个心惊肉跳,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互相注视着彼此。

    四目相持已久,那人还是先开口了:“你在我房间干嘛”

    “玩。”她弱弱地说。

    “噢”他玩味儿地发着这个音,挑逗地看着她,“这个要两个人一起玩才好吧。”

    “不用了。”她怯怯地退缩着,仿佛要被大灰狼扑倒的小白兔。

    “可是我觉得作为男人,有时候要主动一点,满足女人的需求。”他邪魅地笑着。

    “真的不用了,我回去了。”

    说着,唐心转头就要走,季言希拦在她前面,贱兮兮地笑着:“其实我也好久都没找人一起玩了。”

    “淡定淡定,季少爷年少冲动很正常,但是一切需要慎重。好像你还没吃饭吧,我让王妈帮你准备。”唐心又想逃。

    季言希早就识破了她的诡计,依靠在卫生间门槛上,悠哉地环抱着双手,一脚踏在另一边门框上:“我吃过了。”

    “再吃一点,王妈的手艺特别好。”

    “我吃的很饱。”

    “那我们再见,你休息吧。”

    唐心试图冲出去,见季言希的腿纹丝不动坚硬如石,只好退回来。

    她笑嘻嘻:“季先生,你累不累,我给你捶捶腿。”

    唐心假借捶腿之名打击报复,专门敲季先生的关节,害的季先生猝不及防一个吃疼,松懈了,差点被唐心趁机溜了出去。

    好在季言希手臂长,一个眼疾手快就把某人抓回来揽进了怀中。

    “放开我。”唐心挣扎着。

    “不放,一辈子都不放。”他像个大男孩一样执拗。

    “想抱就抱吧,一辈子别干别的事了。”

    唐心拧着眉头,尽管表现的有些生气,但内心却有些许的渴望。季言希不像往常紧紧箍着她,强吻。这次,他只是抱着她,下巴靠在她的肩膀处,耳鬓厮磨,柔柔软软的强调说着“就不放”。

    漆黑的夜,没有开灯,透过落地窗招进来的暗暗的月光映在他们身上,地上辉映出两个小人。她沉默着,听着他的喘息越来越大,某个部分也越来越强壮。

    忽然,他灵巧湿润的舌轻轻巧巧地钻进她的口中,攻城略地,温柔地轻咬着她薄薄的唇。她意乱情迷,任他一路向下,亲吻她的脸颊,她光洁的脖颈,她连绵起伏的山丘

    她也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晕眩,迷惑,沉迷。可是忽然她清醒了,伸出手阻止了他的进一步行动。

    她腹中还有孩子。

    她逃走了。

    季言希在黑夜中回味了很久,唐心似乎没有那么反感他了。女人心真是难懂,有时候一样的温柔换来的是凌厉的拒绝,有时候确实毫无抵抗的缴械投降。

    季言希笑笑,在黑夜中燃起一支烟,寂寞地吹着,一圈一圈的烟圈笼罩着他,他觉得心安。

    唐心逃到自己房间,关上门,回味着前一刻的甜蜜。

    她心跳扑通扑通,吓得她一直深呼吸。总是害怕腹中的小人儿洞悉了她心底的秘密。

    其实所谓的爱和恨,差的往往是一个契机。

    jas突然到访,季言希心情异常的好,不但允许他进来,而且热情招待。像姐夫一样。

    “jas你身上的衣服过时了,我让我的助手给你定米兰时装周最新款的男装,你穿多大号”季言希热情到jas不自在。

    “不用,我着急见我姐,随手拿了一件衣服就过来了。不过你要是真有心,我也不反对,中号,我可是标准身材。”jas环顾了四周,不见唐心,便问“我姐呢”

    季言希因为刚刚做过“坏事”,他不知道唐心是不是需要时间调整,也有些尴尬,不敢叫她下来。于是对王妈说:“王妈,去看看唐小姐睡了没有”

    “你没把我姐怎么样吧”jas说着。

    “怎么会。”季言希说的自己都心虚,好像被人看穿了一样。

    顷刻,唐心下楼来,已经换了一套居家的衣服。

    jas立刻热情地迎上去:“姐,你可想死我了。”

    唐心拥着jas,拍拍他的背,“见到你姐姐心情就好了”,透过jas看到了季言希的眼神,他似乎在说“我对你不好让你心情不好了吗”,唐心不理,只是瞪了他一眼,径自拉着jas话起家常。

    季言希坐在那格外的碍事,像个灯泡,急的直瞪眼,贱兮兮地凑过去:“jas,我看你的手表也要换了,我正好刚入手了一块瑞士表你有没有兴趣”

    唐心早就看穿了季言希的阴谋,拉着jas说:“走,到我房间,在这总有奇怪的声音。”

    季言希捶胸顿足恨恨地看着那姐弟两个人上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