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1章 小道消息

海棠书屋备用
    季言希猫在唐心房间外,别着身子,拼命想从门缝里看到些什么。

    “td,质量怎么这么好,一点都看不到。”季言希骂道。

    刚到的孤心站在他身后,诧异地,“少爷,你在干什么”

    季言希硬着头皮,不愿让人看出他这身贱骨头,“研究一下房门,质量不错,对了,这是什么木”

    “这是红椿木,当初少爷特交代要选木材中最上等的,力求做到严丝合缝,一只蚂蚁都爬不进去。”

    季言希恨不得撞墙,暗自骂自己:“蠢,当初是脑子进水了吗家里搞那么严丝合缝干什么”

    季言希在房外来回踱步,心烦意乱地转来转去,想听清楚房中在谈什么。

    “少爷,你特意叫我过来就是这个事啊”孤心本来想找施雅喝个茶什么的,还没到地点,就被季言希一个电话叫回来了,说什么有重要事情。感情,重要事情就是偷听。

    “你说怎么才能知道里面在干吗”

    “少爷这是您家,您想知道自然可以光明正大进去。”

    “现在不是特殊时期嘛”季言希提醒孤心,果然是没谈过恋爱的木头。

    “少爷,您端点果盘进去,就说他们说话累了,吃点再聊。”

    季言希拍手称赞,立刻吩咐孤心去准备果盘,还要精致和奢侈,选用的水果一定不能太常见,否则端进去不吸引人就糗大了。

    孤心端来一盘榴莲,这是从泰国空运过来的新鲜榴莲,刚刚切开,还有些清新浓郁的臭味,臭的特别正宗,扑鼻而来。

    季言希从孤心手里接过果盘,嗅了一口,掩住鼻子,“这行吗”

    孤心信誓旦旦地说:“少爷,我相信你”

    季言希示意孤心敲门。

    一阵敲门声后,唐心拉开门,表情冷淡地冲他说:“有事吗”

    季言希贱兮兮地托出一盘榴莲,轻轻从唐心鼻子前掠过,“送水果,想吧”

    “香,香你个大头鬼。”唐心冷冰冰地关上了门。

    季言希闷声不响将水果推给孤心,心情不悦地命令道:“吃掉,统统吃掉”

    什么馊主意

    孤心看着季言希僵硬的脸,不敢说话,闷声地吃掉了一盘榴莲,而且吃的颇为开心。他觊觎这些榴莲好久了,无奈季言希说品种难得,要送给各合作商。

    看孤心吃的那么畅快,季言希更不痛快了。

    “孤心同学,味道好吗”

    “少爷,味道很好,你要不要吃一口”说着,孤心拿起一块递到了季言希的鼻子前。

    季言希是个对自己要求极其严格的人,尤其对气味比较敏感。尽管他被迫吃过榴莲,味道的确难忘,但却因为榴莲独有的气味,他从不品尝,就像他不喜欢吃大蒜一样。

    “吃好了就给我想办法,你以为榴莲不要钱啊”季言希吼道。

    孤心吓了一跳,将最后一块榴莲塞进嘴里,嘟囔着:“资本家还这么抠。”

    “吃了这么多上好的极品水果,孤心同学是不是有了新的灵感”季言希凑近他,半威胁地说道。

    孤心被逼想了想,又说:“要不送茶”

    “馊注意,跟送榴莲有什么区别”

    “要不我撞门”

    “这是我家,你以为撞坏了不花钱啊”

    孤心囧,“少爷,你让我闯进去我有一百种办法,非要借什么名目的话,我一个办法也没有。”

    季言希瞪了他一眼,讽刺道:“还真是特种兵出身,我发现你特别有种”

    说着,季言希哐哐哐敲起了门。房间里的唐心被闹得没办法,只得开门。只见她刚打开了个门缝,季言希就硬往里闯,边闯还边说:“我进来看一下房屋质量问题,我的房间好像有点裂缝,如果你的房间也存在这种问题,我一定要严肃处理装潢公司”

    “季先生,拜托你能找个像样的理由吗你家房间早不裂晚不裂偏偏挑今天裂啊”

    唐心砰地就要把门关上,季言希一手挡住,嬉笑着,一连魅惑,释放着男性荷尔蒙迷惑唐心:“请教一下,唐小姐觉得什么样的理由才像样”

    “比如:你想我姐啊”还未等唐心开口,jas就凑过来插了一嘴,被唐心狠狠地瞪了一眼。

    季言希笑嘻嘻地说着:“小舅子都替我开口了,就让我加入你们的家庭会议吧。”

    “什么小舅子,别乱攀亲戚”唐心一指点着季言希的眉心往外撵,“出去啊”

    “喂喂喂,你再这样我告你限制屋主自由。”季言希不由地说道。

    “随便”唐心砰地关上了门。

    jas打趣:“欲擒故纵,姐真是太高明了。”

    “你是不是也皮痒痒,想出去晒晒”

    jas却说:“我觉得姐夫对你挺好的,你们怎么不结婚,你好歹现在身怀六甲,就这样不明不白住在这有什么意思。”

    唐心陷入了沉默。就在刚才,jas对她说,他们之间的绯闻他已经澄清了,现在媒体都清楚唐心就是他的姐姐。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边刚放下心来,那边又陷入纠结。

    唐心也不是没有幻想过和季言希结婚,只是接二连三发生的事让她心寒,尤其是上一个孩子的流产,到现在都还存在阴影。那个本应该迎接幸福的孩子,就在猜忌中,因为自己的失误而未来得及看一眼这个世界。

    无论如何,她想保住的只是孩子,其余的不再多想。

    jas见姐姐一提到此时心情就莫名地犹豫,心中暗暗琢磨,一定要让姐姐获得幸福。

    季言希被关在了门外,急的团团转。一会儿安排王妈送茶点,一会儿安排胎教老师提前来上课。

    终于,在瑜伽老师来的时候,唐心打开了门,和jas有说有笑地走了出来。季言希看着jas笑得天花乱坠,心里那个嫉妒,恨不得把他当泡椒给吃掉。

    胎教老师一句:“宝宝的父母要经常保持灿烂的微笑,这样会将幸福传递给宝宝。”

    季言希黑着的一张脸硬是挤出了笑容。

    此时,jas将季言希拉到一边,神神秘秘地说:“小道消息想要吗”